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常河

江淮时报副总编,闲时写点小文字自娱娱人,出版有随笔集《四十一阵疯》
微博:

 『常河』我的遥远的四瓶古井贡酒

1
在我之前,我们那个村庄还没出过一个大学生,只有两个先后考入中专的,一个上师范,一个上粮校。考上中专,毕业会分配工作,就能由农村户口成为“吃商品粮的”,就能找一个城市媳妇,以后祖祖辈辈告别土地和辛苦的耕作——这是中国所有农民的梦想。 我有一个同学,姓王,光初三整整复习了8年,就为了考上一所中专,哪怕是师范学校也行。他第8年复习插到我们班里时,简直就是我们所有应届生心中的“神”——没有什么题目是他不会的 […]

 『常河』臭屁下的蛋

1
世相: 11月25日,河南长葛陈先生在平顶山交警队支队处理肇事面包车被扣押相关事件时,因为扣押车辆停车费由谁缴纳问题,引发一交警支队工作人员“国家法律就是放屁”的言论。11月29日,平顶山市公安局宣传处处长郝振宇告诉澎湃新闻,事发后,平顶山交警支队介入调查,证实发表上述言论的“交警队法制室人员”确为平顶山交警支队工作人员,不过不属于授衔人民警察(历史遗留问题,相当于合同工),亦非国家公务员,该工作人员已于27 […]

 『常河』大风吹过天坑

1
当我们不得不仰望的时候,一道瀑布正从高处没来由地纵身跃下,白色的身影决绝而凌厉,看不见的水花孩童一样扑入人的怀中,如同温润的小手抚摸着人的脸颊。一切猝不及防的背后,都隐藏着令人震惊的温情。 此刻,我们正站在“天坑”的底部,有风从头顶吹过。风在我们的视线里不留下一丝痕迹,我们能够感受到的,是风一路带来的花香和水气,还有石头坚硬的味道。 山静已似太古,日长仍如小年。 “天坑”其实是燕子河大峡谷标志性 […]

 『常河』皖北民俗的拓片

1
搬到巢湖岸边的滨湖新区居住后,晚饭后的散步便成了每日不可少的功课。虽然也免不了样式相差无几且不断增多、使劲向天空钻去的高楼,但相对于老城区,滨湖还像一个朴实的村姑,尤其在夏天的晚上,远离城市的喧嚣和溽热,也避开了拥挤和烦躁,沿着开阔的马路,一拐弯,步入公园的林荫小路,凉爽的空气中夹沁着植物的清香,立刻心旷神怡。公园有一条蜿蜒的河流,有蛙鸣从水面迤逦而来,偶尔,还有打着手电筒夜钓的人,蹲在芦苇丛中, […]

 『常河』沙龙在,我在;文字在,我在

1
今年,尤其是进入8月以来,合肥的文学盛事似乎特别密集,各种笔会采风沙龙座谈研讨一个接着一个,仅中秋节前后的诗歌朗诵会就有多场,而且多名国内的前辈诗人乃至世界著名诗人陆续来肥;身边的朋友们出版的新书也接踵而至,品读不暇……一不小心,欠下的文债越积越多。好在,好的文字需要时间静心阅读,朋友们不催,我也乐得寻找一份闲适的心情,慢慢读,慢慢写,日子紧张,步伐不能因此凌乱。 唯独一件雅集,却是从一个月前就开 […]

 『常河』深夜,舌尖上的世界杯

1
“我饿了,”王亚说这话的时候,是北京时间7月6日,凌晨时分的网上。彼时,张扬所建的“安徽商报看球群”微信圈容纳了来自天南地北的球迷和写手,每个深夜,远在巴西的每一场比赛都会在圈里引起骚动。 有人把胡竹峰的《烩面之笔》贴了出来,这让很少吃过河南美食的湖南美女作家王亚产生了无边的联想,电视里,阿根廷和比利时的比赛已经无法吸引她的注意,梅西的魅力终究抗不过美食,这让金童稍稍有些沮丧,整场比赛显得力不从心。 […]

 『常河』你在天台遇到了谁

1
世界杯开赛以来,热闹程度能和赛场相媲美的,只有一个去处:天台。人们去天台,不是因为周杰伦《天台爱情》的召唤,也无法预知在天台上会邂逅什么样的仙女,而是寻求“花样折纸的立体效果”。 活该。谁叫你赌球呢。 一个姑娘,一点不懂球的姑娘,中午时分兴高采烈地告诉我:“姐赢了!可以不去天台了。” 哥心里却在冷笑——你去或不去,天台都在那里。 她赌的一场是美国平比利时,这也就罢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是,她另一 […]

 『常河』  “哥”就是传说

1
和小组赛不同,进入淘汰赛,一场输赢定前程,压力最大的往往是绿茵豪门,他们不敢有丝毫大意,总是试图在巩固后防的基础上求得锋线的突破。如果此时的对手是同样的强队,两队都会谨慎地试探,进攻,退缩,再试探,实在攻不下来就拼点球,看馅饼掉下来砸谁的脑袋。如果对手是草民,他们就会火力全开,战车向对方隆隆地倾轧过去,以期在90分钟内解决战斗。进攻自然是最好的防守,但进攻的代价往往是门户大开,一旦被对手抓住机会,就 […]

 『常河』梅西和他的弯刀

1
弯刀,又见弯刀。 已经铁定出线的阿根廷队没有像赛前人们臆测的那样,在小组赛最后一轮和尼日利亚队联袂打平,既保证头名出线,又让场面异常精彩,且把同组两个落水的队“玩死”。这不是阿根廷人的风格,他们有着草原人的血性,更有梅西的弯刀。 许多年后,当已经苍老的罗梅罗望着远处的第斯山脉的雪线,对自己的子孙回忆2014年巴西世界杯的小组赛第二场时,他的口气依然紧张,话语的内容当然充满自豪。作为门将,他至少扑出了3个必 […]

 『常河』三英如何战吕布

1
35岁的皮尔洛,36岁的兰帕德、布冯、德罗巴……这些曾经照亮天空的70后巨星黯然离开了巴西世界杯。赛前,没有人会想到他们的背影如此落寞、他们的谢幕如此蚀人魂魄,激情已成过往,传奇正在发黄,只有比赛还将继续。 而我,仍在现场。生于60后的我,在送走70后的悲情英雄之后,还将继续守在电视机前,等待一出新剧《三英战吕布》。 吕布在蜂起的群雄中,是最无厘头的一个。和袁绍、曹操、孙策不同,他没有根据地,自然谈不上持续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