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宾语

人民网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光明网十大风云博客;多家新闻网站特约评论员;同名博客“宾语的廉政空间”总阅读量超过4亿人次。
微博:

 『宾语』违法司机完胜执法协警的看点在哪里

1
 ◎既然“协警”不具备执法主体,那么他穿的制式警服、配戴的警用标志、警械、警牌号是谁发放的?没有违规发放,何来违规使用?如果说协警违规使用警械,首先是作为“帅”的交管局领导违规在先,作为“卒”的协警只是违规命令的执行者。 ◎上路执法的协警被辞退了,辞退的理由是违规;违法逆向停车、咆哮执法者的违法者,却没受到任何处置。丢了协警小卒,保了“帅”哥官途。违法司机完胜执法协警,尴尬的只能是公权力。 […]

 『宾语』家长将孩子锁在车内法律不能失语

1
◎无论家长有天大的事,也不能再把孩子单独丢在车上了;无论你觉得带孩子有多么的不方便,都不能把挣钱的事看得比孩子还要重要了。 ◎关于对儿童的监护,因为家长失职而造成孩子死亡的悲剧发生后,更多的是对发生悲剧的家庭的同情,很少听到要求追究家长未尽到监护职责的声音。   年轻的爸爸带着3岁的儿子外出,在福州仓山白湖亭附近将孩子独自留在车内,并反锁车门。不想20分钟后,爸爸回到车上,却发现车门被打开 […]

 『宾语』环保志愿者“卖淫嫖娼”的难言之隐

1
◎对私权力来说,“法无禁止即可为”。但对公权力来说,“法无授权即禁止”,无授权还不禁止,就越过了权力的边线,就是滥用。这也是最基本的法治观念。 ◎举报者是前半夜举报的,还是后半夜举报的?如果是前半夜举报的,警方到早上5点多才去抓“嫖”,是不是行动太拖沓了?如果是后半夜举报的,举报者是晨跑的“朝阳区群众”,还是爬在宾馆外面的大树上窥探两人一举一动的偷窥狂? 解读时事。冷眼观世。心无增减。无得 […]

 『宾语』县人大副主任“醉骂市委书记”?扯淡!

1
    昨日有网友晒出爆料视频称,陕西榆林市人大副主任田树昌醉酒后在吧台前骂服务员、市领导。榆林市人大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确为田树昌本人,今日上午,吴堡县新闻中心在其官微发布消息称,榆林市纪委监察局已经介入调查。(12月3日法制晚报)     引用这条新闻源让人很纠结。因为田树昌是“吴堡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而不是“榆林市人大副主任”。 这条新闻被刷屏了。一是标题火爆,《陕西榆林一县人大副主任醉酒骂市委书记 […]

 『宾语』“掏鸟”被判刑,法律不同情无知

1
    ◎自打进入幼儿园起,人们就开始学习和适应各种规则:饭后要擦嘴、漱口;用自己的水杯喝水;上厕所后要冲水……     ◎“掏鸟”案告诉我们,作为一个公民,国家法律出台以后,应该积极认知和熟悉。因为法律是设定的规则,法律上所讲的“故意”,是“知道或应当知道”。“知道”是一种故意,“应当知道”你不知道也是一种故意。“应当知道”你却不知道,法律也会当你知道,不知道你也得知道。 近日,“河南 […]

 『宾语』“蛋疼”的问题该摆到桌面上了

1
     13岁男孩“蛋疼”多日不敢说,睾丸坏死被切除。12日晚上,苏北的赵先生带着13岁的儿子小水(化名)连夜从老家赶到了南京市儿童医院,经过泌尿外科医生诊断,小水患上了“睾丸扭转”。由于耽误了治疗时间,孩子的一侧睾丸丧失了功能,不得不被切除。记者从南京市儿童医院泌尿外科获悉,从今年5月份到现在,该科室先后接诊了13名睾丸扭转的患儿。(2015年11月14日扬子晚报) “蛋疼”问题其实是个让人头疼的问题。不光是“蛋”( […]

 『宾语』纪委通报的官员“言行不当”是个什么鬼?

1
柳州市纪委11月11日通报,柳州市委维护稳定领导小组办公室原主任张占良、柳州城市职业学院院长谢名洋两名处级干部因酒后言行不当引发的违规违纪问题,被严肃处理。纪委通报指出,张占良在接受私人老板宴请中酗酒纵酒,并对席间发生的打人行为未能制止,也未处置好善后工作;谢名洋酒后在全校新生军训的公众场合发表不合时宜的讲话,且行为举止失态失范。(2015年11月13日中新网) 被通报的两名处级领导干部,一个早已是航天飞机上挂 […]

 『宾语』美籍女设计师掌掴警察是“入乡随俗”?

1
    美籍韩裔女设计师W小姐搭乘电动车违反交规,遇查处时竟掌掴警察,致其右颊部软组织损伤。日前,静安区法院以妨害公务罪判处W小姐拘役3个月,驱逐出境。宣判现场,美国驻沪总领馆派员旁听。(2015年11月12日解放日报)     在人们的印象里,女设计师应该是那种有气质、有教养,端庄大气、典雅脱俗的知识女性形象。但这位女设计师的表现,简直就是活脱脱一副泼妇闹街写真图。“闹街”的原因既不是被骗财骗色受了刺激,更不是醉酒毒 […]

 『宾语』公安局长“擦玻璃”意外坠亡让人“意外”

1
    擦玻璃坠楼事件,以前也经常发生,但发生坠亡事故的不是老年人,就是未成年人。作为担负着维护一方平安、确保一方稳定的公安局长,擦玻璃“意外”失足这样的“意外”,还真是让人意外。     月初,柳州市长落水身亡,仅仅相隔4天多时间,蛟河市公安局长又擦玻璃坠亡。柳州市长是不慎落水还是跳河自杀,柳州相关部门至今仍“在努力调查中”。与柳州市的“真相”迟迟没有浮出水面相比,蛟河市公安局长擦玻璃坠亡的“真相”仅仅隔 […]

 『宾语』柳州市长溺亡,键盘敲不出来真相

1
与常人不同,官员遇到了憋屈的事,比如被上级揪了辫子,被同僚使了绊子,忌惮官场的规则不敢轻易找人倾诉,也有些因为忙于工作无暇顾及家庭造成各种矛盾等,种种郁结排解不开,压抑久了,求不得,放不下,也会出现“抑郁症”等问题,但不能因为死者是官员,就一定认为对方得“死有余辜”。即便是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在刑事诉讼中还有法定的各项诉讼权利,媒体与坊间主观臆断地有罪推定,何尝不是滥用“自由裁量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