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常河

江淮时报副总编,闲时写点小文字自娱娱人,出版有随笔集《四十一阵疯》
微博:

 『常河』行走涡河(中)

1
中国的根在涡河 涡河流域发现的历史文化遗迹表明,这里处于夏商周主要文明起源的核心地区,这一地带,正是华夏文明的发源地,涡河沿岸汇集了大汶口文化、仰韶文化、龙山文化、商周文化等时期的文化。甚至可以说,沿着涡河一路行走,就是从历史深处开始的一次旅程。 鲁迅先生在谈到道教的意义时说,“中国根柢全在道教”,而道教的“根柢”恰恰全在涡河。 沿着曹操的涡河向东,向着历史溯源,东方哲学的曙光氤氲在涡河上空—— […]

 『常河』行走涡河(上)

1
当刘备一次次像孤狼一样在中原大地漫无目的地逡巡,并且不得不怨妇一样念叨着“中山靖王刘胜玄孙”这样无法考证的帝王龙种旗号时,他沮丧地发现,偌大的中原,竟然没有一块立锥之地,而且豪强们似乎没有谁在意他的“皇叔”身份,门阀世家的代表人物袁术的评价大约可以代表当时军阀们较为一致的看法,“术生年以来,不闻天下有刘备。” 谁都无法相信,这个靠编制草鞋谋生的汉子日后竟然成为一国之君。不怪他们眼力浅,实在是刘备 […]

 『常河』野狐禅是一种精神

1
近年来,回顾历史、口述历史、反正历史一类的文章越来越受到欢迎,与之相对应的是在影视界泛滥的戏说历史,这是一对悖反,或者说是文化的分流。戏说越多,历史的真相被歪曲被毁灭被掩盖的就越多,越需要更多的人把历史的真相呈现出来。 我们这一代,包括上一代和紧随着我们的下一代,已经习惯于历史教科书的讲述方式,习惯于文以载道、正史为先的思维模式,对历史的把握惯于粗线条,惯于非此即彼的分类方法。这不是我们的错误, […]

 『常河』要离:悲情刺客

1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这是李白《侠客行》中对中国一个古老的职业——刺客的描写。李白是浪漫主义诗人,他笔下的刺客,一定带着自己想象的色彩,所以才会做事干净利落,行踪飘忽不定,像好莱坞电影中的英雄一样成为万人迷。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刺客要离就是骨感的那一个。 根据《吴越春秋·阖闾内传》记载,公元前515年,公子光派一个刺客专诸用“鱼肠剑”成功刺杀了自己的堂弟吴王僚后 […]

 『常河』桃园结义:庙堂始于江湖

1
公元221年,刘备在四川成都称帝,续汉之大统,国号“汉”,历史上称其为蜀国。当刘备坐上龙椅的那一刻,他一定会想起十多年前的那个上午,他和另外两个兄弟结拜时的情景。 那是个春日的下午,桃花盛开,刘备、关羽、张飞这三个来自五湖四海,性格迥异的汉子,在桃园里喝足了酒,谈足了江湖上的故事,他们的脸庞在桃花的映衬下泛着紫红的光泽,他们的血脉里贲张着莫名的冲动。有人在园子里摆上一张桌子,焚着了三炷香,三个汉子齐 […]

 『常河』前世掩埋:相恋,只为还情

1
合适的婚姻是什么样子?没有人的答案完全相同,就像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脚知道一样。别人眼中的贤伉俪,也许不久即劳燕双飞,大家都不看好的一对,或许就能执子之手白头偕老。因此,缘分才是婚姻的第一要义。 在这一点上,最不堪的就是感性之上的诗人。“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惟一灵魂的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这是徐志摩在追求陆小曼时说的话。这是一封情书,更是一首情诗,当真,你就输了。 在陆小曼之前, […]

 『常河』武松打虎:男人的英雄梦想

1
小时候过年时,家里总要里里外外打扫一遍的,其中最吸引孩子的是更换墙上的年画。那时还没有电视机,电影一年到头难得看上一次,对着年画遐想就成了孩子们的娱乐。年画包括领袖标准像,是要贴在堂屋正中的,两边的墙上,贴的都是娃娃骑鲤鱼之类的单幅年画,此外,就是各种影视戏曲的彩色剧照,或者是连环画。 我不止一次对着《武松打虎》长久地发呆:画面上,魁伟的武松穿着大红布衫,头上缠着蓝布包头,背后背着一顶毡帽,手提 […]

 『常河』荆轲刺秦:差点改写历史的一击

1
那是公元前227年的一个秋天,一群峨冠博带的官员簇拥着一个面带愁容的太子,在众多武士的护卫下,来到易水边,再往前,就是就是山西,不再是燕国的地界。 燕国太子名叫丹,从秦国做人质回国不久。他这次出行,是要为一个人送行,这个人叫荆轲,荆轲的方向是黄河上游的秦国。 几缕雁鸣飘过天空,草原上衰草萋萋,无尽的敞风吹在任身上有些刺骨,易水在清冽中泛着微微的波纹。一个叫高渐离的乐着击打着一种叫做筑的乐器,悲亢激越的 […]

 『常河』聂政聂荣:亲情和义气的完美结合

1
公元262年,夏天,上午,西晋都城洛阳,高高的行刑台上,一个衣衫飘飘,身材修长,面容俊雅的男子仰天看着太阳,他面无表情,“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台下,三千名年轻的太学生齐齐地跪着,要求赦免即将被斩首的人,周围,是成千上万面色悲戚的市民,他们,是来为他送行。 男子转过来,平静对行刑官说:“还不到时间,把我的琴拿来。”高台上,男子细长的指尖滑过琴弦,立刻“风停云滞,人鬼俱寂”, 挟裹着浩然不屈的曲调,仿佛“ […]

 『常河』科学之精神 社会之自觉——不该被忽视的北大校长蒋梦麟(代前言)

1
提及中国高等教育,不能不提及北京大学;提及北京大学,不能不提及中国大学校长“第一人”蔡元培。蔡元培以其人格魅力和“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办学理念,为北大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并引领中国的高等教育在短短数十年中与世界一流国家相媲美。可以说,没有蔡元培就没有后来的北大。 北京大学校史研究专家、北大教授陈平原说:“在历史学家笔下,蔡元培的意义被无限夸大,以至于无意中压抑了其他同样功不可没的校长。”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