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常河

江淮时报副总编,闲时写点小文字自娱娱人,出版有随笔集《四十一阵疯》
微博:

 『常河』每周一书之《一个人的村庄》

1
每天早上,刘亮程扛着铁锨,在村边的沙土地上东戳一下西挖一下,那时,他是黄沙梁上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民,他杂乱无章的动作,与耕作无关,他是用铁器在土地上刻下他的名字。回到家里,这个在村庄里游走时目不斜视的人神情呆滞,在稿纸上,他用最松弛的状态写下纯净而充满灵性的文字,他写到,“这是我的黄沙梁”,是我《一个人的村庄》。黄沙梁在新疆沙湾县。2006年,我去新疆时,请当地的朋友帮我一个忙,就是见这个叫刘亮程 […]

 『常河』2017年高考作文试水

1
上面,是2017年高考全国语文试卷中 的作文题目。 必须承认,2017年全国高考试卷作文的水平刚刚的。这个作文题目,具有非常强的现实性,照顾到了几乎所有考生,无论你是城市还是来自农村的考生,都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可以呈现一个你所认识的中国。你可以介绍中国的历史,特产,文化,景观,生活,经济,每个人都有话说,相比以前我省“提篮春光看妈妈”、“梯子不用请横放”|“剧本改动谁说了算”等作文题,领域 […]

 『常河』父子联手试水2017年山东高考作文——昏黄的灯光让人不再迷惘

1
今年山东卷高考作文题目是: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自己的感悟和联想,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某书店开启24小时经营模式。两年来,每到深夜,当大部分顾客离去,有一些人却走进书店。他们中有喜欢夜读的市民,有自习的大学生,有外来务工人员,也有流浪者和拾荒者。书店从来不驱赶任何人,工作人员说:“有些人经常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但他们只要来看书,哪怕只看一页、只看一行,都是我们的读者;甚至有的人只是进 […]

 『常河』厕所毕业照,羞辱了谁(附:那些奇葩的毕业照)

1
如果不是网上疯传的这两组令人大跌眼镜的毕业照,估计不会有太多的人知道成都中医药大学,现在不同了,火了:先是一组学生在小树林和教室里装扮成野鬼僵尸,再接着,一组女生在男厕所拍的毕业照,不但阴气森森,而且尿骚气扑面而来。大学毕业,意味着人的一生走到一个拐点,有的人可能从此就要告别校园,摘下学生身份,以社会人的角色面对现实,四年同学从此天各一方,也许分别就是永别。在这个特殊节点上,毕业照自然成了青春 […]

 『常河』肉松不是棉花做的,脑子也别是棉花做的

1
肉松是棉花做的,乍一听去,似乎有几分道理,二者本来风马牛不相及,但形状有点相似,再加上还有视频对肉松进行清洗和点燃,有图有真相,难免有人信以为真,并且痛心疾首地进行转发,一切看起来合情合理。日前,一些市民的微信朋友圈纷纷转发一个“某品牌肉松饼里的肉松竟是棉花做的”视频,引起了部分市民恐慌。视频显示,一名女子现身讲解,她在小汪糕点店买了肉松,还有购物发票。该女子从面包上取出一些肉松后,就放在水里 […]

 『常河』摔跤吧,师母

1
“高老师,你女人又在校门口和男人摔跤喽!”高老师放下菜刀,冲出厨房,向校门口跑去。他驼背跑步的样子,像一个逃兵。刚下过雨,学校门口的沙土地平整得像一面铜镜,两边的阔叶杨树树冠相连,挡不住雨,却能蔽日。每到夏天,邻近村子的人都来此乘凉,学校老师的家属们也在忙完了家务之后,搬着小板凳到这里聊天。高老师跑到校门口的时候,看到一群人围成一个圈子,伸着脖子往圈子里面看——他知道,圈子里一定是自己的女 […]

 『常河』没蒸过大雁,你过的可能是个假年

1
我从来没有想到,一把梳子和一只大雁会有什么关系,直到那个下午,我亲眼目睹了一只大雁率领一群小雁的诞生。那是一个冬天的下午,离过年只剩下三天,天冷得滴水成冰,出去一会,耳朵就失去了感觉。好在,我们都不需要出门,就坐在堂屋里,一屋子人。人一多,就暖和。父亲也不冷,他在厨房里烧锅,灶膛里的火把他的脸照得红红的,守着那么一团火,他咋可能冷呢?在堂屋里的人包括我妈,还有邻居几个大姨大婶,她们不是亲戚, […]

 『常河』天上多一葬花人,世间再无陈晓旭

1
今天(5月13日)是陈晓旭的忌日,10年前的今天,41岁的陈晓旭因为罹患乳腺癌在深圳去世,在此之前不到3个月,2月23日,陈晓旭在长春百国兴隆寺举行了剃度仪式,落发出家,法号妙真。陈晓旭是我所喜欢的大陆女演员中为数不多的一个,绝不仅因为她的长相,更多的是她的气质,尤其是一低头的眼眸,把个镇日家以泪洗面小心提防的阆苑仙葩娇滴滴地从书本里走上了荧屏,一颦一笑,让人无法分清哪个是陈晓旭,哪个是林黛玉。在那一群 […]

 『常河』范雨素承载不了边缘人沉重的梦想

1
她的爆红猝不及防(这篇文章发出来仅一天,就被删除了,原因,你懂的。有一些没看到的朋友,要我把此文再发一遍,那我就再试一次,不知这次命运如何)“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拙劣。”我被这句话吸引,说实在的不是因为这句话多么经典,而是因为这句话透露的信息触碰到了我的好奇。就像范雨素和她的《我是范雨素》突然走红,绝不是因为这篇文章有多好,而是因为这篇文章的作者有一个不同寻常的标 […]

 『常河』1986年的春游和没送出去的芍花

1
我们出发的时候,天还没有透亮,灰不拉几的天空里透着槐树的青气。宿舍周围,都是槐树,有些年头了,不久前,白簇簇镶着一道细细红边的槐花落了一地,便枝繁叶茂起来,把我们住的四合院包裹着,就像绝不容许任何人伤害我们的班主任。那天是星期天,校园里一片寂静。平常到了这个时辰,广播早就响了起来,各个年级的班主任吹着哨子把我们从床上吹下来,迷迷瞪瞪地扣好衣服,再稀里糊涂地在操场上跑步,校园到处是凌乱的忙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