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常河

江淮时报副总编,闲时写点小文字自娱娱人,出版有随笔集《四十一阵疯》
微博:

 『常河』罪恶的乳房

1
18岁的巴巴被选进宫中时,不是因为美貌和出身,她的幸运和不幸,都来源于她一对肥硕而汁液丰富的乳房。 抛弃待哺的幼子,为一个普通的皇室后裔做乳母,作为一个母亲,她的不舍和痛苦是显而易见的,毕竟,她不是才人和宫女,看不到未来,一旦乳汁被榨干,她将灰溜溜地回到丈夫和儿子身边。何况,在灿若星河的皇室后裔中,她走进的,是不被当今皇帝看重的一家。 她只想把这个陌生的孩子带大,回到河北定兴县那个不算殷实的家中,那里 […]

 『常河』老乡老乡,背后一枪

1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请允许我狠骂一句此文的主人公程守训——你,守你娘的什么训!        其实,本不想骂他的,毕竟,他也是咱安徽老乡。        但,我就是忍不住。        隔着1000多年,姓程的,俺 […]

 『常河』甘臻印象

1
       知道甘臻这个名字,应该是在10多年前,时常在《诗歌报》、《诗刊》、《星星诗刊》上见到,有时在名字的前面还冠以“安徽”的字样,因为是老乡,又是诗人,感觉很亲切。         后来知道,甘臻在省城一家报社做编辑,主持着一份周刊。他的新闻,尤其是通讯,象他的诗一样充满激情,在那篇被广为传诵的通讯《江淮神探杨援军》中,他用诗一样的语言,把一个刑侦警察的甘苦和内心世界 […]

 『常河』原来市委书记也不是那么好当滴

1
            今天陪省领导去了北方某市,一大帮人,浩浩荡荡。             上午听了市里的汇报,看了几个企业,然后吃饭,然后到房间休息到2点30,下来上车,因为,下午还要回合肥。        & […]

 『常河』关于一次行走的记忆

1
       上初中的时候,我还是个忧郁的孩子,每天早上踩着黑暗独自奔行在上学的路上。        从家到学校,是一条很宽的马路,路的两边,是枝桠纷披的大柳树,我能清楚地知道,每棵树之间是几步。柳树往外,就是平坦而旷远的田地。有时走着,突然有细微的声音无端地进入我的耳朵,心便会一抖,毕竟,我还是个孩子,天是那么黑。      &nb […]

 『常河』马扣或者老卫(五)

1
五、老卫的奶子给她带来了灾难午收过后,大地一片静谧。村子里的麦香实在而悠长,家家的墙角都堆满了粮食,黄灿灿的,有些潮,那是田野的呼吸。在这样的粮食边入睡,想不做好梦,已经成为奢侈。每到这个季节,村子里到处都是笑声,人们说话也比平时大气了很多。看得见的粮食,就是农人的底气。几家的厨房里冒出了肉香,只有春节和麦收过后,在村子里才能看见饺子。包了饺子的人家,故意等别人都快吃完才把饭端出来,一个粗瓷海碗盛 […]

 『常河』别边缘化了皖西北

1
先声明一下,此文受宫礼先生一文的启发,他的那篇《阜阳,庞大的身躯,应该留下一个矫健的身影》标题大气恢弘,振聋发聩,内容深刻独到。 周五,省委宣传部一位同志给我打电话,叫我务必在周六和周日写几篇时评发到中安在线,这两天奉旨在家憋了三篇,其中第一篇还被安徽日报采用,说是“网民‘环城河畔’……”。呵呵。既然写了,就是付出了劳动,也在博客里贴一篇吧。 肯定有和很多人不屑这样的文章,那您别看:) —————— […]

 『常河』忆“江南”

1
       我的大学时代,到处绽放着的诗歌芬芳和诗意的激情,几乎每所高校都有诗歌团体。我的母校,坐落在长江南岸,一座以商业和大米著称的城市。上个世纪80年代,我的师兄师弟让他们的笔,随着汽笛起伏,流泻的,就是意气风发的诗行了。        大一的第一学期,看到一份海报:学校的“江南诗社”要在元旦前夕举办一年一度的“元旦诗会”。那时,还没有写过诗,不知道“江南诗社”是全国高 […]

 『常河』10月24日小记

1
       这两日颇有些忙,一是单位的事,二是自己手上的,三是要准备一个采访和一个讲座。      那个写了四部分的散文小说《马扣或者老卫》不得不暂时停了下来,已经有几个朋友在天涯论坛和我的博客上催问了。我值得作沉默状,鸵鸟一样隐藏了自己。      说实在的,原本当散文写的东西,忽然写成了小说,很有些吃力不讨好。我不能再随意挥洒自己对文字的感觉 […]

 『常河』别让沙龙成为第二个皖军同盟

1
       因为开省政协专题常委会,在会场忙了一天,临下班赶到报社,习惯性去沙龙看一下,很自私地看了别人给自己的回帖后,发现小凡兄的同题文章《花木兰》回帖竟然将近20,这在沙龙是很罕见的。       进去一看,才知道,原来是在他的帖子后有人展开了论战。      任何论坛,甚至很多文章,有不同的意见和争论,原是再正常不过的。仁者见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