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董慧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董慧』小小的快乐

1
今天,收到一份礼物,是一个钥匙包,暗绿色的,有隐隐的花纹。 立刻从钥匙串上取下了所有的钥匙,挂上去,真巧,正好满了。把包的拉链拉上,钥匙在里面,一定很安心。 因为工作的关系,晚上打了个电话,听了些官腔官调,不是不郁闷的。 要谢谢这个小小的钥匙包,给我带来今天的好心情。 看到它,就提醒我,还有人,希望我快乐。 只是一份小小的礼物,可平常的日子,又哪来那么多的大悲大喜,这样小小的快乐,已经足够。 […]

 『董慧』好地方

1
  试试传图片 […]

 『董慧』偷来的时间

1
下午五点上班,大部分时间我是一直要睡到四点半的。今天,三点钟就醒了。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决定不睡了,出去逛逛。 从上夜班,就很少这个点儿在外面晃悠了,这两个小时就象是偷来的,都不知道怎么挥霍才好。可惜天儿渐渐阴了,真是没有天理。 好象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两个小时,能干嘛呢,想了半天,就近吧,去家乐福看看。一阵子没来,家乐福变化挺大,楼顶的停车场被充分发挥了商业价值,多了家快乐老家,多了家洗车的地 […]

 『董慧』是威严还是冷漠

1
今天早上的故事会里有个片子叫《最后的心愿》。 说的是两个普通人的故事。男人已经老了,躺在病床上,是食道癌晚期患者,已经瘦得没有人形,医生面对记者的采访,对他目前生命状态的描述很谨慎,但谁都能听出来,这个老人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他有一个心愿,想跟自己已经离婚的妻子,复婚。 他的妻子,是个看上去被生活磨砺得有些粗糙的女人,可能就是我们曾经在街上碰到过的一位普通的清洁女工。 面对记者 […]

 『董慧』感受疼痛

1
刚躺下,就开始胃疼,一开始,是隐隐约约的疼,渐渐的,疼起了气势。想了一下,该怎么办呢,胃药,吃完了还没来得及买;起来喝点热水吧,以我的经验,可能也不会有什么效果;去医院?又有点大惊小怪了。再说,我悃,那,就还是踏踏实实地躺着吧。 可疼着,睡不着。 通常,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选择,是专心地去感受疼痛。 疼痛,不也是必须体验的感觉吗? 除了胃痛,还经常头痛。头痛伴随我的时光要更长久一些,从初中,就开始偏 […]

 『董慧』无奈的残忍

1
刚才,忽然觉得自己很残忍。这几天,节目一直在跟安庆5。13矿难的新闻。通常情况下,是记者白天拍的素材会想办法带回来,晚上如果有最新情况,就做个电话连线。 今天在现场的同事是下午才去的,因为前期采访的一个女孩实在太累了。在目前的情势下,这样的新闻,是别指望当地相关部门能配合的,所以记者就特别辛苦,再加上每天发稿,还要在安庆和合肥之间来回奔波,几天下来确实不容易,就决定她撤回来,换了个男记者去。下午,这个 […]

 『董慧』西藏 西藏

1
新闻说了,七月一号青藏铁路要开通了,以后我们能坐着火车去西藏了,西藏游的价格从一万多下调到四五千了,新一轮的西藏游热潮就要来到了。 这样的消息,真让我喜忧参半。 喜嘛,当然是我想去了,方便了,便宜了,当然好了。 忧嘛,当然是有更多的人想去了,去的多了,闹腾了,就不象想象的那么好了吧?所以说,世事总是难两全呵。 好象还是上小学的时候,《中篇小说选刊》还是《昆仑》、《十月》之类的杂志出了期西藏专刊,虽说 […]

 『董慧』我的“三班倒”生活

1
  因为工作的关系,上班的时间跟常人不大一样。 简单地说,就是先上一个星期白班,再上一个星期夜班,然后休息一个星期。其中,白班的具体工作时间是从早晨九点,到下午六点,具体的工作内容是策划,派题,改这个时间段出来的稿件,中午可以休息。夜班的具体工作时间是从下午的五点, 到凌晨四点左右,具体的工作内容是定题,审稿,整理播出文本,写导语,出串联单,录节目的时候当导播,中间可以抽空休息,不过是在效率很高的 […]

 『董慧』大家好

1
一开始,对于加入这个空间是有些犹豫的,因为觉得自己可能有点懒,越来越没有耐心用文字去表达一些什么,而且从某种程度上说,现在的我也多多少少有些自闭,越来越不习惯让别人分享自己的心情。这样的状态,可能并不适合去开个博客吧。 不过也真的很想让自己有个地方,可以随便说点什么,还能顺便见一些朋友,不至于因为日常的琐事难得见面就日渐疏远,所以,还是想尝试一下,也是种督促吧,重新找回记录的快乐。 于斑竹做事比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