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鲁燕

安徽大学图书馆鲁燕,闲来无事,读书做梦写写字!
微博:

 『鲁燕』每周一书之《击壤歌》

1
《击壤歌》,朱天心著。这是朱天心十七岁的开山之作,出版之后长销不衰,在她的《三十三年梦》里她说,这本《击壤歌》简直就是她的印钞机。朋友送了我一本台湾印刻出版的《三十三年梦》,很喜欢。那天想着送另外一位朋友这本书,去亚马逊,《三十三年梦》和《击壤歌》捆绑销售,买了回来,《三十三年梦》送了朋友,《击壤歌》留下来自己读。朱天文朱天心这一对姐妹,并不是我最喜爱的台湾作家,而且相当长时间内,我对她们的作品 […]

 『鲁燕』每周一书之《肉体伤害》

1
《肉体伤害》,玛格丽特.阿特伍德著。近些年阿特伍德也是诺奖的热门人选,据说她和艾丽丝.门罗也是好朋友,门罗获诺奖的时候,就是和阿特伍德一起庆祝的。不过说起来好笑,我知道阿特伍德是因为那部电视剧《使女的故事》,就是根据她的小说改变的,还获得了艾美奖,因此在今年诺奖公布之前,有人预测阿特伍德能得奖。不过我倒是不太相信,虽然《使女的故事》我一直没找到原著来读,但是电视剧确实拍得很好看,阿特伍德还客串了里 […]

 『鲁燕』每周一书之《人造天堂》

1
《人造天堂》,夏尔.波德莱尔著。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我常常想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手边有或者比较容易弄到大麻之类的致幻剂,我会不会也被引诱着去尝试呢?所以说,如果自制力不强的人,读这本书是危险的。 1851年波德莱尔写出了《酒与印度大麻》,1860年,写了《人造天堂》,这本书实际上是两篇文章的合集。我在读他的《恶之花》和《巴黎的忧郁》时,或许是因为翻译的问题,对于波德莱尔的语言并没有多少深刻的感受,可是在这 […]

 『鲁燕』自娱自乐

1
秋分 这是黑夜和白昼握手言和的一天 是宽大为怀的一天 是光线和桂花显得欢乐的一天 在这一天 时间继续它清澈的行程 像一条幸福的河流 所以我并不忧伤 就像阴暗取决于拉上的窗帘 关上的门 树荫 而不取决于阴沉的天空 我的忧伤也无关落叶凋花 无关四季的轮序 无关一去不返的时光 甚至也无关你 在这一天 我只采摘一抱一抱的东西 一大抱的风 一大抱有色的原子 一大抱慷慨的空虚 我还很脆弱 我还很脆弱 还无法得到一种 […]

 『鲁燕』洪水年 温故

1
雨总算不像前几天那样不眠不休地下了,据气象部门的预报,雨带好像渐渐也开始北抬,笼罩在人们心头的乌云就像这偶尔露出阳光来的天空,也在渐渐稀释和飘散,虽然各地受灾地区的抗洪救灾情势依然不容乐观,但毕竟有一点希望了! 我在长江边的一个小村庄长大,每年的梅雨季节每年的汛期,对村民来说都是一场煎熬。有些年份,即使雨水不多,但因为上游雨水丰沛从而导致长江水位蹿升,家家户户也都是要派人上大堤加固堤坝,还要日夜巡 […]

 『鲁燕』舌尖上的旧日时光

1
清晨,梦里醒来,即闻声声鸟鸣婉转。通常都会闭着眼睛躺床上听一会儿,是什么鸟叫听不出来,除了悠远的斑鸠声。猜测着或许有麻雀、喜鹊,其他就叫不上名了。 起床。玻璃杯倒一杯柠檬水喝了。去厨房,淘米煮饭,电饭煲里顺便蒸上两根玉米棒。有两样东西我百吃不腻,玉米和花生。在我老家,玉米不是种植的主要产业,只间栽于田头地间,收获时,作为副食,主要还是拿来喂家里的鸡鸭。我是到城市生活后才知道玉米还有好多品种,什么 […]

 『鲁燕』零落的匠艺 荒芜的人心

1
零落的匠艺,荒芜的人心 ——观《百鸟朝凤》 小天鸣被他的大大强迫着去和焦三爷学吹唢呐。天鸣并不是学这门技艺的天分最好的人,那个灵动的蓝玉才是。可最终焦三爷选中了天鸣作为他的接班人。当焦三爷说要教天鸣吹《百鸟朝凤》的时候,那一刻观影的我内心是很难言说的,一方面为小天鸣被选中感到高兴,一方面又替他深深地担忧。因为从那一刻起,他必将会走上一条十分沉重而艰难的坚守之路,在理想和 […]

 『鲁燕』杀死项羽

1
按:微信公号文史宴发起了一个文体游戏,用各种文体重写《项羽本纪》。正好上周末看了两本博尔赫斯,于是就模仿博尔赫斯写了这么一个东东。当然我的模仿是很拙劣的,权当作自己玩了! 杀死项羽 我是樵夫。姓甚名谁无关紧要。我住在荒野中,那里曾是一个古战场,阴暗凄凉,即使太阳挂在空中,那光也是惨淡昏黄,飞蓬折断,野草枯萎,寒风悲啸凛冽,犹如降霜的冬晨。飞过的鸟儿从来不在那里的树梢上停留,夜间离群的 […]

 『鲁燕』关于阅读的两篇文字

1
按:黄涌老师来约稿,为读书日写一篇关于读书生活的文字,先是写了《读书,一个人的旅行》,黄老师阅后,提出修改意见,就是要写得随意一点,故事性强一些。可是这篇文章调调已经在那,没法改了,干脆再写一篇吧,于是就是下一篇《我终于实现了梦想》。其实读书吧,对我来说,就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每天都是读书日! 阅读,一个人的旅行 旧时故乡临近的小镇上有一家名夜雨的小书店,书店主人是一白净瘦 […]

 『鲁燕』2015年8月至12月所读书

1
2015年8月至12月所读书目 《青春咖啡馆》, [法]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10年版。莫迪亚诺获诺奖后,读了他的一本《夜半撞车》,也是一本关于迷失、寻找的书,而这本《青春咖啡馆》则不仅是迷失、寻找,还有孤独、忧伤、逃离。我喜欢的则是露姬在巴黎深夜的漫游,虽然对巴黎没有任何的地理位置的感性认识,但那种漫游则会让我莫名想起《伊斯坦布尔》,不是漫游本身,而是这一行为蕴含的一种忧伤的情绪,既怀念又逃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