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鲁燕

安徽大学图书馆鲁燕,闲来无事,读书做梦写写字!
微博:

 『鲁燕』私阅读之荐书

1
近期读的书中,有几本我非常喜欢。 最有趣最好看最让人捧起来就不忍放下的是奇书《梦书之城》。作者是瓦尔特.莫尔斯,德国人,如果你读过他的《蓝熊船长的十三条半命》,那么毋庸置疑,当你看到这本《梦书之城》时,也会毫不犹豫的翻开。因为作者实在是一个讲故事的高手,书的开篇,作者就说:“懦夫或神经衰弱的人最好别看这则故事”。对于一个好奇心大过天的人来说,这也太充满诱惑力了,于是忍不住就这么一路读下去。嗯,怎么 […]

 『鲁燕』剩下给你的也不多

1
剩给你的也不多 ——读《剩下的都属于你》 与一本书的相遇真是一个奇妙的过程,有很多难以言说的机缘巧合。听说徐星在某高校放映他拍的关于右派的纪录片,因有司的干涉屡次转移场地,那情形类似于游击,一好友说起了这样的事情,我就记住了这个名字。我通常网上买书都在亚马逊,亚马逊会根据顾客购书习惯推送它认为你会感兴趣的书,于是我在买其他书的时候,亚马逊向我推送了徐星的这本书。如果我印象中没有徐星这个名字,如果 […]

 『鲁燕』我的书房故事

1
几乎每一个爱阅读的人都希望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理想书房,这里有关于书的故事,关于写的记忆,关于思的回响。书房是我们链接精神的最好的空间,也是个人修为最好的场所。由《合肥晚报》策划主办,公共知青沙龙全程支持的“书房故事”就是让爱书的人说出他们书房的背后的故事,只关乎阅读,却影响诸多。书房故事专题:http://www.imedia.com.cn/zhuanti/book 几年前,薛原主编过一本书,叫《如此书房》,给他写过一篇关于书房的文章收录在这本书 […]

 『鲁燕』崔岗——诗意的秋天

1
上一次的沙龙庆生会彻底颠覆了大猫对沙龙的印象,这一次我理直气壮地说,咱是去参加沙龙的活动了。他没理由阻拦,只好勉强挤出一句牢骚:“你们的活动也太频繁了吧?”我的铁杆后盾阳阳立即接到:“上次他们没玩过瘾啊!”于是猫只好闭嘴,于是我仰天长笑出门去! 想去崔岗的心思存了很久很久,再不实现的话,就要发酵发霉发酸了!谢泽镜头里的崔岗的秋天就像是一个童话,笔直而高低起伏的乡村公路,公路两旁裹着灿烂秋色的树木 […]

 『鲁燕』 Kill a mockingbird(KL)(徐阳)

1
电影《杀死一只知更鸟》相信很多人都看过。这是一部比较经典的老电影,我和阳阳都非常喜欢看。暑假时,她说想写写小说练练笔,这是她在贴吧挖的第二个“坑”,用的是电影的名称,借用了电影的基本框架,但是又不仅仅是电影的文字版,她也就是利用她喜欢的电影来练练怎样叙述一个故事吧。我不太懂得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同人文又是怎么回事,因为她发在基罗吧,所以主角名称依然是罗和基德(貌似是《海贼王》里面的人物,我对《海贼 […]

 『鲁燕』讨厌那孩子(徐阳)

1
进入高三前的这个暑假,阳阳过得非常适意轻松,没有补课,也没有老爹和老妈的喋喋不休。充足的睡眠,老妈每天给做的丰盛的饭菜,每晚去翡翠湖散步一小时,读《浮士德》,写暑假作业以及三个短小说,和老妈一起逛街看电影唱歌。可是一旦开学了,好日子就结束了。每周只休息周日一天,每晚晚自习延长至22:50.早晨六点半就得起床。除了周六晚上能上上网看看电影,周日上午能睡一个懒觉外,基本上所有的时间都在学校,刷题刷题刷题。没办 […]

 『鲁燕』若玩,请用力认真玩下去吧!——写在公共知青沙龙八周年之际

1
这两天沙龙网站一直处在间歇性崩溃状态,能打开凭的是运气和拼人品,好不容易打开了,一篇篇关于沙龙八周年庆典的文字读起来既有趣好玩又温暖感动,眼角都湿润了。 在暑假的时候我就敏感地嗅到沙龙要有大动作了,但老于和强班保密的工作做得太好了,恁是一点细节都没透露出来,直到正式宣布。我承认从那一刻起,我所有的思虑都集中到这一点,就是我能否去参加以及怎么参加? 还记得是五年前,我天涯博客留言栏李献伟老师说,合肥 […]

 『鲁燕』跟着昆德拉,为无意义庆祝

1
我读昆德拉的作品可谓很久远的事情了,差不多十多年前,几乎一口气读完了能找得到的他的所有中译本。然后中间有很长的时间没再读他的任何文字,虽然这些年,随着阅历的加深,对世事对世界甚至对文字的看法有了很多的改变,一度在他的作品前有一种想重读一番的冲动,因为我深信,再次阅读,感受定会不同。但,最终却没有去重读。 昆德拉对于中国的文学界和读书界可谓是影响深远,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今,他的作品在中国的出版翻译之 […]

 『鲁燕』那些无处寄放的乡愁

1
记忆已经模糊,就像暗黄的老照片,岁月的痕迹渐渐侵蚀,有些角落细节已经湮灭,无从追忆,徒留遗憾。 时节总不会是在盛夏,也不会在隆冬,恍若在春秋的暮色里,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短短的头发参差不齐,一条小花褂没扣整齐上下耷拉着,一条看不出布料颜色的裤子,膝盖处大概会有一个破洞,一双小布鞋,大脚趾或许也露了出来。一双小手脏兮兮的,捏过蚂蚁,揉过泥团,也捡过掉落下来的桑葚,此时却安静地将手指交叉在一起,安静地 […]

 『鲁燕』他的欢喜与忧愁

1
他的欢喜与忧愁 ——读俞晓群《那一张旧书单》 鲁燕 我记得有人这样评价俞晓群先生,说他是左手出版,右手著文。我记得好像在哪看过他是左撇子,那应该是右手出版,左手著文了。不过不管是出版还是著文,每一样他都做得非常出色。且不说他主政辽教时那些大手笔,诸如新世纪万有文库、书趣文丛等等,哪一样不是书虫书痴们津津乐道之,就他到北京的海豚出版社后,精心引进出版的董桥的书,几米的绘本以及策划组编的那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