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段晓松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段晓松』有女

1
有女有女渥兮,春華灼灼。遲我長夜,歌舞翻梭。既飲且歡,白襪朱絡。樂只狂只,靡懷後約。有女狡兮,春華夭夭。素手深卮,復將彼中宵。樂只狂只,願言靜好。乃告我以疾,或無所禱\。春華靜好,遲遲夜中。明河有渡,操槳者卡戎。樂只狂只,以死以生,寧毋相逢。 […]

 『段晓松』“愈发阴郁的夜晚……”

1
“愈发阴郁的夜晚……”愈发阴郁的夜晚。灯是渺小的数字,在楼群间乘除。秋雨弄湿窗户。夜抬起头,缓缓地,拖动泥泞的双足。烦闷如乔木。盯着看吧:叶落,向闪亮的水洼臣服。当眼睛盯着水洼,那些叶子就变成张张被泡皱的地图。哪儿也不去。哪儿也去不了。爱情已被拖垮,象过时的魔术。你,高空中锁扣着的人,鸟瞰下方,嘘声四起的虚无。脱臼的夜晚,用什么冷敷四处奔逸的冰凉雨珠?诗篇散落。风格在继续,排印一本步入冬眠的书。 […]

 『段晓松』“虚幻并不可怕……”

1
“虚幻并不可怕……”虚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被虚幻的自我拿下。在我读过的经里,只有你比虚幻伟大。唵、嗡,菩提萨婆呵,请重复你所唱的歌。阿难尊者面对摩登伽女,默颂他最初的晚课。唵、嗡,波罗僧揭谛,钟磬敲打的琉璃屋脊。情欲是纯净的,爱也是点染白度母的藏蓝的漆。舍利子,色不异空,这歌在上升——唵、嗡……寂灭是伟大的,虚幻更大,以引满你,那纯美的雕弓。 […]

 『段晓松』两个主播MM

1
知性地行走老段        为敲定和李晓峰见面的时间,事先通了N个电话。不是架子大,盖因为她现在常年奔波在北京、合肥和其它种种地方,忙人一个。    采访照例很轻松,上午十点不到,喝着粤式早茶,对面的女孩清清爽爽,不躁么,也不矫情,便如老友攀谈起来。女孩高挑的身材,一件休闲体偕,一条仔裤,一双白球鞋。天然出雕饰,这感觉很好。    行走的感觉。我没问这是否因为她做过颇久的旅游栏目。我听若干人 […]

 『段晓松』先吃红烧肉

1
先吃红烧肉 大嘴客   目前心境不是太好,因为昨夜又快速重翻了几本大腕们写美食的书。感觉自己很失败。周作人,林语堂,车前子,加上最近开始火爆的蔡澜。生气的不是自己不会写文章,而是要照顾读者及栏目的需要,只能写食单式的东西。叫李太白草诏,纵唬退蛮人,又抵得甚事。 然功课还是要做。好在这次推的饭店确实还不错,老板也熟,话都说在前头,不必违心。这是个酒店,不是酒楼,是有住宿客房的酒店。酒店而菜可以尝,并 […]

 『段晓松』嫦娥

1
嫦娥         嫦娥探测器升空,举国欢腾。SHANZI发《今夜》诗于公社,曰:“广寒高倚琼树枝,捣药声歇悄人语。人间今夜芳桂林,馨风直向月吹去。”日前看电视,有分析云此后十多年,列国均有登月计划,以获取氦三等稀缺战略矿藏,乃临屏打油一首以应景云——“后羿神芒去复还,英雄来破美人关。嫦娥又作迁家计,此土可怜富氦三。” […]

 『段晓松』“要给你一个注释:把书阖上”

1
“要给你一个注释:把书阖上”要给你一个注释:把书阖上的人不是我,而是匆忙的岁月。仅仅留下一条缝,象作弊的学生抛掷初恋般的白纸屑。是都会唱的,然已遗忘,蝉的高鸣困在黑胶片上。一圈,两圈,无穷投身的黑夜,电阻逼着电流说:闪亮!于是光明来了如其否定,大神,暂借了我们暗中的身形。吻你的手,脚,吻这座花园,在每一根花茎上闪烁的感情。无多了,或许竟是仅存,被梦境封锁的众多的门。我见过遗址,但无此辉煌——我仍能 […]

 『段晓松』“我觉得已和你恋爱一生”

1
“我觉得已和你恋爱一生”我觉得已和你恋爱一生,那天你的心说要叛逃。公园的石凳看着池水,无声且无休止地向往事招摇。不是叛逃我,而是封存,我们脸上及水底的皱纹。布鲁斯响起来,酒吧在对面,忧郁的瓶子掏空乍醒的人。扶醉的脚步我久不措意,例外,这次因了你的空虚。万花筒里的彩屑已经胶结,再晃下去,亦只是座空居。但不知道忍耐是否能完满,令平缓的宿命如约完成?美丽的在眼中依然是美丽,只除了抓不住的那个词:永恒。 […]

 『段晓松』根据地踩点

1
根据地踩点大嘴客       国庆节后,忙着吃螃蟹,忙着编“煮蟹江湖”特刊,忙着策划后续的几个特刊,很少出去踩新点。前两天朋友荐了一家,叫根据地乡味馆,说是做舒城土菜的。听名字,感觉还有点意思,遂往。       店在东城,长春都市花园边上,新亚驾校对面。店比俺想象的大,霓虹灯的大招牌在夜色里颇恍眼,三层,有十来间包厢。舒城菜,俺的印象主要得自前两年在东悦大酒店的N次FB经验,以及在万 […]

 『段晓松』“筑路工还在连夜工作”

1
“筑路工还在连夜工作”筑路工还在连夜工作,城市的内脏照得苍白。被压抑的土地一旦剖开,树叶便迅速沉默下来。眼睑迟钝地向前推动,酒精,车灯,摇晃的铁皮……现在,到处是临时工地,梦境在不安中陆续撤离。凌晨三点,不详的时刻,有人想学习使用颜色——但透明的玻璃一旦封闭,就再没什么能让它复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