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常河

江淮时报副总编,闲时写点小文字自娱娱人,出版有随笔集《四十一阵疯》
微博:

 『常河』江南雪落

1
江南雪落 我在江北 身边氤氲着流苏般的寒冷 一只青瓷的杯子 让我想起五月的杜鹃   落雪之前 我有太多的事要做 拓坯 垒墙 扎好柴门 雪落的时候 我已洗好茶具 一只茶壶 六只茶杯 盈盈绽放 如同一朵盛开的雏菊 羞对串门的朋友   在江南的桂花树下 我的那堆土还没有清理干净 我不能让它们凌乱地散着 土有自己的生长方式 比如石头 比如砂礓 再比如昆仑山口溪流中的星子 我的父亲常年在村口张望 他永远不知道江南有些什么 […]

 『常河』中国历史上第一对婚外情形象大使

1
首先声明,此文仅仅是考据和随感之作,绝非对婚外情的提倡和鼓励。原不准备发在这里的,后来想想既然写了,而且又把沙龙当自家庭院了,那就当一件摆设吧。只是得加一句话:此文有一定副作用,阅读慎重。                           &nb […]

 『常河』06年值得一记的事

1
      2006年最后一天,我还在照排室忙新年改版的第一期报纸,手机响了,北京的固定电话。        一个很雄浑的声音在确定了我的身份后说,他姓W,是《万象》杂志的主编,刚出差回来,看到了我的一篇文章,又因为作者来自安徽,所以有些兴趣,但题材似乎“绷”的不够,不太好用。          我也断断续续地做过 […]

 『常河』为什么我要奔四(也算沙龙一周年作文)

1
2006年12月31日,在沙龙几个朋友的聚会结束后,我匆匆赶到位于宁国路上的一家歌厅,另一帮朋友在等我。 下雨时,我在车上。 一通狂吼后,曲终人散,我打开电脑,我的坐椅下,是两个年份的交叉点,该为过去的06年写的什么,不是为自己,是为沙龙以及沙龙里的朋友们。自从8月进入沙龙,不到4个月,我的博客上已经有了62篇小文,而且都是从8月开始写的,这对我绝对是个奇迹。我是个懒散的人,如果没有动力,我宁愿睡觉,毕竟,我欠的睡眠 […]

 『常河』脑子短路

1
可能是最近连续喝酒和读史的缘故,精神经常处于恍惚的状态,莫名其妙地盯着一样东西发呆,或者在走路的时候如同飘荡在无边的海上,轻飘飘不知所终。 上个周日,在外商俱乐部开一个不算冗长的会议,因为已经拿到材料,而且会议主办方提供了通稿,所以粗略看了下稿子后,就拿出一本书来翻看,不到五分钟,开始了强烈的反胃,就是那种很恶心的晕车感觉,人象随着一叶孤舟在风浪中沉浮,背上明显渗出了细细的虚汗。我放下书,到会场外 […]

 『常河』无耻的韩国裁判

1
北京时间12月12日凌晨,多哈,亚运会男子双人10米跳台决赛赛场,最后一轮,此前,中国两位想将林跃和火亮已经以近乎完美的表现领先排名第二的朝鲜队40分,最后一跳,只要他们正常发挥,冠军非他们莫属。 他们最后一个动作完成得比较成功,9个裁判中,有8个裁判打出了8和8.5的分数,第九个裁判,来自韩国,给出的分数估计连他们自己都汗颜,4分! 随后的韩国队员的表现应该说可圈可点,包括中国裁判在内的8名“法官”,均打出了8分,韩国 […]

 『常河』谁动了谁的女人(下)

1
十五年,该是不短的时间,足以消磨一个人的激情,也可以使情人变成陌路。 朋友形容女子的生育能力之强,用了一句极夸张的话:哪怕把她的鞋子和男人的鞋子放在一起,她都会怀孕。这倒有些中国神话中感孕的味道了。不知卫宣公是吃了什么壮阳的补药,还是宣姜的易孕,她在新台先后生下两个儿子,姬寿与姬朔。这两个孩子成了她最大的精神寄托和麻木的来源,15中,她将全部精力花在儿子身上,一任老蛤蟆在身上笨拙地折腾,一任当初的情 […]

 『常河』谁动了谁的女人(上)

1
     和大多数美女一样,宣姜也是那种波大无脑型的。否则,她在所谓的“新台之丑”中充当了牺牲品后,断不会将娇嫩的黑手伸向曾经中意的情人。    和她的妹妹文姜一起齐,这对盛开在齐国的美丽姊妹花让其他诸侯垂涎三尺都不止,何况,齐国又是北方比较强大的国家,来上门求亲的自然络绎不绝。这很让她们的父亲齐僖公有些得意,不幸的是,他两个女儿的婚姻都成了《诗经》中讽刺的对象。所不同的是,文姜因乱伦而 […]

 『常河』12月8日事及其引发的回忆

1
中午,同学打来电话,大学时教我们现代文学课的吴老师来合肥开会,小聚一下。 10多年没见,我和吴老师还是一眼就彼此认了出来,所不同的是,他的儿子已经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我上大学时,常去吴老师家去玩,那时,他还是个刚上小学的孩子。 吴老师是个诗人,大学时就开始诗歌创作,《飞天》杂志社和当时在国内影响极大的《诗歌报》都专题介绍过他的创作和诗歌。他的儿子出生时,纵是诗情横溢,他也给儿子取不好名字了,因为,“吴 […]

 『常河』鲁桓公的冤大头

1
      鲁桓公不会想到,他一巴掌下去,打掉的却是自己的生命。作为诸侯,他很失败,因为他打的是自己的女人,出刀的,也恰恰是自己的女人。从男人的角度来看,他还不如宋江,宋江一怒之下,杀了给自己戴上绿帽子的阎婆惜,尽管吃了牢狱之苦,也倒替天下的男人吐一口扬眉之气。看来,孔老夫子的三纲五长,还是应该早一点成为普天下女人的准绳。??鲁桓公的老婆叫文姜,和姐姐宣姜并称齐国两大美女。国君齐僖公也很拿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