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戴玮

用身份证上的名字扯淡。公益的见“上官蔓”。青海格桑花教育救助会副理事长。
微博:

 『戴玮』话剧《格桑花开》第十幕

1
话剧《格桑花开》是周京辉和他的方盒剧社的伙伴们为格桑花十年创作的一个情景话剧,9月曾演过两场,现在又在省话剧院群众剧场公演。我们格桑花的志愿者上场跑龙套,出演第十幕。我老人家就演一个“志愿者甲”。 明晚公演,今天彩排。第十场的词,我老人家刚写出来[流泪][害羞] 串 词,上官。 在青藏高原,每当春风掠过,每当夏日来临,高原上就会盛开绚烂的格桑美朵。格桑,在藏语中,是幸福,吉祥,好时光的意思。 […]

 『戴玮』教孩子接受孤独

1
有朋友问我:“戴玮,你女儿一人跟你出去游,没有伴,景区好像也很少小孩子,她会不会感觉孤独。” 这会儿候机,就说说孤独。 我把问题给了雪:“那个弟弟哭了,因为没人一起玩。你怎么看?”雪说:“我带的有书,没人玩的时候,读书也很快乐。” 孩子没有玩伴,其实只是“寂寞”。 漫漫人生长路终归要一个人走,既如母亲十月怀胎、哺乳经年,既如夫妻举案齐眉、枕边千愿,既如战友一同枪林弹雨出生入死…人生的那座奈何桥也只能 […]

 『戴玮』裙底的风光和爱美的女子

1
今天下午,我在微信朋友圈发布的一张照片,引热议。现在,我忏悔。 简单回顾一下当时的场景:两点多钟,合肥火车站,我本来低着头,一手拖行李箱、一手持手机在多看阅读里看书,上电梯时无意间一抬头,看到前边这个女子这种装扮,一时震惊。下意识的狗仔队行动启动,单手持手机,退出多看、打开相机、关上相机快门声音键、举起手机,拍下了这张照片。 是的,我拍照时,相机举到比头高的位置。也就是说,当时我用肉眼仰望过去 […]

 『戴玮』冈底斯的诱惑,或诱惑的冈底斯(2)

1
认真的,我开始写作业了。 我也不知道写下的这些,是真的发生过,还是只在我的想象中发生过。 我且姑妄言之,君且姑妄听。 《冈底斯的诱惑,或诱惑的冈底斯》(2) =================================== 想去冈仁波齐转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去藏地也不是一次两次,却一直没有真正转山过。一句“顺其自然”,可以掩盖很多的不执着、不尽力。 今年终于如愿成行,也是机缘巧合。某日,一朋友在 […]

 『戴玮』冈底斯的诱惑,或诱惑的冈底斯

1
认真的,我开始写作业了。 我也不知道写下的这些,是真的发生过,还是只在我的想象中发生过。 我且姑妄言之,君且姑妄听。 《冈底斯的诱惑,或诱惑的冈底斯》 ======================================= (一) 2014年9月。藏历马年秋。站在合肥的土地上。我喃喃自语。 “我从冈仁波齐转山回来了。” “我从冈仁波齐转山回来了。” “我从冈仁波齐转山回来了。” 从无声到大 […]

 『戴玮』从冈底斯到沙龙庆典的一路碎碎念

1
人到中年,其实常常遇到这样的场景:自己会给自己吓一跳:妈呀,得老成什么样,才经历了这么多、这么久啊!--沙龙八周年,好象又是一个这样的场景。八年庆,十年庆,二十年庆,甚至三十年庆,都在亲身参与了,与之同步的,是鬓间丛生的华发、对美颜相机的迷恋、以及听人赞美“逆生长”、“这位80后”时的窃喜与不更正,还有领奖时差点脱口而出又生生吞下的一句“作为比众人尊重的高健健老师高一届、大一岁的中老年人、从她手中接 […]

 『戴玮』我手边的十本书

1
自从进入微博时代、微信时代,写千字文的场景渐行渐远:即时发布使几乎所有倾诉的意愿都得以马上满足,碎片化的表达也使深思熟虑、琢磨推敲的可能性驱向于无。文字债于是越积越多,包括朋友约写的序、出版社的书稿邀约、格桑花的故事……还有公共知青沙龙的博客。 沙龙快十年了。说是集体博客,在我的私人帐本里,却一直是一笔负债:当年入沙龙,是周祥新老师邀请码进来的,入门就有约定:定时发博是义务,否则没脸呆下去。 日前 […]

 『戴玮』王金战:教育之33条

1
全国优秀教师,人大附中数学老师王金战总结的教育之33条: 1.影响孩子成绩的主要因素不是学校,而是家庭。 2.如果家庭教育出了问题,孩子在学校就可能会过的比较辛苦,孩子很可能会成为学校的“问题儿童”。 3.成绩好的孩子,妈妈通常是有计划而且动作利落的人。父亲越认真,越有条理,越有礼貌,孩子成绩就越好。 4.贫穷是重要的教育资源,但并非越贫穷越有利于孩子的成长。做父母的,需要为孩子提供基本的文化资料,不让孩子 […]

 『戴玮』日子里的碎碎念

1
一 早上,小孩儿不愿意起床,哼哼叽叽磨蹭、撒娇、耍赖。原因很简单:晚上睡得太晚,10点才上床,当然睡不够。眼见着再一年就要上小学了,生活作息还是个问题。平时没有作息表的妈妈,要为此承担责任。 ------------------------------------- 二 走向幼儿园,隐隐约约觉得哪儿不寻常。很多家长抱着小孩、小孩手里抓着花。于是想起:喔!今天是教师节。 告诉小孩儿:今天是教师节, […]

 『戴玮』那些年,同学过的男生。。。之一

1
8月份在北京,中学同学有个聚会。这几天,我在犹豫:聚会之前,要不要去蜀山监狱,探望一下同学董? 董是我的高中同学。 其实跟他没怎么打过交道。 农村来的男生,不单单年纪往往相对大不少,通常又都在沉重的升学压力之下,呈现阴郁木讷的气质。我这等小鸟一样每天跳来飞去喳喳叫的小女生,说真的,不爱、也不会跟他们打交道。 整个高中阶段,董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总共只有2次: 一次是高二是班里的演讲比赛。他开口不久突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