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常河

江淮时报副总编,闲时写点小文字自娱娱人,出版有随笔集《四十一阵疯》
微博:

 『常河』风里弄笔的记忆

1
一、花仙子的花 这是个女孩的名字,严格地说,是我对她的昵称,而且,是在心里。 她重新走进我的记忆,是因为一份留言,她悄悄地告诉我:“可是我记得的,是站在师大操场的大树下,晚饭后的秋风里,听学校的广播里飘过来的你的一首诗。”她还遗憾地说:“如果不是我那时候恋爱谈得昏天黑地,或许也可有与你们秉烛而谈,风里弄笔的记忆。”那时,她是外语系的女孩,据说喜欢诗歌,我见过几回,是在我主持的小型诗歌沙龙上,她就在 […]

 『常河』海瑞踩了谁的尾巴

1
1569年秋天,海瑞在南直隶巡抚8个月后,被弹劾被迫退休,那一刻,他的心情一定也象苏州的天气,有些雾蒙蒙的。他无法理解,自己尽职尽责服务的朝廷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自己8个月的呕心沥血竟然获得这样的结局。很多中国人都习惯把海瑞和包拯相提并论,而且称之为“清官”,的确,相对一些官员的腐败和贪婪,他们有着耿直和清廉的一面。但倘若简单地按照儒家的“小人”和“君子”二元划分法,未便武断,而且会混淆历史的真实。海瑞最为 […]

 『常河』佳人难再得(下)

1
那么,作为中国人,谁又能真正读懂“佳人难再得”的真正内涵呢? 凡读中国历史的人,能把魏晋南北朝的更迭理得清楚,应该算是半个历史专家了。上高中时,历史老师是个很严厉的老头,上课很少带课本,随手拿一支粉笔,一个朝代一个朝代地讲下去,黑板上就是条理清晰的历史大纲。但我后来读翦伯赞的《中国史纲》和范文澜的《中国通史简编》,越发对那段历史糊涂了,直至再后来读柏杨先生的《中国人史纲》,才约略弄清个大概。 对那 […]

 『常河』佳人难再得(上)

1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这首诗最早出自汉代太监音乐家李延年之口。 绝色女子,配以柔婉的音乐和一波三折的歌词,在汉初遍地风流的大背景下,也算是独特的风景了。煞风景的是,到了汉代末年,也就是南北朝时期,一位小时候脑子不是被鸡踩过就是被门夹过的皇帝,却提着一颗血淋淋的美女脑袋,嘴里感叹的,也是那句著名的“佳人难再得”。 《汉书》记载,汉武帝刘彻听到宠爱的 […]

 『常河』永远的烛光

1
我知道,这节课必须上完,而且,这也许是我一生中最后一次踏上讲台。 所以,尽管天很阴沉,我还是在7点30之前赶到学校。 因为工作的变动,我将从此结束我8年的教师生涯。我所在的学校附近是合肥的中专区,本校代课之余,有时也到其他学校客串一下。现在的安徽审计职业技术学院,那时还叫审计学校,我先是给97级一个班新生上语文,大概是嗓门比较大吧,隔壁两个同级班的学生总喜欢挤在走廊里听我的课。客观地说,我不是个严格意义上 […]

 『常河』武则天的眼光

1
武则天成为后来的历史争议的人物,原不是件奇怪的事。谁叫她不安分皇后的角色,偏偏 要当中国唯一的一位女皇呢? 随着各类电视剧对她的演绎和阐释,武则天已经在红尘的口水中失去了原貌,人们津津乐 道的,更多的是她如何处心积虑地篡夺皇后地位,甚至不惜以掐死自己的亲生骨肉为代价 。且不说这一疑案的真相到底如何,单就她与王皇后和萧淑妃的斗争,其显示出的野心、 智谋、韬晦和机诈,足以成为她掐死女儿的佐证了。 倘若属实 […]

 『常河』向诸位同仁报个到

1
对“沙龙”这个词,一向很有好感,不仅仅是曾经在西南联大的风流,也不仅仅是年轻时的梦想,就是好感和向往。 所以,主动要来这里,学习为主,静静地听,用心地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