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段晓松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段晓松』克隆之我思——一个宗教学的认识

1
克隆之我思——一个宗教学的认识       正如目前由克隆技术引发的极度关注和众多讨论所表明的,问题的核心在于:它正越来越明确且看似轻易地指向人本身。人作为最终的靶子,已无可遮蔽地暴露在克隆之箭的射程内。一旦这段距离被跨越,随着克隆人的出现,人类自然存在的形式将遭到消解,现有的社会结构、制度及道德伦理法则亦必面临空前的危机。这是可预见的,明显的,在所有讨论中被确信无疑的结果。各种评价和 […]

 『段晓松』返观之镜:上帝之死与佛陀还原

1
返观之镜:上帝之死与佛陀还原    ——读佛教史、西方现代神学史札记    嘘堂    近两年粗涉外典,读了些有关西方现代神学史的专著、文章,与佛教思想及当下境况参照合观,期望能有所得。本文即此过程中产生的一些感想。原分二部分。第一部分简略考察了启蒙运动以来现代基督教思想中上帝观的沿革,包括十八世纪之理性神学,休谟、康德、黑格尔等大哲的批判和改造,柯勒律治、施莱尔马赫的主观 […]

 『段晓松』布幔集(噓堂自選詩•2005卷)

1
布幔集(噓堂自選詩•2005卷)不敢怠於詩,而竟怠以時。流年不可挽,餘者亦當辭。雲泥圬手爪,道路避鼓吹。我在猶未在,將何起深思?                                […]

 『段晓松』離座集(噓堂自選詩•2004卷)

1
離座集(噓堂自選詩•2004卷)其人也裸,其行也跛。朝华夕拾,其音也左。空地在前,损之在我。離座须臾,云胡不可。                                & […]

 『段晓松』空地集(噓堂自選詩•2003卷)

1
空地集(噓堂自選詩•2003卷)今年又逝,篋中寥寥。如於空地,俯拾殘蒿。不對馬嘴,略勝牛毛。且徇舊例,再打一包。                                & […]

 『段晓松』一損集(噓堂自選詩•2002卷)

1
一損集(噓堂自選詩•2002卷)自序    去歲網上成詩二百餘首,就中時雜隨手漫成者。復以思日僻,眼日狹,格日苛,於今泰半不可讀矣。年初嘗思刪削,事煩不果。適胡僧、蓴鱸兄促《有所詩》稿急,乃一料理,大抵三存一焉。因名一損。而我思倘不止,新變必有加,然則今日之損餘,異日復當損之又損也。              &nb […]

 『段晓松』十四行集

1
十四行集睡莲许多个夜晚便只此一瞬,是什么引着我向你走来?殿宇的倒影象陪衬着你,馨香的声音在水上漾开。我想问你:该停留多久?怎样的长久才值得缅怀?于美中耗尽,静中滋养,都不曾有过额外的光环。须叟的生死却因你生色,透明的莲叶泛射着银白……它们聚拢,秘密地祈祷环绕着你,又被你主宰。它们是倾听者:为你的高贵而倾听你的内在。“夜晚,我的朋友……”夜晚,我的朋友,你们象耐久的灯芯般滚热,白炽的光穿过玻璃罩,又 […]

 『段晓松』《新诗集》

1
《新诗集》 秋灯 将索居的灯点起来罢, 地上的灵魂已闭紧门窗。 你可听见,草木的枯黄? 谁的声音阻止它们回来—— 在内心凋零,在秋日的 雁群掠过寒塘的时候? 长夜漫漫。这光能维持多久, 我们能存在多久, 才算守住了生命的空宅? 诗人之居 你的屋中住着神明, 一走进来,我就感到它们的出入。 象古老的回声,比春天朴素。 它们是你的守护之神, 安详而威严,有如黄昏。 当落叶纷飞,大钟在远方敲响, 这里的一切都散发清香。 诗人的 […]

 『段晓松』舊作抄

1
舊作抄  詩部—— 將披剃,與諸友別,醉中口號  癡氣消磨老氣邊,誰識江左舊神仙。  此去禿頭還禿筆,元來無髮亦無天。  家山才有多年客,酒債能賒幾日錢。  滿籬黃花須料理,暫留小影在人間。(1989)  月下題贈  清風滿故廬,靜坐卷廉初。借此一身雪,還君數卷書。(1990)  白雲山上訪友    &nbs […]

 『段晓松』网文小辑(2000、2001卷)

1
网文小辑(2000、2001卷) 病中况味    春天来了,没听老人的话,没捂,结果病了。病不重,只是感冒,兼带上呼吸道感染。但烟酒都沾不了,人生的乐趣遂失了一小半;躺在床上,书翻不到两页就目倦欲眠,人生的乐趣遂又失了一半。昏昏沉沉睡去,醒来连半个梦也无,人生的乐趣至此便一点也不存了。    这样看来,过去说什么呕着血、由丫鬟扶着到庭中赏海棠,也未必值得艳羡——单一个感冒,就辜负了春天。茶与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