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董慧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董慧』告别夜班

1
如果不出意外,这个星期是我在《超级新闻场》值的最后一个星期夜班了。 接到这个通知,最直接的感觉是轻松和解脱。从2004年的12月18号到现在,上了差不多两年的夜班。身在其中,常常鼓励自己要以苦为乐,苦中作乐,苦中找乐,日子久了,竟忘记了当初的鼓励,自己也渐渐以为上夜班是件其乐无穷的事情,就象鲁迅小说中完全忘了自己是在铁屋内的人。 而今日,看到了摆脱夜班的可能和希望,却一下子便觉出了累和委屈,就如同跑漫漫五千米 […]

 『董慧』关于《暗算》

1
最近挺喜欢一部电视连续剧,《暗算》,很多台在放,所以在去审片的时候,上网查资料的时候,总能抽空瞄上一两眼。 喜欢片中的男主角,叫安在天吧,有好几个化名,也常被人叫做安同志,透着种久远的亲切感。这种男人,沉着,镇静,坚定,有担当,有情有义,应该是很多女子心中倾慕的类型。 主演叫柳云龙,这么多年,总算是演对了人。 很久以前采访过他。那时候我还在上学,在台里当时的一个影视栏目《影视传真》做外景记者,也算是 […]

 『董慧』崩溃

1
昨天,一起出差的同事要把他用手机给我拍的一张照片拷贝给我,在电脑上一看,怎么是这样的效果啊,这是我吗?面容憔悴,眼神疲惫,更重要的,黑眼圈简直比大熊猫的还壮观。一看,我当时就立马崩溃。 立刻想起桌上有某知名品牌寄来的眼霜的推介,不顾自己手上还有事儿,立刻下了楼开了车,直奔瑞景。一路上都在安慰自己,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到了地儿,弯儿也没拐地就冲那专柜去了,看着促销小姐一个个那叫肤若凝脂,明眸善睐, […]

 『董慧』计划/变化

1
刚才看了一下,我上一篇博客,是5月29日写的,跟这么多勤奋的同学相比,我为自己的散漫感到非常惭愧,但是想想最近这段日子,我真的也没闲着,这一个多月,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混乱,碰上了很多出乎意料计划赶不上变化的事儿。 先是忙着一年一度的高招直播,按照计划,本来今年我的任务很轻松,只要负责提醒一下相关事项现场的时候做做采访就成了,可一直负责这块儿的领导因为要筹备晚间节目在直播前却突然出差了,临走给我安 […]

 『董慧』关于儿童节

1
本来是要认真严肃地探讨一下栏目中长期的选题报道计划的,可是当话题很认真地很严肃地说到了马上就要到的儿童节,我和他的思绪就不由漂向了遥远遥远遥远的过去。 真的不是我先走题的,是他先那么骄傲那么自豪地说起了他的小号手生涯。据他本人介绍,当年他是合肥市少先队员中的第一批小号手,是从300人当中选出的佼佼者。 比他晚生几年,无从考证他当年的风光,但是我知道,等我上小学的时候,说起乐队那可是我们安三小鼓乐队独步 […]

 『董慧』开始工作

1
休息了一个星期,过了半个星期没心没肺的日子。 不上班的日子过得真快啊。 星期一,到办公室开了个会。星期二,又到办公室开了个会。星期三,一大早到办公室写了个报告,交给领导,然后,就快乐地跟办公室说再见了。 参加了两次婚礼,见了很多许久都没有见面但是见面依然亲切的人。 练了三次瑜珈,渐渐喜欢上了那种让自己的身体尽量放松,尽量伸展,让自己的神智尽量单纯的状态。 过了四天睡觉睡到自然醒的快乐时光,没有工作, […]

 『董慧』又开始运动了

1
终于,又鼓足勇气办了一张瑜珈的年卡...... 连着去了两天,现在正在腰酸背痛浑身都痛中...... 更痛苦的是,别人能把腰弯到那个程度,我不能.别人保持一个姿势稳若磐石,我却已经抖个不停...... 我只希望,这次能坚持得久一点...... 可怜我上次办的舒美堡的年卡,只去了五次...... 其实我最喜欢跑步,既舒服又省钱,但是没有银子的压力,锻炼对我来说就更没有动力了...... 我要努力,为了健康...... 听说连着去三次,肌肉就不会酸痛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

 『董慧』不如意

1
有时候,会听人抱怨,我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样的气,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敢这样对我,等等等等,诸如此类。 一般,这样说的,总是些年轻气盛的孩子。 也曾说过类似的话,说的时候,心里也是真的委屈,真的愤怒。而现在再听人这样说,却只会在心里疑惑,没受过这样的气吗?那是你长得不够大。这辈子?这辈子还早着呢。 是不是每个人都曾有这样无所顾忌的时光? 总有不顺心的时候吧,改变不了,只有接受,赌气犯别扭,最后还是只 […]

 『董慧』记忆的碎片

1
一个朋友用了两年的时间琢磨怎么把两地分居的夫人调到合肥,前两天,终于大功告成。知道这个消息,真的很为他们高兴,他们有个女儿,已经上小学了,看着历尽艰辛才团聚的这一家子,想起了自己的小时侯。 小时侯,爸爸妈妈也一直是聚少离多。爸爸在合肥的部队上,妈妈在山东教书,因为不愿做随军家属,只好一直想办法调动,前前后后愁了差不多有十年,一直到我上小学二年级,妈妈才调到合肥的一所中学。当时爸爸有句经典语录“调一 […]

 『董慧』夜班与早饭

1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我还挺喜欢上夜班的。能追古抚今之类的原因暂且不表,最实际的原因:上夜班改变了我不吃早饭的恶习。 其实我是个从善如流的人,当然知道不吃早饭的种种弊端,但是,由于自身某种难以克服的弱点,说白了,就是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一定嗜睡,我总是和早饭失之交臂。而上夜班就不同,下班的点儿,就是早饭的点儿,饿了一夜,想不吃都不成。 自从看了陆文夫的小说《美食家》,我就对其中“吃面要吃头汤面”的理论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