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常河

江淮时报副总编,闲时写点小文字自娱娱人,出版有随笔集《四十一阵疯》
微博:

 『常河』就一张卧榻,你睡了,我咋办

1
情人节,这一天注定该是浪漫的,想想,还有比“天下有情人结成眷属”更美好的事吗?然而,2017年2月14日,一条爆炸性的新闻让这个情人节染 […]

 『常河』必读|讲看齐见行动:校准表 跟得上 不掉队 做表率

1
今天(2月17日)《光明日报》的“光明论坛”刊发余谓之的言论《讲看齐须见行动》,文章指出,看齐是全面的,是具体的,是无条件的。增强政治 […]

 『常河』生命的价值,5毛钱

1
42岁的面馆老板姚某至死都没有想到,仅仅因为一碗面加价一元钱引发的口角之争,竟然成了他被一个22岁外来务工青年胡某残忍砍杀的凶器。这 […]

 『常河』被清华开除,从芝加哥大学退学,“中国的济慈”朱湘:我弃了世界,世界也弃了我

1
朱湘,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被低估甚至是被忽视的天才,当然,这也与他英年早逝有着一定的关系。这个从安徽太湖走出的诗人和教授,夜莺一样唱 […]

 『常河』 跪着生,还是站着死,这是个问题

1
“月临天统,首冠于三正;气应黄钟,复来于七日。君道浸长,阳德光亨。恭惟皇帝陛下清明在躬,仁孝遍物。垂衣南面,天何言而四时成;问孝西清,日将旦而群阴伏。蛮夷奔走,年谷顺成。岂惟四海之欢心,自识三灵之阴赞。臣祗应诏命,恪守郡符,身虽在江湖,颜不忘于咫尺。敢同率土,惟祝后天。” 笔者费劲抄录的这首极其肉麻的骈体诗,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皇帝英明正确伟大”。 说来你不会相信,这首诗的作者竟然是古今文人第 […]

 『常河』她们的出现,我们的世界无需防备

1
郑重地向大家推荐一首最新的歌,《甜蜜具现式》,对,就是这首由5个高一女生演唱的,透着稚嫩和质朴,还有一丝丝羞怯,如果你听得够细,还可能听出皖北方言的土腥味。如果你愿意,你当然可以把正处在青春期的她们看成“挥着翅膀的女孩”,当然,前提是你不被网络舆论所携裹左右,也不是那种先看脸再听歌的人。 对我来说,我更愿意听这种词曲都和歌唱者年龄身份相吻合的歌曲,也许有那么一点瑕疵,也许唱功还停留在入门级,但总 […]

 『常河』她不是没教养,也不是被吓尿,她是寻找自己的生活去了

1
刘三嫂看到我回来,午饭碗一撂下,就跑来找我评理。“俺好不容易养个儿子上了大学,在省城工作,以为能娶个懂事的媳妇,俺也能跟过去享几年福。现在看,轿子抬我,我都不去和他们在一起生活,到最后还得我伺候她。”刘三嫂抽烟,说到气愤处,手舞足蹈,淡淡的青烟划出一个又一个圆圈,让她的脸显得又青又黄。 刘三嫂的儿子去年春节带回一个女朋友,省城的,第一次登门,买了不少礼物,而且嘴很甜,不喊人不说话,一口一个阿姨叔叔 […]

 『常河』偷人,还是被偷,这是个严肃的问题

1
在石井打工的贵州男子小勇见到路边一辆停着的小车不停上下震动,疑似“车震”。他上前一看,当场惊呆:车内竟是妻子跟人出轨。他立即拿起电话报警,“通奸,他们在通奸!” 看到这条煞有介事的新闻,出于职业本能,我第一个反应是假新闻,理由有二:第一,任何一个有点血气的男人,都很难如此冷静理智地在车窗外打电话报警;第二,新闻中的信息源是模糊不清的,连替这个男人收拾车震现场的警察也没交代所在的单位名称,仅仅作为符 […]

 『常河』猴子引来的“逗比”

1
除夕夜,新年钟声敲响,央视猴年春晚落幕,守候在电视机前的中老年人擦着眼角的泪痕,感叹“时光残忍,六小龄童老得不成样子了,但活还是那么好,扮演的孙悟空依旧是不可超越的经典。”年轻人低头玩着手机,在微信微博上吐槽“都什么年代了,猴子还是那个猴子,还拿30年前的老物件糊弄观众。” 如果没有最近几天“六小龄童春晚节目被毙”这个空穴来风的假新闻,如果章金莱默默地在春晚舞了一段金箍棒,我敢说,上述假设的场景铁定 […]

 『常河』父亲的篮子

1
那天,妻子在她的微信圈里发了一个音乐电子相册,很单薄,只有几张照片,照片上是四只大小不一的篮子,她写到:“收拾东西看到公公留给我们的唯一物品,怕不能长久保存,就制作了这个音乐相册。这是公公的亲手遗作,永远的怀念尘封在记忆里。”那一天是2015年10月30日,距我父亲去世,正好两周年。 父亲去世后,我也曾尝试着写一点文字,但每次提笔,都心如刀割,神思恍惚,最终还是停了下来。甚至,两年的时间,“父亲”两个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