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常河

江淮时报副总编,闲时写点小文字自娱娱人,出版有随笔集《四十一阵疯》
微博:

 『常河』前世掩埋:相恋,只为还情

1
合适的婚姻是什么样子?没有人的答案完全相同,就像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脚知道一样。别人眼中的贤伉俪,也许不久即劳燕双飞,大家都不看好的一对,或许就能执子之手白头偕老。因此,缘分才是婚姻的第一要义。 在这一点上,最不堪的就是感性之上的诗人。“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惟一灵魂的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这是徐志摩在追求陆小曼时说的话。这是一封情书,更是一首情诗,当真,你就输了。 在陆小曼之前, […]

 『常河』武松打虎:男人的英雄梦想

1
小时候过年时,家里总要里里外外打扫一遍的,其中最吸引孩子的是更换墙上的年画。那时还没有电视机,电影一年到头难得看上一次,对着年画遐想就成了孩子们的娱乐。年画包括领袖标准像,是要贴在堂屋正中的,两边的墙上,贴的都是娃娃骑鲤鱼之类的单幅年画,此外,就是各种影视戏曲的彩色剧照,或者是连环画。 我不止一次对着《武松打虎》长久地发呆:画面上,魁伟的武松穿着大红布衫,头上缠着蓝布包头,背后背着一顶毡帽,手提 […]

 『常河』荆轲刺秦:差点改写历史的一击

1
那是公元前227年的一个秋天,一群峨冠博带的官员簇拥着一个面带愁容的太子,在众多武士的护卫下,来到易水边,再往前,就是就是山西,不再是燕国的地界。 燕国太子名叫丹,从秦国做人质回国不久。他这次出行,是要为一个人送行,这个人叫荆轲,荆轲的方向是黄河上游的秦国。 几缕雁鸣飘过天空,草原上衰草萋萋,无尽的敞风吹在任身上有些刺骨,易水在清冽中泛着微微的波纹。一个叫高渐离的乐着击打着一种叫做筑的乐器,悲亢激越的 […]

 『常河』聂政聂荣:亲情和义气的完美结合

1
公元262年,夏天,上午,西晋都城洛阳,高高的行刑台上,一个衣衫飘飘,身材修长,面容俊雅的男子仰天看着太阳,他面无表情,“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台下,三千名年轻的太学生齐齐地跪着,要求赦免即将被斩首的人,周围,是成千上万面色悲戚的市民,他们,是来为他送行。 男子转过来,平静对行刑官说:“还不到时间,把我的琴拿来。”高台上,男子细长的指尖滑过琴弦,立刻“风停云滞,人鬼俱寂”, 挟裹着浩然不屈的曲调,仿佛“ […]

 『常河』科学之精神 社会之自觉——不该被忽视的北大校长蒋梦麟(代前言)

1
提及中国高等教育,不能不提及北京大学;提及北京大学,不能不提及中国大学校长“第一人”蔡元培。蔡元培以其人格魅力和“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办学理念,为北大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并引领中国的高等教育在短短数十年中与世界一流国家相媲美。可以说,没有蔡元培就没有后来的北大。 北京大学校史研究专家、北大教授陈平原说:“在历史学家笔下,蔡元培的意义被无限夸大,以至于无意中压抑了其他同样功不可没的校长。”陈 […]

 『常河』他真的去天上牧云了

1
2012年3月29日,连续暖和了三天之后降温的日子,天空是铁幕一样的灰色,晚饭后登陆微博,看到老于关于牧云人(我还是喜欢叫你老牧)去世的消息,怎么可能呢?上午还听说老牧因为胃出血前一天住进医院,原本是没有什么大碍的…… 这么黝黑健壮的、如此喜爱户外运动的老牧,怎么就突然走了呢? 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相信,在随之而来的大量微博中,每个人都表示了震惊和不解。 曾以《无主题变奏》享誉上个世纪文坛的作家徐星随即给我发来 […]

 『常河』亳州三问

1
一问:亳州究竟如何定位 那一年,亳州还叫亳县,我扛着行李从涡阳到亳州一中求学,跨进有着两个很大厢房的高大门楼(可惜已经被拆)时,我被深深震撼:在一个中部小县城,竟然有着如此的气派!后来的岁月,我一次次从两边商铺林立的董家街(可惜已经被拆)走过,我感叹:原来县城的市民竟然可以如此悠闲!穿过涡河上的浮桥(可惜已经被拆),穿过筛子市、打铜巷、白布大街(可惜已经被改的面目全非),我赫然发现:在安徽所有的县 […]

 『常河』冬天的耳朵

1
和现如今相比,那些年,真冷。而且冷得一点都不掩饰,整个旷野连空气都被冻住,若是谁在村口喊一声,不需要声音太大,那些话语就溜冰一样急速地传了出去,叮叮当当地碰着屋檐和树枝,让整个乡村发出冬天特有的空灵和透澈。 早上5点多钟爬起来,天还没亮,我得去三里路外的学校早读。家里兄弟多,排行靠后,零下10多度的天气,没有棉毛裤,只能把哥哥退役下来的两条单裤穿着,伸出一双布满冻疮的手,一拉门,哗啦一声,半人高的雪一 […]

 『常河』当领导成为梯友

1
我时常把电梯比作肠子,人群熙攘而来,在电梯口站立,电梯门打开,鱼贯而入的人们,其实是走进水螅的内部,走进一个不可知的去处,尽管你知道你的方向,却未必知道你的归宿。只是在走进这个庞大的、类似腔肠动物建筑中时,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把这栋大楼称作桃花水母,一头吃进,一头排出,过程像桃花一样绚烂,而且短暂。 有了电梯,就像有了私家车的人,再也无暇细细品味身边的风景,一任脚步匆匆,目不斜视地上升或者下坠,省略 […]

 『常河』2011,值得一提的书

1
基本上,2011年算是过完了,每到这个时候,盘点是必做的功课,就像一个老农,趁着冬日的太阳,靠着麦秸垛,敞开棉衣,将双手笼进袖子,半眯缝着眼睛,在来回逡巡的草鸡咕咕闲吟声中,盘算哪一块田多收了几十斤,哪一头猪亏了几块钱,打算明年为儿子娶亲盖的房子还缺几块瓦…… 盘算的过程,人开始衰老,老得不知不觉就沉沉睡去,直到有淘气的孩子或者喜开玩笑的邻居用麦秆捅了他的鼻子,他才悚然醒来,随即嘿嘿一笑,满脸的皱纹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