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常河

江淮时报副总编,闲时写点小文字自娱娱人,出版有随笔集《四十一阵疯》
微博:

 『常河』我的武术生涯

1
如果我和你说,我练过武术,你一定会认为我是给自己壮胆。也是,我这么瘦弱,横看竖看甚至倒过来看都没有武师的影子。但事实是,我的确练过武术,而且,差一点就开始练刀了。 皖北平原,民风彪悍,在我们老家,练武术的风俗源远流长。7岁的时候,娘把我送去跟一个远房的舅爷学武术。这是一个迷,我家兄弟6个,四个哥哥和一个弟弟都没学武术,为什么单单叫我去呢。我看过小时候的一张照片,胖乎乎的,应该不存在象霍元甲那样为强身 […]

 『常河』你无法剥夺我自由的呼吸

1
你无法剥夺我自由的呼吸 ——岱山湖记游(应命之作)   你无法剥夺我自由的呼吸 也不能停止 我轻快的脚步 这样的春天轰然来临 我们的坐骑 攀援而上 一直 登上江淮分水岭的尽头   我看见了花朵 湖水还有森林 那是怎样怒放的春天 我们叫她  天然氧吧 这是谁的花园 安放于波光粼粼的湖水之滨 一个农妇 在水中淘米洗菜 打理家园   时光的记印重重叠叠 从城市而来 我们还将回归于城市 只有此刻 我将双脚稳稳地踏上 […]

 『常河』农夫 山泉 有点田

1
从岱山湖回来,一路困顿,小憩了一会,脑仁儿的痛略好一些。 同去的都是安徽文学界的精英,比如江少宾兄,我上一次见他,是1999年,在稻香楼一个新闻发布会上,那时,他还在一家行业报社,新闻之余,继续着诗歌创作,但我知道,他的散文功底极厚,一飞冲天,只是时间的问题。此后,只是在博客上短短续续地问候着、关注着,知道他去了电视台,且跻身中层。没想到的是,8年后再见,他已是名满天下,《人民文学》杂志为他开了专栏,《 […]

 『常河』我们的归宿

1
“装饰人们的,是喜爱嗜欲——女人和儿孙、无数的财宝、黄金白银、牧放的马群、牲畜和田地。这些是今生的享受,在安拉那里有更好的归宿。”这是《古兰经》中《阿里*乌姆兰》里的一段话。 当我在省伊斯兰教协会会长李慕唐老的房间里读到这样的文字,忽然有些灰心。 我约略知道,安拉在伊斯兰教里,大约相当于佛教里的西天如来,对不信教的人来说,就是过了奈何桥的那一段了。也许,在奈何桥上,我们还有一碗孟婆汤喝,还可以留恋地 […]

 『常河』照片男:当苍蝇遇到腐肉

1
无意中看了篇所谓的娱乐新闻(其实是该被称为八卦的),大意是说一个叫做“照片男”的北京男子力挺不久前因追星而逼死父亲的病态女人杨丽娟,并且表示,愿意为之“‘抛弃’芙蓉姐姐。” 我一向拒绝此类的所谓新闻,但“芙蓉姐姐”我还是知道的,也知道在她“成名”之后,有一个叫照片男的北京牛人表示“姐姐的身材是天下第一的S曲线,那些撩人的姿势,不做作的神态,娇滴滴的声音都让喜欢美女的我如痴如醉,血脉膨胀。”并且大胆应 […]

 『常河』紧急求助!!!

1
昨晚11点以前,我还用了自己的QQ。 今天早上到办公室,习惯性地挂上,却被提醒密码错误。昨晚没喝酒呀,怎么会记错号码呢?又试了几个以前用过的密码,全部遭到拒绝! 这个号码(99248910),是我用的时间最常的,当然,也跟着我受了不少的罪,先后被盗近10次!都是采用申诉的方式找了回来。 可这一次,我彻底绝望了!上午发的申诉信,刚才,收到回复:我提供的所有材料都是错误的或不完整的!我严重地KAO!我自己的资料,又是在比较清 […]

 『常河』当性变成义务(未婚者不宜)

1
“妾虽老,年未满五十,必与五日之御。将御者,斋漱浣,慎衣服,栉縰,笄,总角,拂髦,衿缨,綦屦。”这是《礼记*内则》里的一句话,大致意思是说,尽管小妾老了,但只要没满50岁,作丈夫的必须隔5天与她行一次房。而且,被丈夫临幸的小妾必须沐浴斋戒,还要换上新衣服新鞋子新被子。 《礼记》是一部礼仪家关于古代礼节习俗、规定、界定和轶事的文集。对于先民来说,规定一些礼仪是必须的,但把纯属于夫妻私事的性规定得如此严格, […]

 『常河』怀念一方塘

1
                                          &nb […]

 『常河』以统计结束(赴京笔记之十)

1
         3月15日上午,全国政协十届五次会议闭幕。晚上,飞回合肥。至此,为期15天的北京之行划上句号,至于是否如阿Q那样画得圆,就不得而知了。         15天里,共发回文字稿件48篇,近5万字,而其中的采访笔记大概有10多万字。另外,为博客写笔记(含照片)九篇,原计划每天一博的,事实上做不到,除去几场必须的应酬外,大量的时间是在采访的途中 […]

 『常河』苦日子熬到了头(赴京笔记之十)

1
       今天是3月15日,一会,要去人民大会堂,9点,全国政协十届五次会议闭幕式。        半个月了,晚上,要飞回去。心中竟是说不出的味道。        昨天下午,去中央党校,看望一位在那上一年制青干班的大哥。之后,在他的陪同下,我们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参观和游览了那所全国的最高学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