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段晓松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段晓松』只有我才应该来怜悯你们

1
       死亡,总是个事件,或重,或轻。昨夜,正要下网,忽见到巴金去世的消息。困意太重,没有多想,只是意识到,一个凝缩世纪沧桑的背影消失了,或者严重点说,一个世纪的文学从身边远去了。        今天一直在忙,也没有时间多想什么,只是总有些东西压在心上,越来越沉。有话想说,却不能条理。或者巴老身前承载的东西太多,现在去了,留给了我们。    &nb […]

 『段晓松』瞧,这个女人(1—3)

1
(一)        近几年购书趋于实用,趋于吝啬,极少有立刻拿下的冲动。但记得三年多前偶然于书店发现手头这本传记时,顿时双眸眼放光,食指大动。无它,盖传主乃俺久仰其名而未详其事的一个妖女,一个西方现代文化史上的顶级妖女。然而这书刚买下就被朋友借走,前几天才回到手边,于是花废两夜粗读了一遍。       读下来,觉得称其为顶级妖女,绝不为过。号称随身带鞭子的尼采,乍遇此妖便束手投 […]

 『段晓松』愤青的肠子小资的皮

1
    下午刚在办公室坐倒,一位文文雅雅的女生来找,说是影视频道的企划,栏目改版,要找些时尚的节目资源,如发烧、街舞、驴友、极限运动,问俺在本地怎么能联系上这样的族群。末了来了句:“别人都说你是时尚人士,所以来咨询你。”     倒,俺居然成了时尚人士,立马牙床一酸。俺身上的短衬衫是拆违打折时花40块钱在地摊买的,皮鞋永远只有一双,穿坏了再买,脚下的这双已经磨出毛边。至于发型,俺从不打理,盖 […]

 『段晓松』当时枉杀毛延寿

1
       两场雨一下,空气蓦的清冷下来,街面似也干净了些许,便已是秋天的气象了。        昨天实在无聊,把《老残游记》翻出来重看。还是80年代初的版本,竖排,定价六角五分,上一回读它,怕有二十年了。纸张非常差,不仅是发黄,且是发黑了。书脊钉得甚紧,每页前后两行,都要掰开来看。出版前言蛮有趣,专门提到它对义和团与革命党的攻诋,谓其有封建局限性。细看书里批“北匪”、“南革” […]

 『段晓松』今日购书小记

1
       陷在俗务里,几乎没有看书的时间,知道离面目可憎的样子已不远了,只有靠偶尔买几本闲书来自我安慰。便如沦落烟花的女子,对纯洁之爱情已然不抱奢望,而亦偶然买几枝玫瑰插在瓶子里,仿佛并未彻底放弃人生。        照旧,只是去几家专卖打折书的小店捡漏。今天中午阳光很好,晒在人身上暖暖的,收获居然也还不错,共淘得了10种。先列个单子出来—— 1、《插图本中国文学史》(上下册) […]

 『段晓松』父亲节及购书

1
    骨董脾气,向来不买洋节日的单,而且不免看着红男绿女们蔑如一下。然今日还是请父亲和母亲及兄弟合家一聚,无他,略尽人伦之道也。     弟媳妇是时尚女子,因爱吃肯德基、披萨饼被俺多次打击,席间故以吾国无父亲节相讥。俺答曰:“吾国礼仪之邦,人伦尽在日用中,须臾不离,故不必假一特殊节日为标榜也。惟今世风转替,道德不彰,生计多迫,侍亲日薄,故亦不妨借此略表报恩之心也”。俺子四岁半,嬉闹跳跃 […]

 『段晓松』翻翻报纸

1
       总算在下班前把婚庆系列特刊的方案赶出来了。版面策划划这活真不是人干的,特别是碰上这种业务上八字没一撇而又没什么新意的命题作文。嘿嘿,如果执行上不到位,就更是一场闷骚。        没事了,顺手翻翻《合晚》。先看到一个大笑话——A7版半版软文,标题是“苏宁电器金寨路店7月29日盛大开业  惠及南合肥六十万市民”,副标则赫然是“访安徽五星总经理倪争勇”。冯京马凉, […]

 『段晓松』最干净的最先死

1
       上周惊悉敏思将关张了,正惶惶如丧家之犬,周强来电话邀俺到沙龙入伙。打开主页面瞄了几眼,感觉还蛮干净,遂允。        离开敏思,多少是伤感的。记得三年前周强就告诉俺网上有种新玩法叫博客,那时俺在BBS里正玩得风生水起,遂未在意。直到去年8月偶然发现了敏思,对它的模板风格和人文气息一见倾心,这才搭上博客大潮的末班车。谁知上路不到一年,这车就爆胎抛锚了。沿途的风景,同 […]

 『段晓松』賁齋通信(二)

1
賁齋通信(二)——關於“佛教人文精神之重建”的思考劄記山中君:       頃接來函及《明月》創刊號,多謝。報紙逐欄看過,內容頗充實,此間的朋友們也多予好評。我一直以爲,現代宗教的發展,應具三個向度。其一是向上的終極關注,此爲宗教的普遍基礎所在,誠\如保羅·蒂利希(Paul·Tiilich)所言,人“不能在終極的嚴肅意義上拒斥宗教,因爲終極的嚴肅,或者終極關注的那種狀態,其本身就是宗教”。《華嚴》所謂“ […]

 『段晓松』辩世出世

1
辩世出世       佛教世出世之疑问,固不可舍根本理趣而言之。盖其宗教形态上之种种施设,端以弘显此根本理趣为目的也。佛法根本在缘起性空,在缘起论的基础上,说一切法性空,诸法毕竟空,初未悬设一实在之彼岸世界为究极也。而其所谓解脱,只是籍正确认知(正见、如实智)和实践(起于悲愿的正法行)而获得超越一般有限性之境界,亦非离人生而他往。       早期佛教,宇宙论多因循天竺旧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