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常河

江淮时报副总编,闲时写点小文字自娱娱人,出版有随笔集《四十一阵疯》
微博:

 『常河』单骑救主不是王道

1
我想,当赵子龙在长坂坡几度冲入敌阵,救出幼主阿斗时,心内一定充满了悲壮。和关羽、张飞比起来,他在刘备面前的分量轻了许多(事实上,他一直没有像关张二人封侯),但是,比起旧主公孙瓒,刘备值得自己为之赴汤蹈火,何况,他本就是一名斗士。 赵云单骑救主,是一曲壮歌,仅此而已。对于即将在西川建立的蜀国,有没有这一次冒险,意义不大。唯一的价值,就是为刘备保留一粒种子,龙种也好,猫种也罢。 电影《见龙卸甲》很虐 […]

 『常河』若无旧人哭,何来新人笑

1
我不知道,如果,此刻,面对悲伤逆流而成的河水,我淡定地吐出“正常”两个字,会不会被西班牙球迷群殴至残。毕竟,在整整一天甚至还将继续延长的时段里,西班牙的提前出局,将牢牢地占据着人们的谈资;毕竟,上届世界杯的冠军与本届赛事的“闪婚闪离”太让人大跌眼球;毕竟,太多的人喜欢这支豪华阵容以及神一般的球员,比如卡西利亚斯,比如莫斯,比如伊涅斯塔;毕竟,如果没有了西班牙这样的球队,世界杯会逊色太多…… 但是 […]

 『常河』沙龙,总能给你惊奇

1
周强把《公共知青沙龙(第一辑)》的样书图片发到微信群的时候,正值午后,酷暑使得人恹恹欲睡,群里自然一片寂静。 照片犹如一枚炸弹,群里立刻沸腾起来。大家翻看毕业照一样讨论着谁的照片漂亮,纽约抢黄金的中国大妈一样争着认购,深山挖参一样为发现自己的名字惊呼……更多的,是对这本书装帧设计的雅致、出版速度的飞速以及老于和周强两人的匠心的惊讶。 是的,我相信,连周强和老于自己也想不到这本书对于大家的意义:除 […]

 『常河』历史有脉象,俯身能感知

1
历史有脉象,俯身能感知 ——《洗出来的姑溪旧色》序 有杂志做了一期策划,叫做《故乡在八十年代》,于我,是颇为认同的。这至少说明两个问题,其一:一定是当今的某一种或者多种东西触碰了人们的重播键,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逃离物质的挤压,向着并未远走的历史背影惆怅回望;其二,当八十年代成为一代人共同的记忆并且因为记忆而涂上理想的色彩时,究竟是人老了,还是时代老了,必得作出一个明确的选择。 问题在于,即便作出了 […]

 『常河』行走涡河(下)

1
当归隐成为一种抗议 曾经的涡河天空,星光璀璨。伊尹、张良、刘伶、嵇康,都曾在这个舞台上表演,又在历史的风雨中退场谢幕。最完美的谢幕,来自范蠡,最凄美的返场,却来自嵇康。 据《安徽通志》记载:“越大夫范蠡在涡阳东南范蠡村”。当地的地方志告诉我们:在涡河南岸15公里处,曾被湖水三面环绕,范蠡墓浮在其间。墓上建有庙宇,庙内塑有西施像,庙宇四周松柏密林覆照,壮观异常。史载:越国大夫范蠡,助越灭吴后,功成身退 […]

 『常河』行走涡河(中)

1
中国的根在涡河 涡河流域发现的历史文化遗迹表明,这里处于夏商周主要文明起源的核心地区,这一地带,正是华夏文明的发源地,涡河沿岸汇集了大汶口文化、仰韶文化、龙山文化、商周文化等时期的文化。甚至可以说,沿着涡河一路行走,就是从历史深处开始的一次旅程。 鲁迅先生在谈到道教的意义时说,“中国根柢全在道教”,而道教的“根柢”恰恰全在涡河。 沿着曹操的涡河向东,向着历史溯源,东方哲学的曙光氤氲在涡河上空—— […]

 『常河』行走涡河(上)

1
当刘备一次次像孤狼一样在中原大地漫无目的地逡巡,并且不得不怨妇一样念叨着“中山靖王刘胜玄孙”这样无法考证的帝王龙种旗号时,他沮丧地发现,偌大的中原,竟然没有一块立锥之地,而且豪强们似乎没有谁在意他的“皇叔”身份,门阀世家的代表人物袁术的评价大约可以代表当时军阀们较为一致的看法,“术生年以来,不闻天下有刘备。” 谁都无法相信,这个靠编制草鞋谋生的汉子日后竟然成为一国之君。不怪他们眼力浅,实在是刘备 […]

 『常河』野狐禅是一种精神

1
近年来,回顾历史、口述历史、反正历史一类的文章越来越受到欢迎,与之相对应的是在影视界泛滥的戏说历史,这是一对悖反,或者说是文化的分流。戏说越多,历史的真相被歪曲被毁灭被掩盖的就越多,越需要更多的人把历史的真相呈现出来。 我们这一代,包括上一代和紧随着我们的下一代,已经习惯于历史教科书的讲述方式,习惯于文以载道、正史为先的思维模式,对历史的把握惯于粗线条,惯于非此即彼的分类方法。这不是我们的错误, […]

 『常河』要离:悲情刺客

1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这是李白《侠客行》中对中国一个古老的职业——刺客的描写。李白是浪漫主义诗人,他笔下的刺客,一定带着自己想象的色彩,所以才会做事干净利落,行踪飘忽不定,像好莱坞电影中的英雄一样成为万人迷。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刺客要离就是骨感的那一个。 根据《吴越春秋·阖闾内传》记载,公元前515年,公子光派一个刺客专诸用“鱼肠剑”成功刺杀了自己的堂弟吴王僚后 […]

 『常河』桃园结义:庙堂始于江湖

1
公元221年,刘备在四川成都称帝,续汉之大统,国号“汉”,历史上称其为蜀国。当刘备坐上龙椅的那一刻,他一定会想起十多年前的那个上午,他和另外两个兄弟结拜时的情景。 那是个春日的下午,桃花盛开,刘备、关羽、张飞这三个来自五湖四海,性格迥异的汉子,在桃园里喝足了酒,谈足了江湖上的故事,他们的脸庞在桃花的映衬下泛着紫红的光泽,他们的血脉里贲张着莫名的冲动。有人在园子里摆上一张桌子,焚着了三炷香,三个汉子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