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戴亮

爱好者
微博:

 『戴亮』秋讯

1
都说一叶落而知秋,我认为那只是秋的外衣被风吹离,秋的内里厚重,且待深处慢慢阅读,细细品鉴,才能体会其中的味道,如美酒在口浓情在心! 国庆长假。让人艳羡的风景在远处,而我选择了近水楼台----五横乡葵花节,乡野的风景是我最想亲近的。途中,遇到久违的稻田。稻子已经成熟,不是那种明亮的金黄,像极了梵高的《向日葵》的颜色,沉甸甸的向人们展示最触手可及的秋讯。这是我多年不曾遇见的秋了,再次得以身临其境阅读这汗水 […]

 『戴亮』来,坐好,我们看戏

1
    星期天,孩子们午睡了一会儿就醒了,天太热。于是我说,来,坐好,我们看戏!     看戏?孩子们很迷惑。     打开电视机,中央台戏曲频道,正在播放黄梅戏电影代表作《女驸马》,彩色的,老艺术家严凤英、王少舫的作品。一颦一笑,肢体语言都恰到好处,表演者的嗓音和音乐都那么优美!两个小家伙竟然也看得很起劲。     嫁到怀宁后,忽然觉得自己对黄梅之乡有了更深的感情,对黄梅戏也格外青睐。黄梅戏唱腔淳朴,明快 […]

 『戴亮』各色莲花一色禅

1
婆婆偏爱莲花,有一本《认识佛教》,封面就是一朵红莲,白里透红,那种粉色的红;甚至吃饭的碗,图案也是粉红的西番莲。我曾想:用与莲花有关的物品,心就会与佛靠近一些么?或许会! 每每遇到不顺心的事,总是愿意一个人安静地坐着,闭上眼睛。灵魂穿过玻璃窗,穿过这水泥钢筋浇筑的城市,像只蜻蜓轻轻地落在那粉色的荷花瓣尖,顿时气定神闲,吸允着禅意绵绵的飘逸! 仿佛观音菩萨的微笑,慈祥的眉宇流露出无法言说的静谧,即便 […]

 『戴亮』白云依旧在

1
云,纯净洁白,自由自在。 也许是忽略的太久了,当你飘然而至,我仰视你,淡定,从容,绝世独立,惊喜且忧伤,只能隔着紧紧的玻璃窗,忙里偷闲,瞄上一眼。 想要对你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一首歌,我是一片云,天空是我家。 一首诗,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 白云升远岫,摇曳入晴空。想起儿时的夏日,傍晚,平躺于竹床上,凝视那大朵的白云,层层叠叠,像盛开的白牡丹。白云后面到底有没有住着神仙?特别是《西游记》 […]

 『戴亮』探梅有感

1
女儿要求去春游。阳光万丈,乍暖还寒。去哪里呢? 啊,想起来了,在人民广场的对面,绿化带里有几株梅花,就去那里看望梅花吧。 女儿和儿子都很高兴,脸上立刻春意融融,我的心空也无比晴好。 梅花离家不远,于是步行。小家伙的脚挺快,我得小跑才跟得上。未到目的 地,就已经闻到扑鼻的香气了。 快看啊,好多的梅花,好香的梅花,好美的梅花。 这一刻,思乡情更怯。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

 『戴亮』故乡

1
是什么,让着个词在脑海里,伫立成一生的明灯? 无论是春光灿烂的季节,还是寒冷萧瑟的时候,总能找到与这个词相关的事与物,想起家,想起母亲,还有门前那棵比我高的梅花树。 当我第一次远行,回眸一瞥,母亲站在高远的蓝天下,蓦然显得有些苍老,左手握着右手,安放在系在腰间的布围裙前,是那样的不舍与担忧。从此,故乡变得异常醒目,让人百感交集。 今天凌晨四点,月光清晰地照进厨房,看得见窗户上结满了冰花。对面楼顶 […]

 『戴亮』努力加餐饭

1
孩子最近老是不好好吃饭,心里很着急。前几天,偶然看到《行行重行行》这首诗,当读到 “努力加餐饭”这一句时,竟然心潮澎湃,想起养儿方知父母恩,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想回娘家,看看年迈的父母。 结婚前,我一直很瘦,一米六五的个头,体重不到九十斤,标准的骨感人。父亲认为我可能感染了血吸虫,在我高三那年,带我去县人民医院检查,结果好的很,只是有点贫血和营养不良。父亲这才安心,没病就好,只是担心起大风会把我刮跑。 […]

 『戴亮』 真实的谎言

1
前几年,婆婆的身体还硬朗,总是要回从前出来的村里收鸡蛋,说那才是真正的土鸡蛋,坐月子吃好,小孩吃更好,要比菜市场买的洋鸡蛋有营养的多。其实,我不大信,营养能好到哪里去呢?只是颜色口感好些罢了。 自从家里添了二宝,是个男孩。爷爷奶奶姑姑等,每个人都要在我的耳边重复一样的话:一定要买土鸡蛋给他吃啊,营养好些!我总是笑着不说话,点点头,心里却不以为然。 鲁迅曾说:这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

 『戴亮』腊梅

1
在百花冬眠的季节 雾霾游移的声音 轻叩它紧闭的心门 一朵朵诗情画意 在岁月的枝头绽放 思念挺进江北 古老的驿道异常难行 纯色的骏马奔驰 比不过爱情的蜕变 承诺在混凝土里面目全非 温柔被钢筋穿透 坚硬和冷在白天 也肆无忌惮的滑翔 寒风吹过 我在腊梅前伫立 站成一个感叹号 回忆仿佛花瓣飘落 村庄的影子在眼前摇曳 那个叫腊梅的小姑娘 是否还扎着麻花辫 她窗外的腊梅是否依旧 她听到别人说起 […]

 『戴亮』2015年的最后一个星期天

1
今天,是2015年的最后一个星期天。 早晨依然有薄雾,太阳到九点多才露脸。不是出奇地好,却也温暖地照耀着女儿的黑发,亮亮的,我的心也亮亮的。女儿说:我们去独秀公园玩吧,带上爸爸和弟弟! 刚出门,还是觉得有些冷,尽管没有风。月季开着粉红的花朵,无论春夏秋冬,都是一样的美丽,不因冷暖而改变,正如孩子们的快乐! 走在红黄蓝相间的板砖路上,那些店面,开门的,没开门的,甚至出租转让的,在阳光里安静地伫立,竟然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