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常河

江淮时报副总编,闲时写点小文字自娱娱人,出版有随笔集《四十一阵疯》
微博:

 『常河』一个美丽而苍老的谎言(关于花木兰的声明)

1
        此刻,正是黄昏,我的窗前,盛开着一碟清水兰,院子里的柳树,开始发黄,比起春天,它的叶子更加细瘦和暗淡。我知道,它也抗拒不了季节的嬗变,正如我一天天的老去。        我的目光正逐渐昏暗,早上洗脸的时候,我看到了浑浊,和皱纹一起在我的脸上延伸,许多年前,那也是如炬的目光,在戈壁和草原,我曾用长久的怒目,吓退一只和我一样饥饿的野狼。那只狼现在肯定不在了 […]

 『常河』一个女人的出身和流言

1
      我始终不愿意相信孟姜女是员外家的女儿,自从知道这个故事,她就是邻家大嫂,和我家一样,住着茅草屋,发髻斜堕,袖口高挽,扎着蓝布围裙,挎着荆条编就的筐子匆匆穿梭于田地和篱笆小院之间,黄昏时分,对着西北方向怅然而望,她的身后,泡桐花自开自落,村人屏息而过……      对这个女子,比较统一的说法出自顾颉刚,《左传》记述:杞梁攻莒、战死,齐侯欲郊吊,杞梁妻以郊中不是吊丧之地加以拒 […]

 『常河』男人当如苏子瞻

1
公元1101年,65岁的苏轼在从荒蛮之地岭南应召回京途中凄然而逝,弟弟苏辙把他和在京西寺院里停放了10年的王闰之的灵柩一同安葬。苏轼终于实现了他在王闰之的祭文中所说的“惟有同穴”的誓言。王闰之是苏轼的第二任夫人。在他的一生中,先后有三个女人,伴着他走过命运多舛,孤独坎坷。而苏轼对这三个女人,都极尽男人的呵护和柔情。这在中国历史上多如星子的文人中,是仅见的。甚至,我们可以大胆地说,这三个嫁给苏轼的女子,也因了 […]

 『常河』马扣或者老卫(四)

1
四、木来僧在麦地里完成了第一次自慰每个人都是村里的一个符号,包括他们的出生和死去。在村子不长的历史中,他们和田里的芝麻、山芋、黄豆、玉米一样,一个劲地拔节生长,亢奋劲一过,逐渐变得枯黄,发蔫的时候,庄稼该收割了,人就老了。收获的时节,农人们一片繁忙,争先恐后地擦去大地上的毛刺,平原重归温顺和开阔,静静地等着雪的来临。马扣就是村子里最不气眼的庄稼。村子里的男人和女人最不能忍耐的就是骂扣竟然不骂人。这 […]

 『常河』昨夜倒时差,黄金周你怎么过的?

1
昨晚,想到今天要上班,而且,黄金周后第一天事还不少,赶紧12点就上床。可是,在床上烙了两个小时的煎饼,绵羊也数了,棍子也树了,小周天过了无数遍,星星倒越数越清晰,人却怎么也睡不着。只好起来,点着一根香烟,继续捧读《江湖内幕》,以期困意早点到来。不知不觉看了五章,时钟已经指向3点,一点睡意也无。把自己扔到床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床外的车鸣和偶尔的人语声上。一点细微的声响,都让我警觉如黑暗中的老鼠。迷迷糊糊 […]

 『常河』悲情总被多情累

1
9月29日,国庆节前,甘臻先生的长篇小说《悲情城市》正式出版发行,这是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之前,他一直徜徉在诗的国度,乍一出手,就被安徽文艺出版社作为重点图书向市场重磅推出,也算是个奇迹了。去年,在一家都市报上,已经断断续续地读到这部小说的连载,我原以为仅仅是对爱情故事的演绎。然而,当我一个晚上读完小说后,才知道作者的良苦用心。在某厅办公室工作的杨雪,老公被闺中密友王娟抢走,为派遣抑郁出去旅游,却在车 […]

 『常河』你方庆罢我登场

1
今天,原来所在的学校举行建校50周年校庆,因为校方早早就把请帖送来,一大早只好极不情愿地赶到安徽剧院。我原想7天的假期,恶补一下睡眠的。没想到应酬竟比平时还多。但想到会上可以见到那么多以前的同事,各地的朋友和原来的学生,心情还是不错的。原来在那家行业报时,每次下去采访,总能遇到那学校毕业的学生,不管听没听过我的课,总是一口一个老师地叫着,是发自内心的亲切。有时,当地的负责人还有意叫来几个毕业生作陪,气 […]

 『常河』马扣或者老卫(三)

1
三、老卫第一次流下了眼泪当老卫知道自己突然有了个30岁的儿子时,第一次流下了真正的眼泪,无声无息地病了两天。村里人连续两天没听到老卫傍晚准时的哭嚎,浑身不对劲。几年来,老卫的哭嚎是他们佐餐的佳肴和入眠的小曲。突然没了老卫乌鸦般的刺耳,他们觉得这日子一定有了什么地方不对劲。我的乡亲们没有学过哲学,他们不知道放声的未必是真哭,默默地流泪甚至是发呆和平静才是深入骨髓的哀伤。他们习惯了拍着大腿的号哭,习惯了 […]

 『常河』马扣或者老卫(二)

1
二、快乐的老卫,白得了一个儿子 村里人对马扣的身世一无所知,似乎他一直就生活在这个叫做二郎庙的村子。当他的剃头挑子出现在村东头的时候,村人刚经过溽热的午后,个个没精打采的在树下乘凉,这使马扣的生意空前地好起来。他用剃刀噌噌地在泛着高粱花子和头屑的头顶溜过,一只大手把头颅转来转去,然后用挖耳勺给他们掏干净耳屎,在锃亮的头顶拍一下,我的老乡就憨厚地傻笑着,摸着光头,一头扎到河里……村长叫牛猛,年轻时闯 […]

 『常河』政协委员,谁给你的特权

1
手上有两则新闻,一是嘉峪关某机动车销售公司老板何某,在与他人发生矛盾时,竟率先动手并唆使手下携带器具在光天化日之下活活将一人打死;另一则是深圳某实业公司董事长张某,因坐过站责骂售票员不报站并要求司机停车,遭拒后遂打骂售票员。巧合的是,何某在有人报警时竟扬言“公安局的人全来了我都能摆平!”他之所以自以为能摆平公安,无非因为他是政协委员,而且估计有较强的经济实力做后盾。而张某肆无忌惮殴打售票员时,口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