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董慧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董慧』莫名短信

1
很怀念手机只能打电话的时代,虽然事事做不到面对面,但至少可以听到对方的声音,至少是有回应,什么事情还有沟通交流的机会,可短信就不同,你只能接收,但要想说什么呢,对方可就不一定搭理你了。   没有沟通就是容易出现故障。曾经试过,发条短信给同事,说件什么事情对方总是有问题要问,一来二去,发了上十个回合的短信,才发现居然中间错了个号码,可怜我们阴差阳错地说了半天,浪费了多少笔墨,不,是指关节活动。   […]

 『董慧』潜口民宅

1
    (很怀念去年夏天在徽州游荡了将近一个月的日子,包括 灿烂炽热的阳光)   走在皖南大大小小的村庄,会让人在不经意间感受到古徽州的气息。打动你的,也许是一座精致的庭院,也许是一座恢弘的牌坊,也许只是一面班驳的马头墙。时光荏苒,让人遗憾的是,如何留住属于过去的风韵,渐渐成了难题。一个特殊的村落,成为题解之一。   这个特殊的村落,今天的人们把它叫做潜口民宅,因为位置就在黄山第一峰-----潜口紫 […]

 『董慧』真讨厌算帐

1
一直觉得做事情很容易,可要算相关的帐就太麻烦。 我是个怕跟钱打交道的人。   做大型直播的感觉很好,写文本,理流程,方方面面的头绪,直播时倒计时准备的忐忑,监视器里漂亮大气的画面,临场处理的紧张,现场从繁杂到清晰,结束时的放松,都能让人很有成就感。 可牵涉到钱的问题,怎么就让人那么头疼呢?   从做预算,到报帐,再到发劳务费,都是对我的大挑战。   预算要做的科学,在不能水的同时必须保有一定的宽 […]

 『董慧』加油

1
下午去看了一场篮球赛,决赛,冠亚军之战,现在,嗓子还是哑的,喊加油喊的。   比赛打得很激烈,我们中心的表现,比我预想的好,因为此前就听闻对方的高大骠悍及年轻气盛,场上的身高、体格、年龄差异也是明显,可比分一直咬得很紧,一度反超,最后应该是“惜败”吧,两分的差距。   虽然输了,但看球的感觉很好。 我方拿球,我们就喊加油,对方罚球,起哄干扰,对方投球,我们就喊进不了,到现在我都觉得裁判偏心,肯定 […]

 『董慧』光阴

1
那日,与她并肩坐着,面前是她一对粉雕玉琢的双胞胎女儿,作完手术刚四天,她忍着伤口的痛,和我闲闲地聊着天。我问她,等她们长大要多久啊,她答,二十年。又接了一句,我们认识,也有二十年了吧。   时间过得真快。 我不是个擅长收藏友谊的人,虽然很多人心里也是惦记的,但因为时间和空间的缘故,疏于往来,慢慢地也就淡了,可对她,是个例外。有时候想想自己也觉得奇怪,不管是外貌还是性格,我们俩都是不同的,可这二十年 […]

 『董慧』想你

1
这两天,心情很差。也许,是什么都赶在一起的缘故。长途出差后接着值班的疲惫,朋友情感的不顺,特别的纪念的日子,种种让人心烦的因素, 都凑在了一起。 搬进了大办公室,抬眼望去满是人影,听着不尽的噪音,没有阳光没有风,只有冰冷的机器,铁灰的墙,也许还有我看不见的装修污染,再加上新系统琐碎的弱智,一到这样的环境,心里便满是压抑不住的烦躁。 妈妈说,从前,我在睡着的时候,都是笑着的。那样的状态,我已经永远失去 […]

 『董慧』忘了忘了

1
昨天出门的时候,怎么都找不着车钥匙了,桌子、茶几、电脑边、洗脸池、垃圾筒都找遍了,枕头被子也扒拉了好几遍,可就是没有钥匙的踪影,把我急出了一身汗。忽然福至心灵,跑到楼下,轻轻一拉,车门开了,收音机里正放着一首轻轻柔柔的歌,钥匙好端端地挂在方向盘旁边儿,原来,原来,我的车,根本没有锁。幸亏是在大院里住着,要是在街上,这可怎么得了,当下痛心疾首地检讨了半天,可没安生半天,又出了状况。下班去自助银行银行 […]

 『董慧』失眠了

1
两会这样政治色彩相对浓厚的新闻总是让人神经紧张。在试探着尽可能做的有些生动鲜活民生的元素,直接导致了每天审片时是毫无把握的忐忑。幸好最近几天领导们都很可爱,也尽他们的可能给了空间,有惊无险没有毙片都是些小修小改。只是直播前在楼道里奔跑的来回比平时更多了,昨天已经有位同事很严肃地跟我说,以后要叫记者改画面确认时间改非编样式什么的,就让他来喊吧,因为我的嗓门不够洪亮喊着喊着还是要到跟前,根本省不了什么 […]

 『董慧』关于台聘

1
最近在安徽电视台,要说到出现频率最高的词,肯定是台聘。安徽电视台上一次进行台聘人员的招考好象是四年前了,而这次新闻频道的招考也不是一开始就明确告知是台聘,现在一下宣布一百多个人都是台聘,引起的震动有多大,可想而知。有很多人,是在一进台,就为了这两个字在努力,年年等,年年盼,因为成了台聘,就有了身份,成了台聘,就能签合同,成了台聘,就能办理基本的保险,就有住房公积金。 知道新闻频道的新进人员是台聘, […]

 『董慧』好奇害死猫

1
我是国产电影的支持者,虽然它跟中国足球似的,总让人失望,但只要有空,别人说好的电影,一般还是看看的。一般是在家看碟,虽然支持,还没有支持到花钱去电影院的份上,除了少数的大制作。 昨天,看了一部《好奇害死猫》,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看这部片子,现在想想主要原因是冲着胡军吧,好歹在大陆也是个有个性的帅哥,还有就是我想我该看恐怖片了,我有个不好的看恐怖片的后遗症,就是在一个人的时候,以前看过的恐怖画面会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