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常河

江淮时报副总编,闲时写点小文字自娱娱人,出版有随笔集《四十一阵疯》
微博:

 『常河』泡泡不过是戳破了培训市场的“泡泡”

1
电影《中国合伙人》让我们看到了英语培训“教父”俞敏洪创建他的新东方帝国的艰辛,按说,有过创业时的艰难,更应该像电视剧《大宅门》珍惜“百草厅”那样,珍惜这块来之不易的金字招牌。但是,自古创业难,守成更难,看来俞敏洪也难以逃出这个怪圈。当新东方这个庞大的机构建立起来后,最难管理,也是最容易出问题的,就是下面的“分号”,比如这次被披露出的泡泡英语学校。把毫无教学培训经验的老师包装成经验丰富的名师 […]

 『常河』雕塑家的人生

1
01不学画,我和闫玉敏老太太,恐怕一生中都不会有什么交集。几年前我逛博物馆,适有界首陶瓷展,扫尾收摊时,我花一百块钱买了个笔洗。说明书上说是雕塑工艺大师闫玉敏的作品。这张说明书我放了几年都没舍得扔,于闫玉敏,却仍不知其人。2014年底,老作家石楠先生来肥开会,我那天看了画展后顺道去看她,三讲两讲便说她要去看个人,闫玉敏。说闫帮她雕了个头像,还不肯让她付钱,去年她又病了三个月,她得去看望一下。这 […]

 『常河』我们都可能成为李文星

1
李文星死了。如果他没死,知道他的人一定不多,也许你会见到他,不过是面带青涩的职场新人中的一个,走在街上,和一个房地产销售人员、保险推销员、外卖小哥没有什么区别,或者,他就是我们村子子走出的、却不愿也不能回村就业的一个大学生,你我的邻居而已,甚至,可能是我们的亲戚,我们的孩子。现在,李文星死了,更准确的说法是,他的尸体被发现了,时间是2017年7月14日;地点是天津静海区的一个水坑。谁杀死了李文 […]

 『常河』味道,味之道

1
大皖网新开一档栏目,“徽派味道”,谈美食,让我和许若齐老师共同主持,原因据说是我来自皖北,而许老师来自皖南,一个亳州人,一个徽州人,对谈起来,大体能够涵盖安徽美食的风貌。许若齐老师在业界有个雅号,“员外”。员外云者,生活优游之意也。又有时间,做得一手美食,出过几本专门谈吃谈皖南风物的书,他来谈皖南美食,理论实践都有,见多识广,在黄山脚下还有自己的“山庄”,当为不二人选。“徽派味道”现场而 […]

 『常河』比蜜枣更甜的,是冬天的柿子

1
小的时候,每到十一假期结束,在省城上学的哥哥都会从老家扛来一大蛇皮袋半青不红的柿子,就像十五的满月一样准时,从不迟到。那些柿子,来自爷爷的园子。年轻时学过农学的爷爷,是把料理果树的好手,哪怕后来去了供销社工作,仍旧在家中的院子里种满了果树,精心侍弄着它们。略有些驼背的爷爷,只有在欣赏他的这些果子时,才会骄傲的挺起身板望着它们,甚至于有时都忘记了手指上夹着的烟卷。童年的我最喜欢的不是柿子树,而 […]

 『常河』为汤面挣来鸡蛋的诺言

1
2015年的冬天,我在北京患了重感冒,孤立无助的时候,有一个女孩为我端来了一碗冒着热气的汤面,那一瞬间泪水充盈着我的眼眶,不光是因为感动,还因为我看到了漂浮在面汤上的胡椒粒。虽然生在合肥,但因为父母都来自皖北,在心里,我也把自己当成一个皖北人。从小时候起,我家就没有中国传统南米北面的饮食习惯,合肥居安徽之中,因此家里的饭也是忽南忽北,米饭反倒成了主食,面食只能偶尔吃到。相比于面条平淡的口感,我更 […]

 『常河』阿城和他的三王

1
阿城是个传奇,和王朔一样的顽主,和王小波一样的鬼才,放眼当下中国作家,还有谁能如此举重若轻。所以,任何对阿城的评头论足,都显得不自量力。这样吧,推荐马东写的一篇文章,《与阿城有关的日子》,大体能描画出阿城的状态和旷达。阿城,原名钟阿城,1949年出生于北京,父亲是著名电影理论家钟惦棐。就像他简单的名字一样,他的文风和他的名字一样俭省、凝练,而这样精干的文字,却令当时的中国疯狂。和那个时代的作家一 […]

 『常河』方家的悲欢

1
这是马丽春先生撰写的芜湖方家的故事,为了此文,作者几经周折,历时半年多才采写完成,通过一个家族的浮沉,折射的是时代风云的变幻。此文已在《江淮文史》杂志同步刊登。必须提醒的是,文字尽管非常好看,但是,长达9000多字,您可以分几次阅读,不要影响您的工作和视力。012015年11月底的一天,我收到一个快递,是芜湖书家方石先生寄来的。约在半个多月前,他在微信上私信我,说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了方诗痕100周年 […]

 『常河』羞杀人也,真不是一句客套话

1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李白在《侠客行》中说的是中国一个古老的职业——刺客。作为浪漫主义诗人,李白笔下的刺客,一定带着自己想象的色彩,所以才会做事干净利落,行踪飘忽不定,未必鲜衣怒马,却个个神秘莫测。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刺客要离就是骨感的那一个。公元前515年,公子光派一个刺客专诸用“鱼肠剑”成功刺杀了自己的堂弟吴王僚后自己登基为王,这就是著名的吴王阖闾。 […]

 『常河』摇摇晃晃的大学

1
我又看到了那个油头粉面的青年。之所以说“又”,是因为在我为数不多的舞场经历中,几乎每一次去都能见到他,长发,宽腿紧裆牛仔裤,开了两粒扣子的白衬衣,锃亮的皮鞋,还有一张白皙得算得上英俊的面孔,当然,最吸引我的,还是他在舞场内的表现,几乎每一支曲子,他都能及时出现在面容娇美的女生面前,手一伸,似乎没有哪个女生会拒绝他。想想也是,谁会拒绝一个看上去很帅气的人呢,何况,他的舞姿在所有人里,肯定算得上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