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戴玮

用身份证上的名字扯淡。公益的见“上官蔓”。青海格桑花教育救助会副理事长。
微博:

 『戴玮』写给格桑花的大学生朋友们

1
格桑花康宝老师:写给格桑花的大学生朋友们   Post By:2011-4-1 15:55:00 亲爱的同学们,今天你们相聚在安徽,虽然我未能前来,可是我的心和大家在一起。一直很关注格桑花在大学的发展,也借此表达我的一份感谢和一点思考。 这么多年来,有无数的大学生朋友为格桑花倾注了汗水、智慧、时间、物资,感谢你们。正因为有你们格桑花才开得如此灿烂。看到年会上青春洋溢的你们,我看到了格桑花的未来和希望。 作为一名高校的老师,我一直 […]

 『戴玮』年会后,几朵格桑花的文字

1
早上8:40,火车到合肥站。出门八天格桑花,现在回来了。 忙得团团转,要写格桑花的作业,没时间写博客。发几则格桑花姑娘年会后的文字,与诸君共享: =======from格桑花小双========= 年会一场,信息颇丰,学会不纠结,学会独立思考,更学会此后不要激动执笔了。 唯有我手上来自西部老师提供的物资申请报告令我动容。 1、湟中田家寨永丰小学体育器材、科学实验室、生活设施2、湟中田家寨丹麻中学图书阅览室3、湟中 […]

 『戴玮』格桑花2011年会(镇江)

1
有人耐心,数过了,照片中有135个人头。照片外边拍照和录像的,据集体回忆,有二三十人。 […]

 『戴玮』不要专注于建立组织,而要专注在想达成的变化

1
2月26日,惠泽人的翟雁和欣甫、南都的李玉生一行三人抵达旧金山,开始为期三周的美国学习和研究生活。 微博上,他们时常直播见闻与所思。 今天,玉生在微博上就分享了以下信息:  Ashoka Fellow,Taproot基金会创始人Aaron Hurst谈Changemaker关键:不要专注于建立组织,而要专注在想达成的变化(Change)。很多人把建立一个成功的组织混淆为成功,有可能经济目标会有成果,但不会有根本的变革。总是要聚焦在那些可真正有所不同(Make a difference)和重 […]

 『戴玮』棒子要去果洛

1
棒子说,4月份,他抽空去一趟果洛,访问一下吉美坚赞学校。真是太好了,这个学校,我念叨了半年多了,说要去访问,去考察,如果能够确认是个好学校、好项目、好团队,格桑花要好好合作。 位于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的“吉美坚赞福利学校”是全藏区最具影响力的福利(即免费)学校,设立于1994年。其特殊的学制 ( 4年小学+ 2年初中、根据能力而非年龄分级、僧俗平等入学),以及其创新的教学方式 (大量运用辩论的学习模式),成功地结合了传统 […]

 『戴玮』至少还有你

1
如果有一个标题,可以是“至少还有你”。 如果2012不可避免的要来了,如果这样那样我们无力阻挡的无常接连来临。至少还有你。 photo 1:2011年3月12日中午,和洪波一起午餐时,胡侃拍的。 photo 2:2011年3月12日晚上,外商俱乐部,参加一个婚礼。和王家小姐姐一起做鬼脸。 photo 3:2011年3月12日晚上,外商俱乐部,婚礼上。继续鬼脸中。 photo 4:2011年3月12日晚上,外商俱乐部,婚礼。15个月大的小男生,疑似我家二宝,黏乎中。 […]

 『戴玮』ZT 从玉树说起

1
《从玉树说起》 本文转载自:菩提洲 http://www.ptz.cc (欢迎转载,请保留本版权信息)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顶礼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顶礼大恩根本上师法王如意宝! [ 壹•无常 ]     灾难,猝不及防。尽管我们听闻过有关无常的教言,明白万事万物时刻都在变化,人生不免在得与失之间起起伏伏,可我们还是难以接受生活以这样猛厉的方式揭示无常的真相。无常,为什么不能来得温和一些?    时间也是空间,隔开了灾 […]

 『戴玮』看日本媒体怎样报道自然灾害

1
《看日本媒体怎样报道自然灾害》 2010-10-22 11:30 怎样报道自然灾害更有利于救灾顺利进行、受灾群众心理安抚以及社会稳定。在这方面,日本媒体有一些经验可借鉴。   防灾报道 有备无患   日本是地震多发国家,每天可测量到的地震在300次以上,里氏5级以上地震在日本每年都发生好多次,7级以上大震几乎每年都有。此外,台风每年袭击日本,与地震相关的海啸偶有发生。那么,日本媒体如何应对?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对可能发 […]

 『戴玮』转载:父亲百日祭

1
时教授的博上,看到这篇,一时感慨良多。 我的父亲离开我们,已经过了周年,马上就是第二个清明了。这些日子里,关于生离死别,是有自己的体会和感悟的。但我不能如时教授般那么理性和冷静,可以有逻辑的回忆和总结,并且把活着当修行。我只能选择最简单的方式:把死别当生离。“那个地方,我也是要去的,只是比爸晚一步而已。”--我用这样的宿命论,来平抚内心因失去至亲的人而带来的巨大阵痛与惶惑。 也许有一天,我能驾驭如 […]

 『戴玮』雪之学生生涯第一天

1
按理说,作为幼儿园托班的插班生,雪3月1日就应该正式入学了。可是,因为2-3岁期间,我完全没有带她去过防疫站,所以漏掉了3针防疫针。工大幼儿园入园要求颇严,除了入院体检表外,一定要有防疫站的“检疫”合格证明,才许入园。我们只好赶紧排好日子,一针一针补打。 这不,昨天终于凭借补打2针+态度极好+百般恳求,拿到了防疫站的证明。今天上午,雪同学上学去了。 心理建设,是早就开始了: *又一次拍了证件照(上一次是5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