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戴玮

用身份证上的名字扯淡。公益的见“上官蔓”。青海格桑花教育救助会副理事长。
微博:

 『戴玮』海底捞员工高论:用打麻将的精神去工作

1
餐馆的管理看似简单,其实不然。餐馆的服务是一个系统工程,从采购、后厨、前厅、门迎、保洁、收银要一环扣一环;好的服务必须是各环节无缝对接,在分工的前提下,分工不分家。 比如一个保洁员刚把卫生清理完毕,正要去别的区域清理,这时恰巧有客人要加啤酒,可是附近没有服务员。此时,保洁员是先放下本职工作,给客人拿酒? 还是找正在别处忙着的服务员去拿?再比如,后厨的本职工作是做菜和传菜,可是此时桌子上摆满了客人吃剩 […]

 『戴玮』深圳公益会展第0天

1
中午到了深圳。合肥晴天,深圳晴天,但不知道为什么落地的时间比订票时得到的消息迟了25分钟。害33多等了半小时。 33接了我,再去酒店会合10,一起午餐后抵达深圳会展中心的8号厅,已经蛮热闹。很多组织拖家带口带着行李,准备入场布展了。 楼兰和蓝希在排队登记。拿到入场资料,我们一行格桑花女人进展等到6点钟,才等到小邓及其带来的展板。 此次会展上格桑花启用了全新的LOGO。新标是合作者的系列设计,所有相关制品都很漂亮。时尚 […]

 『戴玮』出发前的臭美

1
明天要去深圳,参加2011深圳公益项目交流展示会。。 深圳会展中心。格桑花的参展号是N57,展位号是B014。 秀春节期间和雪在亳州街头某小店臭美自拍大头贴,嘻嘻,怪好玩的。   […]

 『戴玮』供应链优化案例

1
新浪微博上看来的,连同七嘴八舌,不做评价,留做资料: A大款每月2万包养女大学生B,但B依然想拥有适龄男,于是每月拿包养费中的1万包养男学生C,C男觉得不平衡每月花5000包养女生D,后来女生D发现自己是这条生物链的最底端很是不爽,直接找到大款A,于是两人踢了B和C,直接被包,每月5000 。这则案例说明渠道扁平化、寻找直接供应商和客户的重要性。 七嘴八舌: @供应链优化需求无处不在。 @据说这是真实故事。三个看法:1、GDP从3.5万 […]

 『戴玮』2011深圳公益项目交流展示会

1
这是民间公益组织集中亮相的舞台, 这是资助方了解创新公益项目的有效渠道, 100家优秀公益组织、数十家国内外企业、基金会, 济济一堂,各取所需。 2011年3月,让我们相聚深圳。 […]

 『戴玮』资料留存:汾酒集团公益基金会成立

1
汾酒集团公益基金会成立大会于人民大会堂隆重召开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24日 23:12  来源:中国日报特稿部 2月21日,汾酒集团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召开山西省汾酒集团公益基金会成立大会,同时也启动了2015年在太原市和杏花村举办的世界酒文化博览会的筹备活动。   山西省汾酒集团公益基金会是由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发起,经山西省国资委批准,在山西省民政厅注册登记的全国性非公募基金会。基金会以“诚信中国、理想中国 […]

 『戴玮』从忐忑不安到柳暗花明

1
文是洪波的,事我们共同的。我没时间写了,就转她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d08d630100qrlv.html 从忐忑不安到柳暗花明(2011-02-25 08:31:52) 前天晚上她一夜没睡,为了准备昨天去古井的事情。 古井作为上市公司,要做社会企业责任报告,这个活呢,他们也一直拖下来了,到明年就是法定要求提交的时间了。他们公司想来想去,还是来找上官,请她帮忙,意思是如果做得好,我们后面还有合作可能。 其实我们也一直在惦记着古井的事情,去年他们捐 […]

 『戴玮』给"彼此洗脚"的教授的信

1
(前几日,教授的博上有一则,此后我们就一直“彼此洗脚”来来去去的。改天再表这个。) 教授: 支付宝爱心捐赠之格桑花页:https://lab.alipay.com/life/donate/enter.htm?name=xbzx   格桑花的项目正式列到支付宝的爱心捐赠里,是去年地震后的事。具体日子我记不清了,手续办完,至少应该是5月份了。截至今天格桑花通过这个渠道的数字: 3767 位爱心用户 173490.66 元总捐赠金额 同日,支付宝此时的数字是: […]

 『戴玮』如果我是梁山伯

1
前几天,雪一直要求我唱一首歌的华彩部分给她听。反反复复,不厌其烦: 如果我是梁山伯 一定放过祝英台让她和别人去相爱 生个漂亮的小孩如果我是梁山伯 一定把爱藏起来.在故事开始前离开 我一个人去伤怀   比起叽叽歪歪、黏黏糊糊、哭爹喊娘、寻死觅活、同归于尽,这个态度,这种呵护,才是真的爱的姿态吧。 […]

 『戴玮』谁最有动力改善孩子们的处境?

1
219以来,洪波明显的急迫和焦虑,各种信息表明,她在急切地推动组织,希望格桑花更有效率。这令我对她的健康状况又多了几分担心。最近几天没见,也不知道最近的体检结果如何。 洪波思考了很多,做了很多,也发现了很多问题。比如,现在系统里发布的待认捐学生数量很少,但明明有几所中学已经采集(就是格桑花全职人员已经按格桑花的规则进行了抽样家访,并形成了调查报告),却未见孩子发布出来。她就一道一道程序去追问:为何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