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段海

安徽省国资委段海。六十年代生人,政府机关打杂。读书喝酒交友,聊把日子打发。
微博:

 『段海』海棠应恨我来迟

1
在我的家乡阜阳(颍州),文豪欧阳修曾经留下许多光辉的诗篇,下面的诗是其中之一: 平湖十顷碧琉璃,四面清荫乍和时;柳絮已将春去远,海棠应恨我来迟。啼禽似与游人语,明月闲撑野艇随;每到最佳堪乐处,却思君共把芳卮。 查史,欧阳修是皇祐元年(1049年)知颍州,三月十三日到任,十四日即与僚属游颍州西湖,并在当年的撷芳亭中大摆酒宴并写下此诗。三月正是海棠花开季节,欧阳修为什么偏说“海棠应恨我来迟”呢?原来,这里 […]

 『段海』损失大了

1
去黄山办会,呆了一个星期,自己的U盘在宾馆商务中心的电脑上被损坏,内有文章数百篇,未有备份,损失大了,郁闷…… […]

 『段海』徽州寻梦(4)

1
徽商经营致富以后,挟巨资荣归故里,“盛馆舍以广招宾客,扩祠宇以敬宗睦族,立牌坊以传世显荣”。就这样,为后世留下了大量的古建筑、古园林和丰富的文物。如今,仅仅在歙县,保存下来的明代民居就有300多处,祠堂30多座,牌坊100多座,还有不少津梁、古寺、古塔等建筑。巍峨的宝塔、雄伟的牌坊、轩昂的祠堂、苍劲的刻石,仿佛一座庞大的历史博物馆,留下悠长的历史的折光。徜徉在古城、留恋于村落,往往让人不由自主地发思古之幽情 […]

 『段海』读书笔记系列:宋太祖的气量

1
读《宋人轶事汇编》(中华书局出版),见宋太祖的几则轶事。“太祖尝弹雀于后苑,有群臣称有急事请见,太祖见之,其所奏乃常事。上怒,诘其故。对曰:“臣以为尚急于弹雀。”上愈怒,以柱斧柄撞其口,堕两齿。其人徐俯拾齿置于怀。上曰:“汝怀齿,欲讼我耶?”对曰:“臣不能讼陛下,自有史官书之。”上悦,赐金帛。”所谓轶事,较之于正史,更为生动活泼,有助于人们对历史人物多方面的理解。这则轶事,从某种角度上显示了宋太祖 […]

 『段海』徽州寻梦(3)

1
如果要用四个字来概括徽商的商业人格,那就是:贾而好儒。徽商的“贾而好儒”,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本身经营商业的道德准则和信条,二是反映在经商所获得的巨额利润的使用和流向上。徽商对利润的积累和赚取,与封建官僚靠贪墨中饱私囊不同,与地主靠土地盘剥寄生不同,他们的利润,主要来源于千辛万苦、辗转流离的交换和流通过程,所以,他们更注重“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更注重商业上的名声和信誉。从本质上说,徽人善商,并 […]

 『段海』读图时代的童话困境

1
安徒生的灵魂飞翔了二百年,他的童话温暖了一代又一代人,深深地打动过无数纯洁欢乐、善良美丽乃至忧伤沉郁的心灵,童话世界的美好和纯真,引领我们在现实中放飞了理想的翅膀。小时侯,曾经在童话里深深陶醉:那为了爱情化为泡沫的美人鱼,那期盼温暖和亲情的卖火柴的小姑娘,那最终变成白天鹅的丑小鸭……都曾经感动、激励、鼓舞、慰藉着幼小的心灵,在幼小的心田里播下了真善美的种子,也充当了我最初的文学启蒙。如今已为人父, […]

 『段海』沐浴星光

1
电视里正在播放同一首歌节目,演员们充满激情地唱着“星光洒满了所有的童年……”,我忽然心念一动,对女儿说:“放假时,我带你回农村老家去沐浴星光。”时常怀念自己的童年:光着脚丫在田野里奔跑的欢乐,沐浴星光静听秋虫呢喃的休闲,挎着篮子挖野菜打猪草的自得……这一切,对于8岁的女儿来说,是那么的遥远和陌生。钢筋水泥营造的城市森林挡住了远眺的目光,万家灯火黯淡了繁星的光芒,学校,家庭,商场,三点连成一线,上课 […]

 『段海』种一株快乐的花木

1
  你说,你要种一株快乐的花木。在广袤的土地上,在温暖的泥土里,撒下快乐的种籽。然后,从日出到日落,用欢乐的泉水和爱的雨露,细心地浇灌,让它慢慢生长。在一个明媚的早晨,突然成为参天的大树,在人间化作快乐的海洋。 你说,你曾经踏上长长的旅程,走进有风有雨的街头,在风雨中飘摇了三十八个春秋。让你想起家的石板路,如今依然静静地躺在他乡;让你想念妈妈的蝉鸣,一声一声,轻灵而悠扬…… 你说,岁月在飞扬的青春 […]

 『段海』永远的南丁格尔

1
19世纪美国杰出诗人朗费罗在《提灯女神》一诗中写道:“在英国伟大的历史上,一位提灯女神,将给优秀、英雄的女性,树立起高尚的榜样。”这首诗的主角是众所周知的南丁格尔。1910年,90岁的南丁格尔去世之后,为纪念这位伟大的“护士之母”,她的出生日——5月12日,就被定为国际护士节。 南丁格尔就给了我们很多的启迪。她出身富有家庭,生活养尊处优,却选择了令人不解的护理事业,要知道,在当时,护士是个很低级的工作,如果有妇 […]

 『段海』醉酒

1
我一直固执而天真地认为:一个男人,特别是一个喝酒的男人,必须要有喝醉酒的心情、勇气、经历和体验。从没醉过酒的男人,虽然保持了风度,但是却总有一种性别上的缺陷,有缺少一种人生体验的遗憾。 翻开历史,“但愿长醉不愿醒”的人比比皆是,而且往往以醉为乐,以醉为荣,虽然免不了时代压抑的因素,那种醉酒的心理状态和精神状态却着实让人心向往之。李白,与酒的联系最为密切,他自称“三百六十日,日日醉如泥”,“百年三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