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鲁燕

安徽大学图书馆鲁燕,闲来无事,读书做梦写写字!
微博:

 『鲁燕』2015年4月读书小记

1
《英华沉浮录》之三、四,董桥著,海豚出版社2012年版。还是为作业做准备,虽然这准备的时间太长了,昨天看做的笔记也已经五六千字了,再读几本,就可以动手写了。写完,大概一段时间不会去读董桥了! 《巨匠与杰作》,毛姆著,上海译文出版社2013年版。“一九四五年,毛姆应美国《红书》杂志邀约开列了一张书单,列举其心目中的世界十佳小说,并为之撰写了系列书评,对这些名著的成书过程、写作手法、艺术特色一一做出点评,于是就 […]

 『鲁燕』百读不厌的陈之藩

1
很庆幸,还在博客时代我就读到了陈之藩。偶然逛到刘苏里的博客,他在一篇博文中提及了陈之藩的名篇《失根的兰花》,引用了其中的一段:“宋朝有位画家叫郑思肖,画兰,连根带叶均飘于空中,人问其故,他说:‘国土沦亡,根着何处?’国,就是根,没有国的人,是没有根的草,不待风雨折磨,即自行枯萎了。”他将海外飘零的人生阅历溶于这短短的几句话之中,那种故国之思亡国之痛直击心扉。于是就爱上了他的文字,急切地去找他的书来 […]

 『鲁燕』2015年三月读书小记

1
《叶弥六短篇》,这是海豚出版者出版的彩虹装短篇经典文库之一,2014年出版。恕我寡陋,在读这书之前,我一点都没听说过叶弥,对此人一点不了解。在读这本小书的过程中,我就想象这文字的作者,大概何时生人,是男是女,可是读着读着我就有点迷惑了,读前面的几篇,我感觉这是一位老先生,因为小说里事涉文革,将身处那个阶段的人——普通人,以及那个时期的社会生活描摹得很是细致到位。可是读到后面两篇,我又觉得作者类似于安妮 […]

 『鲁燕』有个地方,有些时光之油菜花的乡愁

1
又到了了一年一度赏油菜花的时节,网上有各种观赏攻略,诸如“赏油菜花大全”之类的,身边的朋友也一个个在微信朋友圈发各种油菜花盛开的美图,那一片片明黄的油菜花衬托在青山绿水间,的确是明媚可喜。每到这样的时节,我内心就有一种很奇怪的情绪,不是说对这样的美景不向往,看到美景如斯,我也心动,也想徜徉在明媚的春光里,观赏这如画的美景。可是总有哪里不对劲,细想想,原来这如许的美景曾经是触手可及,就在身边而熟视无 […]

 『鲁燕』淘书记

1
淘书记 鲁燕 昨天中午去增知旧书店淘书数册。其实,我不太爱买旧书,因为有一些小洁癖,所以对旧书总是有一点心理障碍,除非万不得已,我也会去买那些品相比较新的旧书。但是昨天差不多算是破例了。 一本品相八成的台版书,《星钻红尘》,作者是Elizabeth Ann Michaels著,译者是孙凡轩。出版者是台北“可加书版有限公司”,由“知道出版有限公司”经销。这两个出版机构的名称倒是有点怪怪的。1992年出版发 […]

 『鲁燕』2015年2月读书小记

1
2月是在寒假中,书读得不多,倒是看了好几十部电影,很是奢侈的感觉啊! 《在新疆》,刘亮程著,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这是我读的刘亮程的第一本书。之所以想读他,倒并不在于他的那本成名作《一个人的村庄》,而是女儿在语文阅读中读到过他的一篇散文,她被文中那种深沉的悲悯情怀所感动,一直吵嚷着让我找刘亮程的书给她读。可是当我们拿到《一个人的村庄》和《在新疆》时,首先翻开的却是《在新疆》,首先就被第一篇文章深深地打 […]

 『鲁燕』2015年1月读书小记

1
记得阿婆的两本《人性记录》和《尼罗河上的惨案》是病中读完的,新星出版社的午夜文库,书的封面我很喜欢,尤其是封面中间类似藏书票的那幅小图,一圈细孔,总让我有想摘下来的冲动,要不是女儿极力阻止,我就真这么干了。看过一部电影《消失的爱人》,忽然想到阿婆也玩过消失,当她发现丈夫有外遇时,伤心的她竟然也悄悄离家出走了,当然她的这一消失很是惊动,丈夫报案,警察寻找,后来她丈夫在一家小旅馆的登记薄上发现了阿婆的 […]

 『鲁燕』关于旅行的一种情绪

1
在三十岁左右的时候,我问过猫猫一个后来让我后悔无比的问题,因为就这个问题,我已经被他嘲笑了十年,而且看样子还将继续被嘲笑至老。那一刻,我不知道头脑中在想些什么,或许又是白日梦游到远方了吧,我脱口就问他,火车有几个门?当然,你们也可以笑,但可怜见的,一直到三十岁,我几乎都没出过远门,没坐过火车,对远方有着无比的向往和想象,于是就问了这样一个愚蠢至极的问题! 当然,后来我坐了很多次火车,甚至飞机也坐了 […]

 『鲁燕』在古典文学的小径上漫步

1
这是一个非常浮躁和功利的时代,人们大踏步奔向欲望的无止之境,遗落了灵魂,心灵荒草蔓生,既感受不到真诚和美好,也无法体会触及震撼灵魂的深邃孤独悲痛。麻木和空虚,成了这个时代的关键词。所有的文化和艺术似乎都成为了装饰品和摆设,人们只是以此来装点门面,速食品一般,没有咀嚼和回味,更没有深层次的思考,像一次性用品一般,用完即扔。 这些年很是兴起了一番国学热,什么读经班以及各种关于国学的讲堂讲座一哄而起,仿 […]

 『鲁燕』那些年的骑行岁月

1
在我从小学升初中的那段时间左右吧,自行车开始在乡村普及起来。一开始,谁家有一辆永久牌“格朗车”,那在全村就是耀眼瞩目,歪歪扭扭骑在乡村崎岖不平的小路上,会吸引所有村民的眼光,眼光里混合着羡慕和嫉妒。家里有一辆自行车,那可是家庭一项重要资产,一家人都极为重视,有些仔细的人会用颜色艳丽的细布条将车杠等部位包裹起来,既是防尘,也美观。慢慢地自行车多了起来,全村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在学骑,尤其是冬天农闲时,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