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陈浩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陈浩』2008年的第一场雪

1
下雪了。太冷。窝在家里没出门。站在窗户前拍了一下院子。据说路上摔跤的人挺多。还是家里暖和啊。。。可惜明天又要上班了。。 […]

 『陈浩』70岁!

1
集团的母报新华日报到2008年1月11日创刊70周年,没想到2008年第一篇日志写的居然是工作。 最近几天集团大厦到处都喜气洋洋,外面挂的又是气球又是灯笼的,大堂灯管都换了,辉煌璀璨,套句很时髦的话,叫“很好很强大”。 新华日报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报纸,曾作为D中央机关报,在国统区出版了很多年。前几天我们几个同事就在议论,估计上头要来人。按理说,人家新华报庆,对我们这些子报来说,原本没多大关系,但没想到的是,据说给我 […]

 『陈浩』我们的青春和青春的我们

1
我们的青春和青春的我们   今天是周末。难得有些空闲。同事阿连和小露几次电话和短信喊我去K歌。尽管K厅离住处仅仅几步之遥,但我还是没去。最近太累,不是身体上的累,是身心俱疲的那种感觉。年底了,也许人们都有这么一种感觉,而我是在考虑我将要去的方向。 昨天和同事G在食堂吃饭,谈到了去处问题,他跟我说毕业四年了,感觉一事无成,眼见着同学们一个个都出人头地干着大事业,不免有些心急和灰心丧气。是的,我对他说 […]

 『陈浩』合法喽,终于拿到记者证

1
昨天下午从外面采访回到报社,刚坐下不久,就接到行政办的电话:“到办公室来一下。”我去的时候还在嘀咕:“该不是记者证发下来了吧?”结果到了办公室,一看,果然是我的记者证到了。小贺说:“早就通知你来拿了,怎么到现在才来?”我心里纳闷:“我怎么不知道挖?”翻翻记者证的发证日期:11月7日,都快一个月了,到报社估计也已经有俩礼拜了,谁通知我的啦?不过尽管如此,我还是喜出望外的,这鸟报社办事效率狂差,我跳进来一 […]

 『陈浩』补记:国庆夜的感动

1
  国庆节的夜晚,原本以为会很无聊。报社文化部的哥们小史同学给了我两张演出的票,我想反正也是闲着,那就去看看吧,没想到居然是谷村新司的演唱会,这是一位在日本现代音乐史和中日文化交流史中占据极其重要地位的老歌手,许多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歌曲很多都是出自他的手笔,比如《星》,比如《花》。 这是一次以中日建交35周年为名义举办的一场文化交流演唱会,除了谷村新司之外,还有他的一位刚刚大学毕业的日本女学生,名字叫 […]

 『陈浩』上头来人了!

1
今天早上一上班,就看到集团大厦大堂的电子显示屏一片欣欣向荣之景色,定睛一看,恍然大悟,怪不得物管人员在忙着封锁电梯、铺设红地毯,原来是上头来人了,而且来头还不小! 某某大即将召开了,各地新闻部门都紧张了起来。和谐啊和谐,一片歌舞升平。为了避免麻烦,很多媒体都主动选择了龟缩战略,比如NJ的XDKB,它的电子版已经1个多月没有更新了,所有的稿件都不上网,我们报纸的大部分稿件也不在自己网站上更新了。我估计那帮靠报 […]

 『陈浩』故地重游(2)

1
其实,喜欢回忆并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它会让你颓废,停滞不前。抑或是对现实不满,却无能为力。 这个月初,请假回了一趟浙江。名义上是去拿去年考下来的新闻资格证,实际上是想借机休息一下,会一会老朋友和老同学。查子远在武汉,一个多月前就开始和我谋划着怎么玩怎么耍,但到了临了,他还是没能走掉,我一个人踏上了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见到了一些熟悉和不熟悉的人。 坐了一夜的火车,早上到了YW。这个我曾经供职的报纸在 […]

 『陈浩』故地重游(1)

1
转眼已经到了8月底,日子过得真是飞快,记得以前形容时光流逝,大家都喜欢用“白驹过隙”,结果用的多了,反而使这个很文雅的词语变得很俗。去年的8月底,快到了9月,我写了一篇博文对过去进行了告别。转眼又是一年,而我已不在写文章的那个城市,在另一个城市又快一年了。 最近颓废,工分既然挣不到,那就索性不挣了吧。既然吃不饱,同样也饿不死,我坚信着这个道理。呵呵。颓废的时候适合追思和回忆,而我想起五一期间回了一趟学 […]

 『陈浩』买了小羊,重新博起

1
刚刚过去的一天,我做了将近一个月挣扎的决定,终于动手了!兴奋啊,这个兴奋劲,也使得我有了在已经长了几个月茅草的博客自留地上重新博起的冲动了。 花了1个月的工资,把我的坐骑升级换代——买了一辆小林海,我们亲切地管它叫做“小羊”。这个“小羊”助力车,说白了,就是小一点的踏板摩托车,可惜没牌照。NJ这个变态的城市,不再给助力车上牌照,于是黑市上的牌照价格飙升到6500,可以买两辆车了,这可不是我不想上牌,是实在是 […]

 『陈浩』咱也举了把奥运祥云火炬

1
昨天接了个活儿,去社区采访个社区主任。为啥?因为她成为江苏省第一个北京奥运火炬手。等我到那的时候,各家报社的长枪短炮,还有电视台的“防空兵”们(扛机子的多像《红警》里的防空兵啊) 全都到齐。那个社区主任那个激动啊,搞得我们在一旁也是满脸是汗。社区主任摆POSE就摆了半个小时,全是被摄影摄像们折腾的。 咱没机会当火炬手,但还是有机会举举火炬滴!联想集团在全国总共就俩祥云火炬,一个在郑州,一个在贵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