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曹海峰

1
微博:

 『曹海峰』[乡村纪事]一根皮带

1
朱光六本是我老家皖西张母桥一个穷得吃不饱饭的泥腿子。 解放前夕,刘伯承到舒城城关天主教堂指挥渡江,沿庄逐户发了不少传单。光六大字不识一个,但听人说,参军到部队管吃管喝还发衣服。他想都没想,撂下手中的粪扒粪箕,就打着赤脚跟部队走了。 四五年后的一天,夕阳落下天龙山的山梁,暮色渐合。张母桥朱家小庄附近一条坑坑洼洼的羊肠小道上,走来一位年轻人,身着粗布军装,扛着背包,扎着皮带,戴着雪白的手套,左右手腕 […]

 『曹海峰』“资”一下:柔软的目送

1
几乎每天中午11点半,都会准时从政务区出发,去十公里外的一所中学,接女儿以及女儿的同学们。然后,把孩子们一一送回家。   半个多小时里,我是四个孩子的司机。 车子里欢声笑语。司机什么都不用说,只需带个耳朵,便能享受一路快乐。   有两年多了吧,再累再忙再心情不好,每天半小时的快乐,都会像一场如期而至的细雨,浸润我的灵魂。   今天中午,女儿在学校组织班会。不需要司机。 我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望着空空 […]

 『曹海峰』日理万机的市长何在?

1
    刘翔大满贯的那天晚上,我值夜班。值夜班的人通常比较百无聊赖。于是,我百无聊赖地“百度”了几个字:“跑得最快的动物”。然后,我给所有百无聊赖的同事发了个集体网话:“世界说:刘翔是最棒的,110米,12秒95!一只叫‘牛祥\'的小野兔相当生气:当我不存在啊,兄弟我,110米,5秒5!呕耶!”   其实,据我“百度”的结果,“牛祥”的成绩也是拿不到金牌的,猎豹和鸵鸟都不会答应。   因为我比较孤陋寡闻,很多事 […]

 『曹海峰』一不留神就会叛变

1
【1】走过那条红白相间的界线,我丝毫没有察觉。那座桥实在是太普通了,那条线也实在是太普通了。    回来时,有人告诉我,那座小桥的正中央画着一道线,红白相间,不起眼的一道。    线的这边是中国,线的那边是越南。    这是我第一次出国。我原以为国境线应当是浓墨重彩大张旗鼓怎么着也要让人陡生几分敬畏的,真没想到,越过它的时候,我居然一点也没感知到它的存在。  &nbs […]

 『曹海峰』英雄仗剑杀出困局

1
       看三联生活周刊,无意间碰上一位憔悴、忧郁的老人。要不是看图片说明,我不会把他和年轻勇敢帅气的剑侠佐罗联系起来。我也不会想到,自己少年时代的偶像阿兰德隆,如今成天把自己关在一所小屋子里,一所四壁贴满《佐罗》和《黑郁金香》海报的小屋。回忆,带给他无尽的孤独,也把他跟外面的世界生生地分隔开来。       那双混浊无神的眼睛让我好一阵心酸。二十年前,因为阿兰德隆,我知 […]

 『曹海峰』顶你个肺!

1
      王大毛有点咳嗽,去医院。医生动了个小手术,大毛回去后很不抻坦,感觉身子突然轻了几百克。   两天后,医院发布公告:近期,有些病人在本院动了咳嗽手术,临走时不慎把一只肺遗失在手术台上。     公告说,丢了一只肺的病人其实不多,大约只有30万。遗失的原因呢,是院方对病人内脏器官的数量统计有误,从根本上讲,不怪人,怪那些不是人的计算机。   公告表示,医院将本着实事求是、有错必纠的原则, […]

 『曹海峰』严肃点,高考作文范文曝光!

1
  今年安徽高考作文题:提篮春光看妈妈       范文一]提篮和春光两兄弟去看他们的妈妈,妈妈摇摇头,发自肺腑地感叹:“孩子,今年的命题老师太有才啦,肯定在那个什么沙龙里混过。”      范文二]提篮春先生离开知青沙龙,回到阔别多年的老家,光看妈妈。为啥呢?因为提先生的爸爸早就死了。      范文三]每次见到妈妈时,花常三都会忍不住提起篮春光小姐,咬牙切齿。 […]

 『曹海峰』把烧鸡当真理吃了

1
记者X学的是哲学。所谓哲学,就是教你没事找事穷折腾,天天枉凝眉、半托腮地问自己也问其他人“人从哪里来,人到哪里去,人为什么活着”。四年下来,别的不敢说,浑身上下的酷和深沉那是水泼不进的。   5月16号凌晨,皖北出了桩大事,关于两条人命,关于大盖帽,关于暴力、复仇,关于铁棍、尖刀和鲜血(想必沙龙里无人不知吧)。酷且深沉的X第一时间奔赴现场,一路上他很兴奋,才毕业不久,他很少接手这样的大CASE,况且从生与死 […]

 『曹海峰』死了,图个清静

1
今天传出确切的消息:陈晓旭真的死了。 铺天盖地都是眼泪。 认识她的,不认识她的,都在写大段小段眼泪汪汪的文字。   今天,我接到老家的电话:邻居赵七前几天也死了。 为10几块烟钱跟老婆吵架,喝了农药。 赵七的老婆据说也落了几滴泪的。但她不会写字。于是,赵七死了的消息没有登报。   记得春节回家,喝得满脸通红的赵七跟我说过,有件事他一直想不通:他在宁波打工,两个工友同时出车祸死了,其中一个人家赔7万,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