博客作者: 马骏

安徽新闻综合广播记者
微博:

 『马骏』浅听

1
  晚,来回的放着一曲古琴,有那么一个回环的小章节,有心无心的听到,心里发起哀顿来,情绪都沾着伤感了,返头一看,龚一先生的《阳关三叠》。 《阳关三叠》是打小就知道的情境,既听了,又找了管平湖先生的版本来听,管先生的,听着,没悲之情,只有凉意。 琴诉心,心声照人。 龚先生之音,有凄然哀顿,别过无回之伤,一步一步迟迟拖拖,一音一音的,直叩怅然。 管平湖先生手底,有草色青青,有细雨小翻飞,人生既 […]

 『马骏』理工夫妇の文艺理想

1
“我们想要有一个自己的小院子,当客栈,有自己的咖啡馆,还要有个开满花的院子,养着自己的狗狗。” 去年夏天,听到静好苑和小可夫妇俩讲述他们的理想的时候,我默默坐在一边并不吭声。类似的梦想,这些年,听到过太多,太多丽江阳朔拉萨游荡一圈回来的男女青年,坐在咖啡厅里想象着自己坐在暖阳照耀下,手边一杯咖啡杯,膝盖上猫着一只猫,慵懒的敲打着所谓的文学作品。只存于想象的想象。 也许正是血液里理工科因子,让梦 […]

 『马骏』花园,中与西

1
  记得《新概念英语》二册里,有篇说英国人打理花园的小故事,在镇上,花园好坏成为邻居们明争暗斗舞台,那小插画里,一个人偷偷在篱笆外觊觎着拿金奖的邻居,而到了《唐顿庄园》里,老太太麦格教授傲娇的多年不让村里花园第一的鳌头,哪怕花不是自己种的也不行,老太太斗争里,傲娇老太输给了改革先锋老太,那激动难以自已的表情在第一次得到第一的庄园园丁脸上只敢表露一瞬。花园,在英国人生活里是多么重要的事情啊。 […]

 『马骏』植花亦耕心——拜访幸福姐姐花园

1
寻隐者不见,三回。   踩着水泥小路,一个小转弯,更细小路,蜿蜒。红砖墙房,常绿植物浓密,忽然间,被一座开满鲜花的花园占满了眼,怔怔的,努力贪看满目芬芳绚烂。   铁线莲、旱金莲、垂天、玛格丽特……,多是叫不上名,更别说那一个花科下细密的分类。   勃勃生机花园里,充满了生长能量,静下心来,忘记马路上声响,屏蔽风声,你能听见种子破壳,叶子在挣着向上,花苞奋力开放,用心,听见花开的声音。 […]

 『马骏』越南浮生

1
伊赤脚站在稻田里,弯腰一下一下的,仔细插着秧苗,刚刚升起的太阳,投在灰黄的水田里,投在水墨画般的高耸的远山上,水里的光和天上的光,亮晃晃的为她描 了道金边。伊头上带着笠,只有一束头发落在了外面,湿漉漉的,是汗水还是田里的水,分不清了。阿妈老远的喊了一嗓子,伊有些难的抬起腰,阳光照在伊脸上细细密密的汗水上,汗水从眼边那地方流了下来,在下巴上汇聚,被太阳凝成一颗光亮的明珠,“噗”的落在了水田里,没有踪 […]

 『马骏』《废纸堆》之青春の碎片

1
铅灰色天空下,鼓手勇黯然离去,这是技艺说话时刻,新鼓手小麻新血液进驻这支乐队。 在No-Turn,女鼓手兔子,(不知道为什么记忆里,叫了兔子),坐在夜晚空寂的台阶上,说,山东老家几年没有回去了。 河边那间吧里,一只敲碎的啤酒瓶,拼刺着青春的血与仇。 也是那条河,记住有个呜咽夜晚,记住悄悄停下夏风的脚步,摩托的轰鸣碾碎水银样的梦想。 一群年轻人一起说,我们总该干点什么?用着最俗气手段,诠释着又高又飘的电影 […]

 『马骏』《关于,口袋》 ——和不流谈独立书店“保罗的口袋”

1
问:“保罗的口袋”是书店的名字,怎么来的? 不流:女巫写过首歌叫《保罗的口袋》,画过一幅画,主角也叫保罗,在女巫作品里,保罗也是辨识度比较高的人物,我们听觉得特别适合,当时做小口袋时,我们的店小,但是充满可能、神秘、有创意,不需要那么明确,需要让你好奇,口袋里的东西是什么,不知道,掏出来才知道。小保罗又比较符合外国文学的气质,又有童话色彩,就选择了“保罗的口袋”作为名字,LOGO上有个帽子,小保罗的 […]

 『马骏』口袋里の理想

1
口袋里の理想     下午,阳光晴好,大唐和女巫在门口搬运着新到的椅子,落地玻璃窗里,不流正在里面面试新的兼职店员。门吱呀一响,从前口袋老顾客推门进来,重新办张“保罗的口袋”的新卡,也有好奇的人走进来,问有没有卖如何写短信的书,      阳光照在书店楼上可以看到风景的阳台上,也照在“保罗的口袋”门口彩色马赛克的帽子LOGO上。步入书店,一架复古范脚风琴也写上了书店名字。一面墙的推荐书目,对面是一个可 […]

 『马骏』印刷、眼睛和视觉

1
在上博,在赵佶《捣练图》前,看了许久,有时候人多,缝隙里,有时候人少,全卷在前,或者走开,过会再回来看看。也起了念头,是不是偷偷拍一张,想想还是算了。 和友说,鲜艳得像昨天刚刚画好的,友说,也许就是昨天才画好的。除了眼睛亲眼所见,存于脑海,任何相机翻拍、印刷印制完全不能复制其原画神髓。 几天前,在一个展会上,一家叫做凸版印刷的日本公司有参展,我在翻看他们印刷的蜷川实花拍摄的花,色彩饱和度极高,可 […]

 『马骏』《马背上的格聂》

1
今天冷风找我要当年的文字,一找,发现只有在豆瓣上还存了一份,好些日子,写不出当年拉拉杂杂这么多了,第一次远足的记忆,当时还有个自驾杂志登了,这里,也留存一份吧。 马背上的格聂   2003年9月,《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曾经出版了一本四川专辑,在这本貌似囊括四川全境重点线路的专辑里,格聂雪山,只是某页地图上一个标注海拔6204的小小黑三角。所有关于雪山的赞赏,都送给了傲气的贡嘎雪山;有关于雪山的赞美,都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