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常河

江淮时报副总编,闲时写点小文字自娱娱人,出版有随笔集《四十一阵疯》
微博:

 『常河』偷人,还是被偷,这是个严肃的问题

1
在石井打工的贵州男子小勇见到路边一辆停着的小车不停上下震动,疑似“车震”。他上前一看,当场惊呆:车内竟是妻子跟人出轨。他立即拿起电话报警,“通奸,他们在通奸!” 看到这条煞有介事的新闻,出于职业本能,我第一个反应是假新闻,理由有二:第一,任何一个有点血气的男人,都很难如此冷静理智地在车窗外打电话报警;第二,新闻中的信息源是模糊不清的,连替这个男人收拾车震现场的警察也没交代所在的单位名称,仅仅作为符 […]

 『常河』猴子引来的“逗比”

1
除夕夜,新年钟声敲响,央视猴年春晚落幕,守候在电视机前的中老年人擦着眼角的泪痕,感叹“时光残忍,六小龄童老得不成样子了,但活还是那么好,扮演的孙悟空依旧是不可超越的经典。”年轻人低头玩着手机,在微信微博上吐槽“都什么年代了,猴子还是那个猴子,还拿30年前的老物件糊弄观众。” 如果没有最近几天“六小龄童春晚节目被毙”这个空穴来风的假新闻,如果章金莱默默地在春晚舞了一段金箍棒,我敢说,上述假设的场景铁定 […]

 『常河』父亲的篮子

1
那天,妻子在她的微信圈里发了一个音乐电子相册,很单薄,只有几张照片,照片上是四只大小不一的篮子,她写到:“收拾东西看到公公留给我们的唯一物品,怕不能长久保存,就制作了这个音乐相册。这是公公的亲手遗作,永远的怀念尘封在记忆里。”那一天是2015年10月30日,距我父亲去世,正好两周年。 父亲去世后,我也曾尝试着写一点文字,但每次提笔,都心如刀割,神思恍惚,最终还是停了下来。甚至,两年的时间,“父亲”两个字, […]

 『常河』打一场架,赢一个姑娘

1
尽管到处可以见到用粗大的排笔写在墙上的红色大宋体字“人定胜天”,但一个孩子绝对无法想象人对自然动手术的力量竟然如此巨大:收过大豆玉米和山芋,天就短了,天一短,空气就凉了,乌泱泱的人群拉着板车、扛着彩旗从四面八方涌到我家门前三条平行的小河边安营扎寨,一个村子的妇女被安排到我家东厢房的三间屋子里。每天早晨天不亮,架在我家门口大枣树上的喇叭就开始放高亢嘹亮的歌曲,穿着黑棉袄的农民(当时叫河工)从各个帐篷 […]

 『常河』2015年,印记较深的10本书

1
沙龙每到岁末,总会有这么一个个人读书的总结,其实也是变相的推荐,真好。作为班长,周强的这番苦心无非是遵从沙龙的宗旨,分享,影响。就像他的公号,虽号称“周强的笔记本”,其实也在分享,而且是梳理后的分享。 回过头来看,一年中被太多的杂事拴住,时间被切割得粉碎,静心阅读的时间不是太多,以至于每个月忍不住买来的书总有一部分没有拆封,甚至多有重复购买的现象。根据记忆,罗列出一年中印象较深的10本,浅薄之态尽显 […]

 『常河』花不花,主要看气质

1
1981年,安徽,安庆,黄梅戏的故乡,一个女娃子出生在宜秀区罗岭镇一个叫黄梅的小村里。后来,她成为“华语乐坛至尊一姐”。慕容晓晓的成名,一则源于2009年那首被称为“农业重金属、乡村非主流”的《爱情买卖》火爆神州,二则是因为她把黄梅戏和流行歌曲无缝对接。 但很少有人知道,她还唱过一首《花心男》。在歌里,她慵懒幽怨地倾诉对这类男人的控诉: 花儿很美丽 月儿很可爱 你的心就像无边的大海 鱼儿和虾儿都是你的菜 每一种 […]

 『常河』下雪的日子,你想给谁织一件毛衣

1
从最南边的一号楼向北,是食堂,路边是一排平齐的八幢楼房,住的都是学生和青年教师。五号楼坐落在中间,向西是通向教学楼的路,它的西墙自然是“T”字路口最显眼的,于是成了校园里著名的广告墙。 每天,各种讲座、演出、寻物启事变着花样出现在五号楼的西墙上,这是明的一面。对于很多喜欢音乐和文字的人来说,五号楼还是个令人神往的所在,因为校园的广播站就在五号楼的4层。上个世纪80年代,没有网络,没有手机,广播不但是学生 […]

 『常河』武松的山河故人竟然是她

1
小时候,一到春节,堂屋里总要换上新的年画,挂的最多的,除了领袖的标准箱,《武松打虎》应该是最多的。我曾经在拜年时,连续在10多户人家堂屋后墙上看到这幅画,月夜,松林,山岗,花斑吊睛老虎,英姿飒爽的武松,再破败的房子和土墙,有了这幅画一镇,屋子里顿时就有了朗朗生气。 电视还没有普及的年代,广播里经常播放的评书和曲艺是人们窥视外界的一扇窗口。从田里收工回来,街上的大喇叭应景地放着让人身心愉悦的山东快书《 […]

 『常河』谁的青春里没走过一两个诗人

1
荷花塘位于宿舍楼群与教学楼之间宽阔的水泥路北,路的两边是树冠相连的法国梧桐,裹在树枝间的路灯一亮,路面昏黄,白日里清澈的水变得黝黑而沉静,而塘边的水泥圆桌和凳子上却热闹非凡。尤其是夏天,三三两两的学生坐在桌边,抽烟聊天,谈话的内容,大都与文学诗歌以及理想有关,爱情的话题,是需要另外的去处的,比如电教楼和西操场边上树荫更密的草地,那里的树林形成一个天然的屏障,更适合恋人们不分季节地你侬我侬。 荷花塘 […]

 『常河』从农民起义的“根据地法则”看梁山招安的必然性

1
我拥有的第一本《水浒传》,是上小学的时候,大哥送给我的,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草绿色的封面。一打开,那个年代特有的“毛主席语录”下面超大黑体字说:“《水浒》这部书,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不管你是否承认,梁山最终在宋江的带领下接受了招安,招安是体面的说法,通俗的说法就是投降,是放弃了江湖的游戏规则,一头栽进了庙堂的行为法则。看《水浒传》前70回的波澜壮阔,荡气回肠,读者总难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