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柏永

媒体从业十年,闲时读书、码字、看风景。
微博:

 『柏永』有一道光,打在我的脸上

1
我究竟错在哪儿?通报批评意味着什么?是坐以待毙还是回家重考?坐在校园长廊里,我的脑海中飘过一连串问号,心情如同当日的天气,愁云惨淡。 上午,当着两个班级80多位同学的面,我走上讲台宣读检讨书。原因是这样:前一天晚上,现当代文学课录像教学,播放影片《花样年华》。应部分同学的强烈要求,我将其换成了《卧虎藏龙》。正当大家看得起兴,中文系主任C教授闻讯而来气势汹汹,指责我身为班长擅自做主,带头违反校纪校规。 […]

 『柏永』牡丹与神曲

1
清明节假期,我跟随“中外媒体看芜湖”采访团来到安徽南陵丫山。其时,恰逢2015第七届中国(南陵)江南牡丹文化旅游节开幕。天公不作美,淅淅沥沥的春雨下个不歇,散布在石林中的牡丹临风带雨。业已盛开的大多提前凋零了,让慕名前去看花的人心生惋惜。不过,尚有不少花期推迟的幸运儿,打着花骨朵,等待着绽放的那一刻。 牡丹,被誉为“花中仙子”,历来是中国人的最爱。在内地尤其是中原地区,无论是政商名流大宅,还是寻常百姓 […]

 『柏永』安徽农村改革的三个历史细节

1
书到用时方恨少。近期,因采写一个农村土地流转的新闻专题,找来一摞书籍中恶补“三农”知识。其中,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和安徽文艺出版社于2011年出版的《安徽农村改革》一书用语通俗,叙述精当且多有故事,給我留有深刻印象。 作为《安徽文化精要》丛书第一辑的组成部分,《安徽农村改革》“以时间为主线,首次从文化的视角全面阐述新中国成立后发生在江淮大地的农村改革实践”(编者语)。而今,无论政界或者学界,基本达成 […]

 『柏永』变与不变 悉听尊便

1
昨日,腾讯网纪实图片故事栏目《活着》推出摄影师迪文的作品辑《我是“女人”》。单从双引号,相比诸位都能猜出些不同寻常的意思。的确如此,标题道出了内容:背母上学男孩渴望成为女人。 社会的车轮前进到现在,关于变性人,几乎已经不再是新闻。然而,这一作品辑却引发广泛关注,到今天午间已有评论接近3万条。之所以有如此高的关注度,根本缘于主人公刘婷(曾用名刘霆)的特殊性。 迪文同期发表了署名文章《模范刘霆:我是“女 […]

 『柏永』留给我深刻印记的十本书

1
我有一个不好的习惯,但凡遇到感兴趣的书,总要想方设法把它读完,否则真的点夜不能寐或者食饭不香。惭愧,较之于沙龙里的一众资深书虫,我仍是一介小字辈。按照命题要求,在这里,列一份私人书单,与诸君共飨: 1、《丑陋的中国人》 作者:柏杨 这本书我已经读了两遍。第一遍是在大学读书馆,第二遍是在往返于合肥和芜湖的大巴上。原因不在于作者柏杨是我的本家,而是因为他是一个有勇气而且有能力说真话的知识分子。他在1984年所 […]

 『柏永』梦鸽:上海优秀法官都失足 孩子怎经得起诱惑

1
据文汇网报道,涉嫌强奸案的军人歌唱家李双江之子李某某母亲梦鸽近日表示儿子没有强奸,是对方敲诈勒索,表示“儿子没错,错的是社会环境”。 据报道,上周六(8月31日)梦鸽接受访问,称儿子“掉进陷阱”。她回忆曾收到自称受害者男友短讯,要求私了否则报案,但儿子否认强姦,说“只是玩玩而已,给了钱”,她选择相信儿子。 “法官都失足何况孩子?” 梦鸽将案件归结为社会环境影响和孩子交友不慎:“上海的4个法官还是成年人,非 […]

 『柏永』逝去的呈坎环秀桥

1
今年夏天,一场百年不遇的洪水袭击了皖南山区,素称“中国风水第一村”的呈坎古村落明清建筑群损伤惨重,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贞靖罗东舒祠水位超过1.7米,部分墙体坍塌,祠内4根金丝楠木立柱遭大水浸泡,珍贵而富有特色的女祠墙体也未能幸免,被洪水冲毁。 同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位于呈坎村众溪河上的环秀桥命运更为悲催。这个有着大约700年历史的五孔石桥几乎整个身子被洪水毁掉了,仅剩几个桥墩露在湍急的水流中,部分廊桥顶棚 […]

 『柏永』回来

1
回来。今晚老乡聚会,返回办公室之后,忽然之间想起,已经好久没有登陆沙龙。于是回来。 到了这里,曾经熟悉的地方感觉如同“遥远的清平湾”。是我离开太久,还是家园大变样? 同样的感受产生在今年过年期间。 回家,我发现,村口那棵歪脖子老槐树不见了身影,马路两边的四层商品房取代了原先的左邻右里。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自知没有古人的这分多愁善感,却免不了有些感慨、有点不安。 前不久,参加一整天的集 […]

 『柏永』澳门街角一景

1
[…]

 『柏永』无题

1
某城创全国文明城市,现临中央文明委大检,市区主干道红袖章与大盖帽人数陡增。今晨,一女警拦一奥迪男,责其未系安全带。男急辩,“我带了,我带安全套了!”路人石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