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段晓松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段晓松』文言诗的新变——当代文言诗创作谈暨“建安文言诗歌奖”说明会

1
  文言诗的新变——当代文言诗创作谈暨“建安文言诗歌奖”说明会 主讲人:嘘堂座谈嘉宾(暂定):刘梦芙    祝凤鸣    王吉祥    宫礼    白小    忘斋地点:合肥•1958国际艺术馆时间:2010年12月19日15:00—17:30主要交流内容:1、当代文言诗创作的大势2、“文言实验”代表作品评析3、“建安文言诗歌奖”倡 […]

 『段晓松』《新鲜派-Piu》访谈

1
1、从什么时候开始读古文类的书籍?主要看的都是哪几类书?为什么会喜欢看这些书?答:我大概五岁开始背《唐诗三百首》,后背《宋词一百首》,算是接触文言诗之始吧。六七岁时选背《古文观止》,是为接触古文之始。不过这些功课承命于家长,都是被动的,只能说打下了一点底子。而这薄底子令我在小学作文时常常得力,能够稍优于同学,受表扬于课堂,因此激发出更大的兴趣。另外,我的父亲在上世纪70年代末也算一个半吊子“文青”,那 […]

 『段晓松』百花潭访谈·屈原奖

1
嘘堂:你好!   我们百花潭网站想就颇受关注的诗词屈原奖的有关问题,对你以及其他相关人士做一个系列访谈,访谈内容将登载在百花潭网站上,并已获得2011年诗词峰会组委会的同意。下面是我们访谈的问题,不知是否可以烦请你在方便的时候答复一下,然后通过电子邮件回寄给我们。给你添麻烦了,十分感谢,并祝诗祺!                       […]

 『段晓松』关于周二诚邀沙龙朋友视察小店骨头庄的报告

1
俺家小店试营业三个月了,一直在调整菜品,近日自觉基本到位,故邀请沙龙的朋友们莅临视察。时间嘛,就定明天吧,周二晚。19点开宴。 店小,只能一期一会,一次只邀一桌,10人。彻底请客的话,俺不免腰软腿抖,只能制定一个保本的AA套餐政策,略表诚意。具体如下—— 沙龙会特别套餐,10人/桌。工本费30元/人。 盐水花生 蜜汁黄桃 凉拌鱼皮 凉拌鸡蛋干 温州鸭舌 葱油花蛤 香辣河虾 特色花菜干 清炒南瓜丝 家乡蛋饺锅 秘制猪弯弯 香辣牛蛙煲 […]

 『段晓松』说啥庄主,都是浮云

1
        折腾了三个月,俺家骨头庄的菜终于基本定型了。以前喝酒赶几个场子,现在天天晚上在自家庄子里坐台串台,倒也省事省银子。沙龙里来捧过场的兄弟就不一一表扬了,没来过的欢迎围观——     […]

 『段晓松』四十自壽

1
秋光偏暖水橫津,蟹子將肥晚半旬。漫紮麻繩防失腳,閑撈家鯽供批鱗。蔥花細碎青如野,几案頹唐老畏人。說劍談經誰是客,瓶中楊柳座上塵。 […]

 『段晓松』九一八祭

1
東海深,歲在甲午,沉戟。歲在辛未,白山黑水易辟。歲在丁丑,天皇赫斯怒,盡驅其貊,食人,滅國。乙酉,天狼星匿。茲垂八十載矣,庚寅,復用祭,詔屍而舉角。于天求其魂,于地祝其魄。三日齊,不見所祭。神之不至,以牲弗備。噫,方迎於東海,東海深,戟猶沉,有魚釣不得。 […]

 『段晓松』“一首哀歌就可以被人传诵……”

1
“一首哀歌就可以被人传诵……”                    ——读《哀歌》致黄灿然兄一首哀歌就可以被人传诵。那些语辞,已扎根在六月之后。那个六月,出奇地草长莺飞,梨花开后,又开出了铁锈红的甲胄。那些野树的名字已被忘记。那些炭化的年轮也显得过于密集。那些相拥取暖的人呢?那些陌上人归后遗弃的柴火,沉入一块块漂浮的 […]

 『段晓松』得书

1
         网购的《古今小品精华》到了。江苏广陵刻印社一九九一年六月一版一刷,精装,印数一千本。当时定价8 .5元,这回合邮费花了28元。然而值得。    录其前言——    “本书是民国上海中华书局根据陈天定原编《古今小品》精选编成。原书以精约为宗旨,汇选上古至明季著名小品短篇,分二十四类。中华书局以陈书中“适于近时普通教科之用者”重加编排,严事校讎,收文三百七十余篇 […]

 『段晓松』书边

1
    近几日忍不住手痒,还是买了些打折书。庄重的不多,主要是用来消闲。           彩色图文版的翻阅了数种,主要是山东画报版的“生活在遥远的年代”系列图书。原本大概有十来种,只选了四种,分别是讲述雅典、伊斯兰、凯尔特及维京海盗的世界。西文版引进,故学术性略具,并非像一些国内同类“画书”那样胡拼乱凑,而图版多佳。读它们只须如小孩子家吃棒棒糖,不必希求吸纳多少营养,只满意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