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常河

江淮时报副总编,闲时写点小文字自娱娱人,出版有随笔集《四十一阵疯》
微博:

 『常河』先发一张片子(赴京笔记之四)

1
今天实在太忙,现在还在写稿子,先传一张下午在京丰宾馆温家宝总理参加政协经济和农业两个届别联组会时的照片。按照规定,外地记者是不许进入采访的,但我们进宾馆大厅时,正赶上总理进来,我在警戒线后拍了这张照片。 […]

 『常河』一场虚惊(赴京笔记之三)

1
        全国政协十届五次会议的开幕式定在今日(3月3日)下午3点,12点,我们刚从省人大、省政协联合举办的中央新闻单位座谈会会场出来,算一下时间,回宾馆吃饭再去人民大会堂,时间完全够用,即使时间紧张,我们的采访车也可以跟着驻地委员的车去,不会有任何堵塞。        然而,从10点开始,天空下起了中雨。1点半,我们的车子从友谊宾馆出发,正常时间,我们完全可以 […]

 『常河』好人黄新德(赴京笔记之二)

1
       上午,在友谊宾馆采访安徽伊斯兰教协会会长李慕唐,然后去铁道大厦采访黄梅戏领军人物黄新德,下午,先去人民大会堂参加全国政协十届五次会议新闻发布会,然后奔赴国际俱乐部参加安徽日报报业集团与南非MIH传媒集团在北京举行的签约仪式。一天的奔波,倒有近4个小时在路上,从一个驻地到另一个驻地,距离太远,加上北京令人头疼的塞车,那个急呀。     但我们都不觉得疲倦,因为,有黄新德。&nb […]

 『常河』表面不过如此(赴京笔记之一)

1
         我不是说每年一度的会议,那是工作,也是需要,我必须服务这样的会议,这是我前来北京的目的,否则,祖国心脏和住在心脏里的人民,是不会无由地欢迎我并容纳我住漫长的15天的。15天,我要在这里消耗多少首都人民的粮食、水和蔬菜。         我说的是一所高校,曾经,在我的高中时代,一直是我梦中最神圣的学府。应该承认,每一个人都有过向往的 […]

 『常河』陈晓旭:出家就能成佛?

1
春节后上班的第一天,被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惊呆了,一点没错,是惊,以至呆。 曾经因出演电视剧《红楼梦》中林黛玉而一举成名的陈晓旭,和丈夫抛弃上亿资产,分别剃度出家,消息言之凿凿地称,陈剃度出家的地点是长春百国兴隆寺,以后的日子,她将“云游四海,潜心修佛。” 陈晓旭是我所喜欢的大陆女演员中为数不多的一个,绝不仅因为她的长相,更多的是她的气质,尤其是一低头的眼眸,把个镇日家以泪洗面小心提防的阆苑仙葩娇滴 […]

 『常河』看你怎么爬起来

1
1994年12月8日,新疆克拉玛依市,全市最漂亮且能歌善舞的796名中小学生被集中起来,为上级派来的“义务教育与扫盲评估验收团”的25位官员演出。演出现场充满了祥和喜庆的气氛,那些官员们的脸上流露着满足的红晕和慈祥的“佛光”。 然而,当燃烧的火球从舞台上空掉下时,我们的官员们顿时失去了主席台上特有的沉稳和肃穆,所有的人惊慌不已,每个人都想冲出剧场逃生,场面混乱不堪。克拉玛依市教育局的官员大声命令学生:“大家都坐 […]

 『常河』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大厨

1
上午,在中科大,再次和朱清时院士面对面交谈。 和去年一样,朱清时关心的仍是中国高等教育的现状。所不同的是,他今年准备在全国两会上提出三个建议,一是改革高校招生制度,避免学生成为考试的机器;二是应分类办高校,不要一窝蜂地上层次;三是降低高校收费标准,让贫困学生拥有受教的权利。 朱清时用烹饪比喻时下的高等教育现状,生活水平高了,并不能说明厨师的烹饪水平高了。他的意思是,高校规模扩大了、数量增加了,原来 […]

 『常河』大学时代未了的一桩宏愿

1
就是刚才,吃过饭回办公室的路上,在一家书店买了陈丹燕的两本书《咖啡 苦不苦》和《漫卷西风》,是她在欧洲旅行的笔记,配了很多照片,非常精致的开本。 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对游记和随笔有着莫名的狂热,开“两会”的时候,包里放着一本WS。默温的《五月之诗》,是他在法国南部普罗旺斯旅行时关于行吟诗人的笔记。WS。默温是我在大学时最喜欢的美国诗人,尽管他的诗作不多,但诗中的思辨和意象常常让我有醉酒般的感觉。遗憾的 […]

 『常河』幸福小猪的生活

1
      上“两会”三天了,今晚9点的会议结束后,匆匆地往家赶,想换一下衣服,顺便为下午参加的会议写一篇侧记和记者手记,其实,心里藏着一个自私的想法:看看儿子。       刚走到宾馆门口,一个朋友的车已经停在那里,非拉着去茶楼小坐,因为前一天加班出报到夜里3点,实在困的眼皮发涩,在茶楼暧昧的灯光里,哈欠一个接着一个,尽让朋友看我的大嘴和满口的黑牙了。    &nb […]

 『常河』年终的自我批评

1
      年底和年初是我最难捱的一段时间,天气本来就冷,谁都不想暴露在这样的寒风里,冻的鼻涕拉糊的,何况是缺乏脂肪的如我瘦子。办公室就是最好的选择了,如果没有暖气,一定该有空调的,泡一杯绿茶,被暖哄哄的空气包围着,如果单位管理不严,还可以听着舒缓的音乐,这日子,真是乐死个人。       但我不行。哪怕是仪式化操作,我也得让自己的机器耕完名下的土地。在我们老家,有地而种不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