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鲁燕

安徽大学图书馆鲁燕,闲来无事,读书做梦写写字!
微博:

 『鲁燕』《穿条纹睡衣的男孩》观后

1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观后感   这是战时的德国,彼时的柏林还未被战火燃烧,但是,即使是幼孩的生活,也依稀有战争的影子,于是,几个七八岁的男孩,他们的游戏就是伸展着臂膀,将自己想象成一架翱翔的战机,互相追逐。   八岁的布鲁诺的世界,是和同龄孩子的游戏和友谊,以及沉浸在幻想的探险世界中。即使他的父亲是一个纳粹军官,即将升职去奥斯维辛集中营,对于他来说,那也只是一座奇怪的农场,里面的人都穿着条纹睡衣。 […]

 『鲁燕』进城二十年

1
进城二十年   老于写了一篇《进城十八年》,我想了一下,我比他年长几岁,,如果从进城上大学开始算起的话,正好是整整二十年。   我有时也会想,现在的生活,可是我幼时所没有想象得到的。和老于一样,那个时代在农村上学的孩子,家庭作业不是主要的内容,而是繁重的农活,我很小的时候起,就跟着父母下地做农活。田地里的任何农活没有我不会做的,当然还包括繁重的家务劳动,洗刷煮饭等等。我很清 […]

 『鲁燕』总有一种父爱,重于泰山——读《傅雷家书》

1
  其实,除了傅雷所翻译的那些经典文学作品外,我对傅雷本人的文字并无太多的感觉。从个人性情上来说,我不太喜欢过于严肃的人,尤其是在读了梁启超的写给子女们的那些家书之后,对于流传更为广泛,更为人所乐道的教子经典之作《傅雷家书》,我却不是太喜欢。当然这是一本充满着父爱的苦心孤诣、呕心沥血的教子篇。傅雷本人是一个在艺术上造诣极为深厚的人,对于无论古今中外的文学、绘画、音乐等各个领域都有着极为渊博的知识。 […]

 『鲁燕』我的十本书

1
  十本书不算多也不算少。一个人若我这般人到中年,读过的书也不算少了,至少这些年来每年一百本左右的样子,但是真要检出十本来,却破费周折和取舍,我很难清晰理出来哪些书对我的人生和思想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因为或许有影响,这种影响也是潜移默化的,不是那种深深的辙印,一目了然。响应周强的号召,检出十本来,权当做不能完全代表的我的十本书吧。   《鲁滨逊漂流记》,笛福著。其实我第一个就想到这本书了,虽然这本书 […]

 『鲁燕』静若莲花盛开——读史铁生《病隙碎笔》

1
  其实,多年前,我就将史铁生的好几本书买来,但是搁在书架上,几乎没有去读。这种冷淡并不是因为我不喜欢他的文字,而是,我在寻找或者说在等候一种与他相遇的极佳时机。我不急,可是他却走了。   有一次接女儿放学,她在后座上给我朗读史铁生的《合欢树》,她舒缓的语调读着那些看似平静却张力无穷的文字,戛然而止时,从后视镜里我看到女儿脸颊上流下的泪珠。从那以后,内心时常想起他,也在想,哪一个夜晚,我要走进他的 […]

 『鲁燕』唱一曲挽歌,然后遗忘

1
   唱一曲挽歌,然后遗忘    ——读《拉魂腔》      我是将这本书当做诗集买回来的,和作者的另一本诗集《写碑之心》一道。我先翻读了《写碑之心》,然后再打开这本书,发现竟然是小说!老实说,近几年小说读的少,尤其是现当代的中文小说,屈指可数读的也就是马尔克斯、阿摩司.奥兹以及多丽丝.莱辛等等,中文的也就是港台的几位作家。记得有一次遇到一个年轻的新锐作家,谈及阅读小说,他说,现当 […]

 『鲁燕』风流总被风吹雨打去——读《光荣与梦想——中国公学往事》

1
  读完章玉政的这本《光荣与梦想——中国公学往事》,掩卷不禁一声长叹,中国公学就像是一个先天不足的孩子,不足月就生下,然后磕磕绊绊地成长,期间不乏看似茁壮成长过,但终究抵不住衰病,在内忧外患中奄奄一息。   当然这不是一本简简单单的中国公学校史,作者描述了围绕着中国公学的创办、发展到烟消云散的历史变迁中那些粉墨登场的历史人物以及他们的关于兴学救国的光荣和梦想,也堪称是一个时代的缩影。   中国公学 […]

 『鲁燕』《中国旧书店》之合肥增知旧书店

1
   我喜欢一切关于旧时物件旧时情怀的文字,不管写的是清贵的古董还是烙有作者私人记忆的不起眼的小物件,那样的文字读来,总让人有岁月静好、时光无声流淌的感觉,就像是发黄的老照片,你凝视它,时光仿佛霎时凝固,而发黄的相片也渐渐鲜活起来,那时那人那事,一一浮现眼前。    逛旧书店也是这样的感觉,虽然我平常逛得不多。大凡来逛旧书店的人,我觉得都不是普通的读者,他们更像是一个寻宝者,祈望着在一堆堆的旧书中 […]

 『鲁燕』2013年读过的那些书

1
  是年初的时候吧,我正读着一本怎么样也读不下去的书,忽然发狠,扔了书,决定从那时开始,只读自己喜欢和感兴趣的书,做一个“什么学也不治,既不为学位,也不为学术成果而读书的”普通读者。于是拉拉杂杂,每天书桌上,床头边,办公桌堆满了想读和喜欢读的书,虽则乱矣,可是,真好!   过去的几年,每个月都会对自己读过的书做一个笔记和小结,读了哪些,有哪些感想,都记下来,这样在年终回顾的时候, […]

 『鲁燕』胡适眼中的梁启超

1
  1929年二月二日,胡适的日记。   作挽梁任公联:     文字收功,神州革命。     生平自许,中国新民。   在君作挽任公联云: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子。     在地为河岳,在天为日星。   任公才高而不得有统系的训练,好学而不得良师益友,入世太早,成名太速,自任太多,故他的影响甚大而自身的成就甚微。近几日我追想他一生著作最可传世不朽者何在,颇难指名一篇一书。后来我的结论是他的《新民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