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常河

江淮时报副总编,闲时写点小文字自娱娱人,出版有随笔集《四十一阵疯》
微博:

 『常河』没蒸过大雁,你过的可能是个假年

1
我从来没有想到,一把梳子和一只大雁会有什么关系,直到那个下午,我亲眼目睹了一只大雁率领一群小雁的诞生。那是一个冬天的下午,离过年只剩下三天,天冷得滴水成冰,出去一会,耳朵就失去了感觉。好在,我们都不需要出门,就坐在堂屋里,一屋子人。人一多,就暖和。父亲也不冷,他在厨房里烧锅,灶膛里的火把他的脸照得红红的,守着那么一团火,他咋可能冷呢?在堂屋里的人包括我妈,还有邻居几个大姨大婶,她们不是亲戚, […]

 『常河』天上多一葬花人,世间再无陈晓旭

1
今天(5月13日)是陈晓旭的忌日,10年前的今天,41岁的陈晓旭因为罹患乳腺癌在深圳去世,在此之前不到3个月,2月23日,陈晓旭在长春百国兴隆寺举行了剃度仪式,落发出家,法号妙真。陈晓旭是我所喜欢的大陆女演员中为数不多的一个,绝不仅因为她的长相,更多的是她的气质,尤其是一低头的眼眸,把个镇日家以泪洗面小心提防的阆苑仙葩娇滴滴地从书本里走上了荧屏,一颦一笑,让人无法分清哪个是陈晓旭,哪个是林黛玉。在那一群 […]

 『常河』范雨素承载不了边缘人沉重的梦想

1
她的爆红猝不及防(这篇文章发出来仅一天,就被删除了,原因,你懂的。有一些没看到的朋友,要我把此文再发一遍,那我就再试一次,不知这次命运如何)“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拙劣。”我被这句话吸引,说实在的不是因为这句话多么经典,而是因为这句话透露的信息触碰到了我的好奇。就像范雨素和她的《我是范雨素》突然走红,绝不是因为这篇文章有多好,而是因为这篇文章的作者有一个不同寻常的标 […]

 『常河』1986年的春游和没送出去的芍花

1
我们出发的时候,天还没有透亮,灰不拉几的天空里透着槐树的青气。宿舍周围,都是槐树,有些年头了,不久前,白簇簇镶着一道细细红边的槐花落了一地,便枝繁叶茂起来,把我们住的四合院包裹着,就像绝不容许任何人伤害我们的班主任。那天是星期天,校园里一片寂静。平常到了这个时辰,广播早就响了起来,各个年级的班主任吹着哨子把我们从床上吹下来,迷迷瞪瞪地扣好衣服,再稀里糊涂地在操场上跑步,校园到处是凌乱的忙碌。 […]

 『常河』不怕作家有文化,就怕作家会武术——老舍原来是武林高手

1
“中国武术是没有前途的”、“格斗教练KO太极大师”……这两天,以公知文青、俊男靓女、文人雅士还有泼皮走狗居多的微信朋友圈,在关注道义正气、种族复兴、心灵鸡汤、房市股市之外,突然刷起“武术”的屏来,让我等虎躯一震大吃一惊:大胆!哪有东亚病夫的帽子!为国健康工作50年的目标要实现了?孔子也提倡练武我对武术是不懂的。皖北尚武,小时候经常听说谁谁去少林寺了、谁谁会武了,等等,艳羡不已。大洪拳小洪拳鲤 […]

 『常河』五马长枪弄银丝

1
办公室对面的银泰四楼,有一家薛家面馆,专门做陕西面,一直顾客盈门,我常去点的是三合一肉片面,实在,偶尔来一份臊子面,酸爽,如果再喝上一瓶老酸奶,简直就是一中午的完美;旁边,一度还有家锅品面吧,生意有些惨淡,关门了。银泰北面的马路边,有一家太和板面馆,地道的皖北味道,什么都好,就是太辣,对我这个闻辣出汗的人来说,又爱又恨;东边,一间小小的门脸,做的是锅盖面,又是江南口味了。办公室西面,合肥市政 […]

 『常河』空荡的村庄

1
1春天赐予石潭的,是满山满目的繁华,尽管皖南特有的地形试图把石潭与世隔绝,但独有的风韵,一两座大山又怎么能遮蔽得住?车子沿着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一直向上攀爬,抵达山顶的那一刻,眼前豁然开朗,开阔得让人有些眩晕,还没来得及清醒,铺面而来的嫩黄和桃红再次令人目不暇给。向阳的一面山坡上,油菜花从山尖瀑布一样漫下来,一直到你的脚边,像给巨大的山坡披上了一面扇形的鹅黄绸缎,上面,天空湛蓝,白云如缕。如果 […]

 『常河』徐晓冬打的是人,不是武林

1
一场两个人约的野架,没成想却掀起武林轩然大波,无需飞鸽传书,没有梅花令,各大门派、各路记者、吃瓜群众纷纷涌向光明顶,似乎一场华山论剑的精彩好戏即将拉开大幕。上一次武术热,是在八十年代,在武术、格斗、拳击沉寂30多年之后,热闹与喧嚣再次让挑战与决斗这些发黄的概念重回视野。4月27日,约架开战。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自称“太极雷公”创始人的雷雷,不到2秒就被有“格斗狂人”之称的徐晓冬打倒,“秒杀”还不算 […]

 『常河』范雨素承载不了边缘人沉重的梦想

1
她的爆红猝不及防“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拙劣。”我被这句话吸引,说实在的不是因为这句话多么经典,而是因为这句话透露的信息触碰到了我的好奇。就像范雨素和她的《我是范雨素》突然走红,绝不是因为这篇文章有多好,而是因为这篇文章的作者有一个不同寻常的标签“北漂、育儿嫂”。很显然,推送《我是范雨素》的微信公号“正午故事”对这篇文章也缺是乏足够信心的,否则,不会在正文前专门对 […]

 『常河』那个照相的人,叫文化

1
一个相貌庸常的人进去,一张光鲜明艳的照片出来,很长时间以来,这其中的变化我无论如何都想不通,尽管从上小学开始,我家就住在照相馆隔壁,而且可以通过照相馆那一扇并不高却很大的窗户随意进入照相馆,也曾多次在晚上看照相馆主洗照片。从一开始,我对照相馆就充满了敌意,严格地说,是对那个照相的人极其讨厌。实事求是地说,照相馆主文化是个相当帅气的青年,国字脸,留着油光整齐的背头,夏天的白衬衣、春秋天的中山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