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蔡萌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蔡萌』桂花之味

1
十月的空气中处处浮动着桂花的香气。无论是清晨或者傍晚,这种香气总是在你途经的路上,像一只充满热情的小猫一下子就跳到你怀中,上上下下地围着你,腻着你,而这种无处不在弥漫着的令人晕眩甜蜜气息,也总是让人无法释怀地一而再、再而三地张开全部嗅觉去探索、去捕捉。   而中国人大多是爱兰或菊的,爱她们保有距离感的矜持,以及低调的不经意的暗香,以及由此附会上去的高洁品格。相比之下,浑身散发着浓郁香气的桂花就略 […]

 『蔡萌』羊羹:凝聚红豆的甜美精神

1
    小时候我一直很困惑,那种块状的、暗红色、甜到发腻的、软软糯糯的叫“羊羹”的东西到底跟羊有什么关系。     八零年代,父母们每每出差至北京总会带回一些果脯蜜饯之类,羊羹在此时也会被一并带回。我第一次小心翼翼地拿起它时很犹豫要不要放进嘴里,因为叫作“羊羹”大概也是膻味十足,而羊膻味对于小孩来说是多么可怕的经验。但最终,小孩的好奇心和充沛的食欲还是无敌地促使童年的我心一横咬了一口。结果呢, […]

 『蔡萌』艾草枸杞沐浴方:平民简单版沐浴方

1
        再要说的是一个超级简单的泡澡方,简单到只有一、两样材料。这个我最常用方子就是——艾草枸杞沐浴方。         艾草的气息总是漂浮在初夏时节。     四月的江南,人们采摘下初长成的柔嫩翠绿新鲜艾草,榨取其汁液,拌入糯米中染成青色,再经过诸多工序,新鲜出笼的“青团”散发着植物的清香诱惑着所有的孩子,咬上一口,软糯清香的口感,裹着香甜绵润的红豆馅,游 […]

 『蔡萌』华丽丽的无敌慈禧沐浴方

1
接上回。 天色逐渐暗淡下来。远望,玫瑰色与灰蓝色的云一缕一缕纠结着,飘向天边。紫苏和香薷的清新味道依然游荡在唇齿之间。心头的飙升的温度也逐渐回落下来。肠胃受到良好的款待后,整个人也会随之舒展开来,全身的毛孔迫切地随时准备代谢出身体里地杂质。那么这时候,一次蕴涵着草药香气,热气腾腾的沐浴将会另身体得到更大的解放。先为不怕麻烦的同学介绍这款华丽丽的“慈禧沐浴方”。 几个月前的某天,在学校图书馆查资料 […]

 『蔡萌』立秋要喝香薷饮

1
           8月8日,昨天立秋。     立秋,预示着酷热的夏季即将过去,以及即将到来的凉爽秋天,作为节气,更是古代农人耕作劳动的重要时间指标。明清的时候,每到立秋,人们都是要以最朴素的仪式进行庆祝,用冷水冰一个西瓜,锅里蒸一碗茄脯,当然,绝对还要要煮上一大壶香薷饮,待冷却后,家中每个人都喝上一杯,这样,就可以保证全家不受暑气困扰而会产生各种疾病了。     香薷饮,不仅是立 […]

 『蔡萌』清爽解暑的紫苏饮

1
      炎夏的午后,燥热粘腻的空气无处不在,毛孔被束缚地无法呼吸,这时候,也许你会如我一般,没胃口、没心情,做什么都觉得没有力气。偶尔,隔着玻璃向窗外望去,各种各样的植物泛着油亮的绿色的光,频频扎进你干涩的眼睛。想开窗透透气,刚露出一条缝,热浪便“呼”地一蓬一蓬撞击到你的脸上,你烦躁得砰地关上窗子,重新回到没有生气的空调房间里继续待着,这只会让你更加觉得全身无力,毫无热情。   这该死 […]

 『蔡萌』酸梅汤:古老的沁凉滋味

1
      在夏天,人总会感觉到有点困倦,再加上在空调房间里待久又会全身酸懒食欲不振。看新闻说,日本的一些婆婆妈妈们会在这个季节如仪式一般的排排坐,每人头上顶着一个燃烧着艾灸的反扣陶钵,烟雾缥缈中人的头顶会感觉清凉,精神也会为之一振。如果你没有时间做这样的疗法,那么,这时候你也绝对要喝上一杯冰镇酸梅汤。           酸梅汤这个名字,总是让人感觉漂浮 […]

 『蔡萌』有人会跳肚皮舞吗?

1
         女性友人的舞蹈工作室开张了,她的长相足具异域请调,而她正是肚皮舞班的教练。为她的工作室做海报的时候我特意研究了一下肚皮舞,看到那些舞姿风情的照片,让我忽然想起《青蛇》里的那曲活色生香的《莫乎洛迦》。     以下部分为转贴,普及一下知识。   什么是肚皮舞?   肚皮舞阿拉伯原名为 \"Raks Sharki\" 意指东方之舞, 因此又称“东方舞蹈 […]

 『蔡萌』藏乐汤坊的晚餐

1
   觊觎藏乐汤坊好久,周六晚上,在我的撺掇下,众人浩浩荡荡地奔赴藏乐汤坊,美其名曰:补过六一儿童节。    藏乐汤坊位于芜湖路上,没走两步就是大钟楼,很好找。招牌上的古典图案很好看,而且遍及整个餐厅的每一处,壁灯、碗碟、纸巾盒。    首先是两道开胃凉菜:酱香脆萝卜(3元)和美味醉双枣(9元)。这种萝卜很多店都有,味道比较大众,枣子拍出来很漂亮亮晶晶的。    藏乐 […]

 『蔡萌』伊利“小雪生”:怀旧的胜利

1
    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在年初某一个普通的下午,正走在街头,眼前忽然就这么亮起来:一个女孩手里拿着一根和20年前我们叫它“花脸”的冰淇淋,然后我开始激动地满街乱找,语无伦次地到处乱问,直到在一个冰柜前,老板告诉我:你要找的是‘小雪生’吧,之后的情节在我脑海中已经幻化成这样的画面:我紧握着双手,虔诚地看着老板,他慢慢地打开冰柜,在里面找啊找啊,终于他找到了什么,他忽然把手从冰柜里拿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