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鲁燕

安徽大学图书馆鲁燕,闲来无事,读书做梦写写字!
微博:

 『鲁燕』我的2015年不完全书单

1
按:回首2015年初立下宏愿,每月当做一读书小结。一开始倒是很坚持,越往后就怠惰了。翻看日记,小结只记录到七月份,八月至今阙如,所以为不完全书单。在2015年结束之前,我一定补上,nnd! 我的2015不完全书单 记得阿婆的两本《人性记录》和《尼罗河上的惨案》是病中读完的,新星出版社的午夜文库,书的封面我很喜欢,尤其是封面中间类似藏书票的那幅小图,一圈细孔,总让我有想摘下来的冲动,要不是女儿极力阻止,我就真这么干了。 […]

 『鲁燕』餘生流轉終何止 ——一九四九之際,陳寅恪“去留”之考證

1
按:看到清流兄写了一篇关于陈寅恪1949去留的文章,忽然想起我在2011年也写过这样的文字,记得发表在次年的台湾《传记文学》上了。 餘生流轉終何止 ——一九四九之際,陳寅恪“去留”之考證 文/魯燕 由陳寅恪的女兒陳流求、陳小彭、陳美延撰寫的回憶錄《也同歡樂也同愁——憶父親陳寅恪母親唐篔》二零一零年在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出版。此書的出版很受陳寅恪研究者的歡迎,此書從兒女的視角回憶了陳寅 […]

 『鲁燕』子在川上

1
她站在老爹家的屋门前。 一阵暴雨刚刚结束,是台风的尾巴扫过。槐树叶香椿树叶落满了一地,深深浅浅地烙在泥土里,看上去满地的荒凉,也说不上荒凉。叶子都是碧绿的,不是秋叶那样各种深浅不一的黄、褐、红。总觉得这些叶子是满含了委屈,就像怀才不遇的人一样早早就凋落,虽然碧绿着可是满脸的沧桑。她用扫帚将院子里的叶子细细地扫到角落处,扫过的地方细细的扫帚印彷佛是一缕一缕的心事。做完这些事,她跑到老爹家的屋门前。 […]

 『鲁燕』你的礼物

1
抵广州,必去的地方之一有方所。尤其是台港版图书区令人流连不已。很久没读简媜了,曾经那么喜欢她的文字,柔婉细腻中有激烈磅礴之气韵,让人着迷不已。可是读的多了,或许是因为散文题材的窄小吧,难免又让人觉得倦累。《老师的十二样见面礼——一个小男孩的美国游学志》,这样的书名很让人期待和好奇,身为母亲,简媜又以怎样的面目呈现在读者面前呢? 丈夫去美国一所大学访学,简媜也带着上小学四年级的儿子随同,儿子也就是书 […]

 『鲁燕』未知死,焉知生

1
未知死,焉知生 ——读《殡葬人手记》有感 时间真的很奇妙。在多年前,我是不会读这样的书的,我记得当初看这本书的介绍,一句“一个阴森行业的生活研究”就让我瞬间打消了购买阅读的念头。我不敢直视死亡,就像书中引用的那句话“死亡和太阳,让人不能直视”。是的。可是当我读完了这本书,在我的所有感受中,有震撼,有深沉的思考,甚至也有惧怕,单就没有“阴森”这个词,反之却有明亮的温暖和通透 […]

 『鲁燕』2015年7月读书小记

1
《奇想与微笑》,太宰治著,森見登美彥编,吳季倫翻译,台湾野人文化2015年版。此前我读过几本太宰治的书,《人间失格》、《斜阳》等,但没有哪一本能让这本《奇想与微笑》让我如此念念不忘又如此感情复杂。于是我想知道森见登美彦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能编辑出太宰治如此风格的作品?好吧,一看到这位被冠以“最不正经的小说家”称号的介绍,似乎能明白了,一个是关东无赖派颓废领袖,一个是关西妄想系怪宅冠军,如此奇妙的组合,才 […]

 『鲁燕』我在2015上海书展

1
我在 2015上海书展 其实,我并不能确定是否能去书展,直到书展开幕的前一天。作为劳动力跟随着领导出差,所有的的行程安排都稀里糊涂,总之是领导让干嘛就干嘛。可是渐渐地清晰了一点,就是出差的最后一天也即书展开幕那天,有自由活动的时间,其他同事都计划去逛街,我说我要去书展!怎么能不去呢?那时的上海,那是唯一能吸引到我的地方啊! 无人同行!很忐忑。这里忐忑的原因就不解释了,不仅费字,还暴露本人的幼稚和低智。 […]

 『鲁燕』2015年6月读书小记

1
《我是开豆腐店的,我只做豆腐》,小津安二郎著,南海出版公司2013年版。应该是在今年上半年的某个时间段吧,集中看了小津的多部作品。有《东京物语》、《浮草》、《麦秋》、《晚春》、《秋刀鱼之味》等等,电影的叙事都只是日常的生活,普通人的喜怒哀乐,却细腻婉转,隐隐触动人心,好像每部电影观到最后落幕时眼睛都会湿润。这本书出来的时候,貌似在出版界有一些小震动,小津的粉丝还是蛮多的,但那时还没兴趣去读。那天下午在 […]

 『鲁燕』2015年5月读书小记

1
《纸上声》,李长声著,商务印书馆2013年版。依然是作者关于日本文学、社会、出版,以及中日文化交流的随笔集。李长声的书我买了很多,大凡都是关于上述内容的随笔集,但一一读来并不让人感觉重复和啰嗦。对于邻国我们的感情一向复杂,貌似熟悉,实质陌生,而李的书蕴含着丰富的信息,倒不一定是了解日本的权威,但最起码,会让读者读完后,对日本有了更进一步的理解。 《米格尔街》,奈保尔著,浙江文艺出版社2009年版。这是我读的 […]

 『鲁燕』消逝了的“信”时代

1
那是一个冬日的午后,天气说不上晴好,阳光似有似无,无风,不太冷。我在县城读书,高三了,周日没有回家。忽然就不想去教室自习,忽然就很想漫无目的地走走。小城南门有一条河,跨过河,就是乡野村庄,村旁有干涸了裸露着河床的小河流,有萧瑟的树林和废弃的窑洞,我像影子般游荡在其中。脑子似乎空荡茫然一片,却又充塞着各种各样的古怪念头。其实村庄乡野是典型的中国南方村庄模样,在那样的午后寂寥荒芜,一两声狗吠、三两句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