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常河

江淮时报副总编,闲时写点小文字自娱娱人,出版有随笔集《四十一阵疯》
微博:

 『常河』不怕作家有文化,就怕作家会武术——老舍原来是武林高手

1
“中国武术是没有前途的”、“格斗教练KO太极大师”……这两天,以公知文青、俊男靓女、文人雅士还有泼皮走狗居多的微信朋友圈,在关注道义正气、种族复兴、心灵鸡汤、房市股市之外,突然刷起“武术”的屏来,让我等虎躯一震大吃一惊:大胆!哪有东亚病夫的帽子!为国健康工作50年的目标要实现了?孔子也提倡练武我对武术是不懂的。皖北尚武,小时候经常听说谁谁去少林寺了、谁谁会武了,等等,艳羡不已。大洪拳小洪拳鲤 […]

 『常河』五马长枪弄银丝

1
办公室对面的银泰四楼,有一家薛家面馆,专门做陕西面,一直顾客盈门,我常去点的是三合一肉片面,实在,偶尔来一份臊子面,酸爽,如果再喝上一瓶老酸奶,简直就是一中午的完美;旁边,一度还有家锅品面吧,生意有些惨淡,关门了。银泰北面的马路边,有一家太和板面馆,地道的皖北味道,什么都好,就是太辣,对我这个闻辣出汗的人来说,又爱又恨;东边,一间小小的门脸,做的是锅盖面,又是江南口味了。办公室西面,合肥市政 […]

 『常河』空荡的村庄

1
1春天赐予石潭的,是满山满目的繁华,尽管皖南特有的地形试图把石潭与世隔绝,但独有的风韵,一两座大山又怎么能遮蔽得住?车子沿着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一直向上攀爬,抵达山顶的那一刻,眼前豁然开朗,开阔得让人有些眩晕,还没来得及清醒,铺面而来的嫩黄和桃红再次令人目不暇给。向阳的一面山坡上,油菜花从山尖瀑布一样漫下来,一直到你的脚边,像给巨大的山坡披上了一面扇形的鹅黄绸缎,上面,天空湛蓝,白云如缕。如果 […]

 『常河』徐晓冬打的是人,不是武林

1
一场两个人约的野架,没成想却掀起武林轩然大波,无需飞鸽传书,没有梅花令,各大门派、各路记者、吃瓜群众纷纷涌向光明顶,似乎一场华山论剑的精彩好戏即将拉开大幕。上一次武术热,是在八十年代,在武术、格斗、拳击沉寂30多年之后,热闹与喧嚣再次让挑战与决斗这些发黄的概念重回视野。4月27日,约架开战。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自称“太极雷公”创始人的雷雷,不到2秒就被有“格斗狂人”之称的徐晓冬打倒,“秒杀”还不算 […]

 『常河』范雨素承载不了边缘人沉重的梦想

1
她的爆红猝不及防“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拙劣。”我被这句话吸引,说实在的不是因为这句话多么经典,而是因为这句话透露的信息触碰到了我的好奇。就像范雨素和她的《我是范雨素》突然走红,绝不是因为这篇文章有多好,而是因为这篇文章的作者有一个不同寻常的标签“北漂、育儿嫂”。很显然,推送《我是范雨素》的微信公号“正午故事”对这篇文章也缺是乏足够信心的,否则,不会在正文前专门对 […]

 『常河』那个照相的人,叫文化

1
一个相貌庸常的人进去,一张光鲜明艳的照片出来,很长时间以来,这其中的变化我无论如何都想不通,尽管从上小学开始,我家就住在照相馆隔壁,而且可以通过照相馆那一扇并不高却很大的窗户随意进入照相馆,也曾多次在晚上看照相馆主洗照片。从一开始,我对照相馆就充满了敌意,严格地说,是对那个照相的人极其讨厌。实事求是地说,照相馆主文化是个相当帅气的青年,国字脸,留着油光整齐的背头,夏天的白衬衣、春秋天的中山装 […]

 『常河』心里有佛,才能看到如来

1
从《常言道》开张之日起,就有热心的朋友劝我加入视频和音频的内容,原因是我每周都在安徽公共频道和安徽交通广播(FM90.8)做嘉宾,点评 […]

 『常河』且看这些民国大文人给了原配什么样的人生

1
鲁迅让原配独守空房41年,徐志摩让原配成为民国第一位西式离婚的女人,傅斯年与原配一刀两断后赔了一笔“青春损失费”, 马寅初让原配与二房 […]

 『常河』他应更多地作为新闻人被我们谈起

1
今天是2月15日,今天想写张恨水,是因为1967年的2月15日,他从一张包油条的传单上看到好朋友老舍投湖自杀的消息后,脑溢血发作,与世长辞( […]

 『常河』就一张卧榻,你睡了,我咋办

1
情人节,这一天注定该是浪漫的,想想,还有比“天下有情人结成眷属”更美好的事吗?然而,2017年2月14日,一条爆炸性的新闻让这个情人节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