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黄璜

黄璜肥西县金桥学区中心学校教师,合肥市作协会员,安徽文学网小说责任编辑,合肥晚报社区报记者。
微博:

 『黄璜』【读书随笔】书香浮动静读书

1
【读书随笔】书香浮动静读书(1270字) ——读丁立梅老师散文集《花未央,人未老》 文/黄璜 丁立梅老师是江苏东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读者》、《青年文摘》、《特别关注》等畅销杂志的签约作家。她的读书写作生活可用“音乐煮文字。”五个字来形容。近些年,丁老师出版有散文集《花未央,人未老》、《忽然花开》、《爱,永远不会消失》等。文章被选进《灵感与感动》等上百种文集,更有多篇文章被设计成中考、高考语文阅读题 […]

 『黄璜』整理心情再出发

1
整理心情再出发 文/黄璜 春暖冬寒,岁月悠悠。日历即将翻开新的一页,梦想伴随暗香浮动,在静静地等待着。 新的一年,回忆与感慨交集,期盼与憧憬交融。农民把希望的种子播向大地,穿越着时光的隧道,抹去辛劳的汗水,留下温馨的风景;老人把亲情藏匿心间,蹒跚稳健的脚步,放牧着夕阳晚归的牛羊;孩童把微笑抛向蓝天,梦想化作七彩长虹,装点浪漫广阔的天空;一生从教的我,信步走在乡间的小路上,随手摘下一缕野草,将自己和孩 […]

 『黄璜』【微小说两则】《送年礼》《此人不能用》

1
【微小说两则】【一】《送年礼》 文/黄璜 “过年了,你们单位发什么年礼?”女人问。 “老一套,和去年一样,你自己看去。”男人显得有点不耐烦。 女人瞪了男人一眼说道:“你这是啥态度?怎么就不能问了?” 为了不引起家庭口水战,男人低声说道:“每年都是你安排,也请你把咱老爸安排好。”男人耷拉着脑袋走进书房读书去。 女人笑着来到男人面前,声音嗲嗲地。“老公,你猜我们单位发什么了?” 男人惊奇地问:“干吗?你发什 […]

 『黄璜』【杂文】明相张居正是个好官

1
【杂文】明相张居正是个好官 文/黄璜 读《张居正大转》,感慨颇多。 此书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中华明代的历史文化悠长精深,值得我们当代人去研究、借鉴和思考。 张居正两岁识字,五岁读书,十六岁再应乡试中为举人,二十二岁入京会试中二甲进士,入翰林院,可谓大器早成。嘉靖二十八年,张居正25岁,是翰林院编修。这一年,他上书《论时政疏》,他在亦师亦友的首辅徐阶提拔下,张居正步入内阁高层,后来张居正与太监冯保合作,终于 […]

 『黄璜』【校园小说】《陪读》(2340字)

1
【校园小说】《陪读》(2340字) 文/黄璜 十年前,陪读算是新闻,可如今,陪读队伍日益壮大,陪读成为了家长的一种责任。其实在古代也有类似现象,那时叫伴读,《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就是康熙皇帝的伴读,在古代富家子弟们常有书童伴读。如今,高考30年过去了,随着社会的发展,独生子女成为了家庭的“小皇帝”,中国特色的陪读现象也由此产生了。 可就在中国当今的教育体制下,尤其在广大农村,人们都在挨挤着同一个班 […]

 『黄璜』《留守儿童的家教都哪去了?》

1
《留守儿童的家教都哪去了?》 文/黄璜 周末,我陪同丁玲等四位学科老师对摸排的六名留守儿童进行家访,几个场景细节耐人寻味,发人深思。 在这六名空巢学生家庭里,我先是感到欣慰,他们的学习成绩都比较好,家中的墙上也张贴了不少的奖状。可在和他们交流时,却感到这些留守儿童的生活和学习方面还存在不少问题,他们少言寡语,衣着邋遢,其中有一名留守儿童贾某某,父母亲都在浙江打工,每年春节才能回来一次,平时随爷爷生活 […]

 『黄璜』【小小说】《母亲的中午饭》

1
《母亲的中午饭》(900字) 文/黄璜    母亲常年和我一起生活,她膝下有三个儿女。我和两个姐姐家相距不远,大姐二姐如今也儿孙满堂,外甥们都在市区工作,两个姐姐的主要任务就是在家照看孙子孙女和接送上下学。别看母亲今年90岁高龄,身体却很康健,每顿饭量不错,只是吃饭前必须喝一小碗开口汤。 今天我要出差,清早四点钟,我给大姐打去电话,让大姐接母亲去她家吃中午饭,大姐说:“真不巧,孙子可能受凉了,现在正烧着呢, […]

 『黄璜』街头赝品“古董”多 切记勿上当

1
街头赝品“古董”多 ,切记勿上当 读者买到赝品古董,提醒晨报读者留意 合肥在线  2013-05-02 02:15   稿源: 合肥在线-江淮晨报 黄先生买到的赝品古董 晨报讯 记者 张琳琳 通讯员 黄璜 “我明知道这是赝品,说出来给大家提个醒。”4月28日买到了赝品“古董”的黄先生说。 事件:4月28日,家住肥西县官亭镇的黄先生在金桥街道办事时,看到一位操外地口音的男子正在卖古董,“这个古董叫九龙珠石雕,卖家说这是宣德年间 […]

 『黄璜』《一位清洁工的心愿》

1
《一位清洁工的心愿》 文/黄璜 黄师傅是安徽省肥西县官亭镇金桥街道的一名清洁工,五位清洁工中数他的年龄最小,平时他不但参与街道保洁,还负责垃圾的运输,春节期间人们都还沉浸在春节的浓浓喜庆之中,可他们五人却早早的身穿黄马褂,每天都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大年初一的早晨,我穿着一新,在街道串门拜年,街道上虽然呈现出一派春节的喜庆景象,陆续有人在燃放烟花爆竹,可大街小巷满是燃放烟花爆竹所产生的垃圾。 […]

 『黄璜』[杂谈]《少一点“自我”,多一点“为他”》

1
《少一点“自我”,多一点“为他”》 文/黄璜 昨日读了一则题目叫《三个朋友被抢劫》的小故事,说的是三个好朋友走在路上,突然被一个持刀的强盗拦住。强盗说:“你们排队交钱,第一个人交一百,第二个人交二百,第三个人交三百。“然后他们争先恐后的交钱,连反抗都忘了。短短的几十个文字暗含一定的哲理,仔细想来,属于人性的范畴,揭示了人性中首先表现为“自我”,然后是“为他”的本性。 从人的本性角度,就很容易得出如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