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段晓松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段晓松』七日(之1\2)

1
七日 一我离你多远?多久?一个年代在向你招手?另一个是不认识的年代。穿过初春,对面楼道口的那棵小小的梨树开满了花,细碎的绽放声居然没人听见。连小区的保安也未察觉,夜里,他经过手电筒射出的那道寂静时,我的灯恰好亮着。他没有发现莹白的颜色是单薄的,短暂的,我的灯照不到比梨花更远的地方。夜里,阿咯硫斯的脚踵。一支箭静静搭在弓上。你把潮水拱出的银色弧线推过来,把遥远的无声推过来……仿佛电影里的发牌手娴熟地 […]

 『段晓松』近来几首

1
征 引而征之,啟予手,肅其燈。其芒在方寸,色如春酲。定,而後發。征。引而征之,啟予足,覷其星。春酲未可罄,告於秋聲。定,乃久懸。征。勞而不返,涉水之萍。默而照彼,在野之螢。歡弗足存,哀莫足毀,彼何用諸死生。以無應者,若慎其聽。雲不朝升,雨不宿停。唯靜之美,泛彼流萍。紫檀色好,蛤子如膏。引而征之,固知其無所逃。 無題3高桐幾樹佩明璜,黯淡樓群跨遠方。到眼青蠓燈網盡,浮生金粟夜吹揚。膏肓漸浸雙趺影,世 […]

 『段晓松』口水街(2008·6—8月)

1
口水街   钵钵鸡——   推荐理由: 新店,麻辣派,颇休闲,或者说小资情调,也颇实惠。逛完瑞景,正好磨牙或小酌。  推荐菜: 钵钵鸡(钵底  8元/钵    鸡   16元/份    串串    4角/素    8角/荤) 鹅肝酱捞面   10元/小份   &n […]

 『段晓松』鶯啼序

1
鶯啼序 零風漫分陣雪,滿城皆裂帛。玻璃鏡,無限延伸,映見雲角微赤。展旗語,憑高獵獵,深壕伏甲齊奔出。戰虛空,詞屑紛揚,象牙王國。幻影穿梭,織簟補夢,是萍青鷺白。素菱錦\,雕上窗櫺,一程山水標格。隱於茲,蒼然者我,待皴破,殘荷枯澤。卻驚疑,蒸汽聲裏,火車鳴笛。何人遠去,唱頌低沉,亮光復靜默。夜未徹,背街枝椏,盡烙鉛痕,撲面輕蠓,細遮銀礫。蠟臺幽曠,箴言簡樸,豎琴凍結骷髏地,又何人,重奏大彌撒。躬 […]

 『段晓松』食笋

1
食笋        短假无事,邀二三子到家里小酌,顺便尝春鲜。主菜三道,都是当令的东西。首先是春笋。        笋这东西出于山野,又与竹同体,大抵算是雅物。怀素有《苦笋帖》十四字,曰:“苦笋及茗异常佳乃可迳来怀素上”,黄山谷与东坡也有写苦笋的酬和诗。苦笋是不是春笋,俺没考证。俺只是在菜场买几根刚上市的春笋,想也未必是“异常佳”的。吃上当令的春笋,固已佳矣。  &nbs […]

 『段晓松』行脚去,吃菜去

1
冶父山行脚    周末无事,应环球国旅之邀,做环巢湖之旅的首发游。这是省内旅游界的一件大事,由肥西、肥东、庐江、舒城四县成立合作组织,进行旅游资源的整合。新开发的路线有六条,俺选了庐江冶父山之行,盖这条线是一日游,比较减省时间精力。另外去年曾据纸上和网上的资料做过半版的梳理报道,感觉应该不错,这回亲履一趟,也算印证。    薄阴的天,盖不住初春气息。同车都是合师院旅游系的学生,一路做游戏,说笑 […]

 『段晓松』正是河豚欲上时

1
正是河豚欲上时 大嘴客   紫云楼,牌子很响,号称是合肥江鲜第一楼。每次路过,都牙根发痒,盖江鲜的诱惑实在太大。趁过年的余兴,前两天约了朋友去杀了回馋。现在已是吃江鲜的好时候了,所谓“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也。 紫云楼的当家菜号称“长江四大名旦”——河豚、刀鱼、鲥鱼、回鱼。都是稀缺资源,都是如雷贯耳的名角儿。其中河豚谱最大,虽然同去的朋友里有怕死的,俺还是横下一条心,决定会会。紫云楼的 […]

 『段晓松』“不必再睡眠。睡眠是无用的”

1
“不必再睡眠。睡眠是无用的”不必再睡眠。睡眠是无用的。那个世界和这个世界没有区别。当我的影子躺下,不过是碾入虚浮的积雪的那些车辙。许久没下雪了。雪一年年稀少。我不再觉得有何需要寻找。影子,巨大。那些车辙的齿纹使铺满雪的街道变得潦草。店铺都已打烊。谁还在走?路灯空举着一只只攒雪团的手。那么游戏吧,一个人也可以,一个人的痛苦比所有人的长久。时间封冻。只有成排的冰溜在幽暗的时刻看守着门窗。但是别说:世界 […]

 『段晓松』“莫名的忧伤袭来”

1
“莫名的忧伤袭来”莫名的忧伤袭来,耗费着冬天的柴火。今晚预报有雪要下,云层象腌过的花朵。一点,两点,雪还没下,我看着一朵朵濒死的花。它们茁壮,它们长,要在阴湿的空气里出发。我要把它们还给你。还给你前,将它们清洗。你看,它们被酒精包裹,象鼹鼠们挤在洞里。鼹鼠的措词没人能懂。我也把草籽埋在洞中。天幕微红,才徘徊数里,又荒芜了一个隆冬。 […]

 『段晓松』“被死亡打动……”

1
“被死亡打动……”被死亡打动,答案是地点。山谷在无形的陵替后又被看见;被目光掘出,抬起……熟悉的花汁的气息涌回心田。仅仅如此。地点被唤回。所有的心爱之地都矗着墓碑。一个蹀躞的影象,潜入,闪动,急着想记起擦面者是谁。位移,地点存在的意义。楼群,门窗,不走动也不失忆。死亡是花园,小径。轻轻踩上便发出细碎声响的叹息。而有时旋转会制造假象——半空缀满陀螺般旋转的灯光。但嘎的一声,树枝折断,风,已离开它才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