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常河

江淮时报副总编,闲时写点小文字自娱娱人,出版有随笔集《四十一阵疯》
微博:

 『常河』喝茶记

1
家中有茶叶的,大多用大茶壶,投入几片,或者捏一撮茉莉花茶,滚水冲泡,一副火烧赤壁的大刀阔斧,来多少人,摆放多少茶碗,分而饮之。水尽再续,眼看着沸水如愠怒的白袍战将赵子龙,在长坂坡杀得七进七出,方才云开雾散,水自白,茶自绿,一场喧嚣悄然谢幕。室友全部到齐后,寝室长把人召集起来,以自我介绍拉开未来四年大学生活的序幕。这才发现,8个人当中,只有我一个北方人,其他人大都来自沿江江南。因为是第一次到南方 […]

 『常河』北京,北京

1
又到北京,到了那座虽近在咫尺但两年没敢踏足的城市。重回北京是个巧合,我要去体检,而几个许久不见的朋友恰好那几日来北京游玩,互报行程以后,当即决定我晚走一日他们早来几天,这就能在北京小聚两日。体检完那天,我们在路边的一家涮羊肉店喝了一顿酒,初秋的北京纵使在晚上还是有些燥热,而铜锅里的碳火配合口中辛辣的韭菜花,让人汗流浃背,碍于朋友的表妹也在桌旁,即使再热也拉不下脸脱去上衣露出身材并不好的上半身, […]

 『常河』爱芳

1
爱芳死了。我妈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哭得很伤心。我理解母亲对爱芳的感情,在我很小的时候,她就是我家的邻居,一直称我妈为“姑奶”,当然是随着她丈夫叫的。最近几年,我们兄弟都在外地工作,他们夫妻两个没事就到我家转转,陪我父母聊天,其实是看看两位老人可有什么事能搭把手。在我妈看来,爱芳和她的丈夫家彬就是自己的家人,家里有什么零食,等我们走后,我妈总是第一时间拿给他们,我妈知道,爱芳家的孩子多,没有 […]

 『常河』你人生的曲折,不过源于一张纸片

1
录制完合肥电视台《开学第一课》,已经是下午5点40,匆忙回到办公室拿了洗漱用品,立刻开车往芜湖赶,参加第二天上午安徽师范大学的新任硕士生指导教师培训。入住铁山宾馆时,已经是晚上8点多,几个大学同学,现在已经是安师大的领导和专家,还在等着我一起吃饭,这让我颇有些汗颜和内疚。事实上,芜湖离合肥只有100多公里,但大家平日里各自忙碌,很少见面,即便去对方所在的城市出差,纠于公干,大都来去匆匆。好在,四年同 […]

 『常河』一次普通的执法,为何一炮三响

1
当上面这个视频在网上流传开来,如同一枚炸弹丢入水中,瞬间激起冲天巨浪,很多人第一感觉是“畜生”二字脱口而出。我猜,原因不外乎是视频中那个警察对中年女子实施“绊摔”时,中年妇女怀中的儿童砰地一声头部着地重重摔下,就是这一摔,如同我们小时候玩过的“摔炮”,一下引爆了舆情,而且一炮三响,让民警执法、市民抗法、有关部门舆情应对的想方设法全部炸了出来。随后,围绕这三个方面,网民自动站队,各种口水 […]

 『常河』人生一乐掏耳朵

1
刚参加工作时,几个一起分来的同事住在同一个房间,和大学时一样,睡前总要闲聊。一个像极了吴奇隆的同事问,人生四大喜是什么?切!连学道路工程的理科生大胜都会抢答,“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大胜回答完,得意地看着大家。你知道人生三大乐是什么吗?“吴奇隆”继续问。大胜傻眼了,救助的眼光投向我。地主家也没有余粮,我这个学中文的也不是通才。我躲开大胜绝望的眼神,盯着墙角的一只小 […]

 『常河』那一天,我忍不住爆了粗口

1
上周三(8月16日),在安徽电视台公共频道录制谈话类节目《新闻画中话》,当天的重点话题是“男子在南京火车站猥亵女童案”,我第一次忍不住在录制现场爆了粗口:直斥目睹儿子当众亵渎养女却视而不见的父母为“禽兽”,怒骂在车站公然亵渎幼女的青年段某某“禽兽不如”。我知道,这很不妥——作为一个手持保温杯保温杯里泡着枸杞菊花的中年人,未必有荣辱不惊、闲看花开花落的庭前(那得是别墅),但也该让自己的情绪安放到 […]

 『常河』应该整改的不是园区,而是游客的规则意识

1
8月18日,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发生黑熊咬伤游客事件。8月21日晚,北京市延庆区旅游委官网公布初步调查处理结果。据调查,事件发生在自驾车游览过程中,游客私自打开车窗向黑熊投喂食物时被黑熊咬伤左臂。事发后,园区内巡逻车辆迅速对黑熊进行了驱离,工作人员对该游客手臂进行消毒处理。该游客于当天中午自行驾驶车辆离开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返回北京,目前伤情稳定。事件发生后,北京市延庆区责令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立 […]

 『常河』世界红红火火,她们已来不及等待

1
一辈子,是生于乱世,少年流亡,仍难免被战争的狼藉吞噬,几经磨难后终得平静,她改变了信仰,也改名易姓,试图将自己隐没在异国的小镇深巷,曾经的屈辱就不去提它了吧,故乡山川也都忘了吧,回得去故土回得到从前吗?只是当母语已然模糊,她依然会轻轻唱起家乡的歌谣,《阿里郎》和《桔梗谣》——像从前一样。一辈子,是芳华少女铁骨铮铮,荷枪实弹的游击队女战士没有倒在枪口下,却遭遇了另一种难以启齿的不堪,刚烈的人,耻 […]

 『常河』两场大酒

1
饭桌上,最怕别人问我的籍贯,皖北人自带的标签中,最醒目的就是“麻雀都能喝三两”,言之意外,就是我总该有着不错的酒量,遗憾的是,我似乎和这个标签一点不沾边。可是最近,我却喝了两场大酒,一场在重庆,一场在合肥。不久前去趟重庆,落地的时候已快天明,坐在出租车上看着窗外,没有成片的火锅店,也没有看到一家小面馆——尼玛,我严重怀疑自己到的是一个假重庆。第二天一早,我才感受到了这个城市的魅力,高耸的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