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董慧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董慧』奇怪的梦

1
按照心理学上的说法,睡眠中人人都做梦,只是醒来以后有人记得有人不记得罢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能记得起的梦了,有的时候醒来还能记得一星半点,可越是努力地回想,就越是想不起来,好不容易做了这么个清晰的梦,一定要记下来。梦里,我死了,怪不吉利的,成了个鬼,从大街上飘过,搞笑的是还没有忘记在每辆车的车玻璃上照照镜子,真晕!是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很多人或说说笑笑或面无表情地从我身边走过或穿过,我跟他们说话, […]

 『董慧』秋意浓

1
原本还想晚上早点录完节目去参加沙龙的活动,可惜主持人被临时叫去早早地走了,节目还有不到两个小时就播出了文稿还没有配音,记者、后期都只能等着。也不能怪别人不拿节目当回事,看着串联单自己也觉得没劲,几个单条,一组快报,粉饰太平,不痛不痒,每天最大的担心是时间能不能凑够。十分钟的节目,6个苦苦支撑的记者,每天都象互相搀扶着过沼泽地,听说播出时间又要调到夜里十一点了。如果注定是敷衍,何必这么折磨。这样的日 […]

 『董慧』刘翔 请继续阳光!

1
第一次见到刘翔,是在2001年的广州,全国九运会的赛场上。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能预测在三年后的雅典奥运会上,他会成为全国瞩目的英雄,更不能预料,今天这亿万观众注视下的落寞一幕。否则,当他和我擦肩而过的时候,我一定会对他说,刘翔,加油! 那时候,我对体育还不太感兴趣(现在也不是体育迷),却被栏目委以重任去报道在广州举行的全国九运会。每天在赛场泡着,边学习边采访,虽然刚开始不太懂那些专业的规则、 […]

 『董慧』谁也替不了谁

1
下午,带着同学传真来的她父亲的病历去了医院。特意请和医院比较熟悉的记者和我一起去,因为我不敢一个人,去面对医院,面对医生。没有片子,医生不好判断,她在电话里镇定地说,她会拿着尽可能多的资料,尽快赶来。接着,发来短信,说她见到我会哭。 她是我们班年龄最小的,上学的时候,我们都把她当成小妹妹。毕业后,先在合肥的一家媒体,也是因为年纪小吧,适应不了人情世故,工作不是很开心,后来就去了北京,很久没有联系。 […]

 『董慧』没有什么不可能

1
忽然发现值班发稿的日子还是很惬意很舒适的,尤其是在稿源充足不愁头条的时候。 下午看到奥运频道和我们一起做安徽站奥运火炬传递直播的同行把自己MSN的签名改成了“变化无处不在”,还根据行程在前面加上了不同的地名,我真的崇拜他,能想着这句话在全国转悠大半年,反正现在我是一想到那些祥云笼罩的种种变化就晕。一直想为那场直播写点什么,但一直都写不出来,真的是一想到就晕。 真是难忘的日日夜夜啊,前后加起来有三个月, […]

 『董慧』突如其来的地震

1
同事给我打电话,说地震了,当时,我在去江南第一关的路上,正在为赶不上台里的火炬直播协调会而忐忑。第一反应居然是,协调会要是因为地震延期,就太好了。她也没有当成太大的事,只是上班的时候看到操场上站了那么多的人,还有一些平日里难得一见的领导,觉得希奇。还让另一个同事通过电话给我来了个现场直播,描述了一下办公楼前的奇景。 没有任何的预感。没有任何的概念。给妈妈打的那个让她要当心的电话,是受了身边那位爱妻 […]

 『董慧』太气人啦

1
生气...... […]

 『董慧』今日冬至

1
刚刚才有点空,在办公室泡上壶玫瑰枸杞蜂蜜茶,特意放了几片西洋参提提神,这才算安稳下来。 今天过的,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仓惶。 从我对冬至这个节气有特别的感觉开始,每年的这一天,天气都不好,今年也不例外,在火车上就知道,下雨了。车厢的天花板不知道哪里松了,响了一夜,本来睡眠就不好的我自然也是一夜难眠,不过好在,还是在今天赶回来了。 洗了把冷水脸,细细地涂了些霜霜水水,想让自己看起来精神点,可惜没有 […]

 『董慧』长长短短

1
长长短短的是头发。其实对于我来说,是长长长短。 小时侯开始,大人就给我扎辫子,不留刘海,马尾,有时候一个,有时候两个,有时候有蝴蝶结,有时候没有。长,也不会太长。每年夏天,把长发剪短些是固定程序,固定的场面是我固执地缩在墙角不想剪,妈妈拿着剪刀生气地看着我,爸爸絮絮地劝说着,闺女啊,剪吧,头发长了多麻烦啊,洗起来也麻烦,梳起来也麻烦,妈妈早晨哪有那么多空啊,你看你妈妈都生气了。。。。。。最终的结果 […]

 『董慧』经历让人成长

1
昨天还在向同事感慨终于领略到了合肥大建设的好处,因为上班所经之路终于基本修好,没了堵车之苦,天桥、地下通道之类的也让我找到了久违的行云流水开车的感觉,又为我争取到了宝贵的回头觉的时间,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今儿一大早,心情良好的刚出门,真的是刚出门,刚出大院门口呢,车就被撞了。   要从交规上说,是我撞了别人。 因为我是弯道,对方是直行。跟我以前屡次发生的碰撞事故惊人相似。 我对这条交规是万分的有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