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方亚瑾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方亚瑾』跟片记

1
最近看完了前18集的《Hustle》。这是BBC自2004年起推出的一部主讲骗术的盗贼片,2007年出到了第4季。有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无论如何看,也比不上市场出片的速度。可一旦跟上,就发现进了一个“等待”的陷阱。比如现在等待着《Desperate Housewives》的第4季,《Hero》的第2季,《Grey\'s Anatomay》的第5季,《Ugly Betty》的第2季。 这真是一个复杂的工程。 周末还看了《大国崛起》,12集的DVD。看完了俄罗斯,剩一个美国没看。看累了就翻出书来,拿印刷文字跟 […]

 『方亚瑾』凤凰花开

1
陈楚生有一首歌,叫<凤凰花又开>.一开篇就有那种让人晕的植物气息.\"暖暖的海风轻轻的吹过来,凤凰花又盛开。远远的浮起一片红云,我的梦做了起来....\" 就象是6月的一天夜上香山,雨后闻得到香樟和青草的味道.还有微湿的土地芬芳. 我没有去过厦门,但是我一直听着传说里的凤凰花开.从大学开始,一直到今年8月. 我在塞班岛第一次看到凤凰树. 一开始是在雨后.满岛都是.坐在酒店的大巴上,用手机远远的卡了一张;再后来一个放晴的日子,走近了去看. […]

 『方亚瑾』遇见一棵树

1
上海今晨下雨了.绒毛细雨.我懒得撑伞,就任雨扎在脸上.清新的,有如春风. 路过美泉宫的时候,在路边发现了一棵小合欢树.已经开了红云朵朵.很欣喜,于是掂起脚尖用手机拍了一张. 合欢,一向是我最喜欢的树之一.中学时候的校园有一棵大合欢树,就在我们的卫生区里.轮到我们值日的时候,不用晨读了,提着扫帚跟好朋友一起去那棵大树下磨蹭.时间就象被擀面杖擀过一样,拉伸,变长变宽.成为一个平面. 我觉得合欢就象是乔木的含羞草.修长的叶子会在清晨张 […]

 『方亚瑾』没事花不开.似是故人来

1
我的MSN有一个联系人.是一个生疏的邻班同学.我们并没有关系.但有时候我看着她的名字便很恼恨. 这种恼恨从何而来呢? 是因为她会用一个我特别特别不想回忆的签名.一个词牌,或者一首歌名.一段话或者一声叹息. 我总是想,我们的生活应该一点点交集没有.但是她屡屡登出来的字都会袭击到我.防不胜防.于是有时候我会莫名其妙的想,难道我们的生活暗涌着交集?这种诡异的肮脏的想法让我盛怒. 怒的是明明没有关系的人,多想着就会扯出关系. 如果不在 […]

 『方亚瑾』明月小楼.无人重头

1
       有很多解释不清楚的关系来源与去向,我自2007年春节后把它们都称为”缘”.       很土对吧?但是这样称呼以后,事情就变的简单了.因为,不用再追究原因,也不用再恼恨结果.        2007年9月12日,又一个词叫做”孽”正式进驻我的字典.     &nb […]

 『方亚瑾』随便写下

1
一个曾经很熟很熟很熟的朋友,很久很久很久没见,在某天忽然问我:汪峰的<北京北京>你听了吗? 我一点也不明白他的意思.我回答:我喜欢<挥挥手>. 他说:我觉得你会喜欢<北京北京>. 我接收了他传来的\"让人感动的故事\".然后一直没空也没留心看.又隔了几天的中午,看到桌面上的文件,就打开看了.看完删掉文件. 我在屏幕的外头无声的笑了.默默的笑了. 我已经变成了从前我最不喜欢的那个样子.我不会说做什么就立刻去做什么,我也不会跟别人 […]

 『方亚瑾』马陆的葡萄不吐皮

1
就在高玲玲挂了MSN签名\"周末去大圩摘葡萄\"的那天,JUDY刚与我说定周末去马陆吃葡萄. 我跟高玲玲说:你看,我们在不同的空间分割世界. 我们在不同的时空俯冲葡萄的世界. 那天早上,在外环路地铁附近的新梅天桥,我接到杨西西的电话.她说车开不过来,所以她会走过来接我.她说她穿一件非常花的衬衣.我说我穿一双很绿的鞋子. 在天桥下,我们都轻易的找到了对方. 杨西西美眉是JUDY前同事的准女友.这个关系有点复杂.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马陆行是杨美 […]

 『方亚瑾』塞班.晒斑-记忆里的海

1
最懒的方式,就是把图片胡乱搬过来. 这样要比文字看着简单许多.---许多人这样说. 这些求简单的人们. 好吧.我把第一次看到七彩大海.第一次浮游看到珊瑚与热带鱼的激动回忆;第一次穿泳衣出镜.第一次巡航看无敌海景的诚惶诚恐心境都收拾起来。 这是悦泰酒店边的海。 这是军舰岛边的海。 这是传说的水清沙幼。 这是登高所见宁静的海 这是黄昏临晚闪光的海 这是眼中所见浪漫的海 这是已经远在身后的海 […]

 『方亚瑾』催眠故事-一只大象的挪威森林

1
April 18 一大象最近很苦恼。可以说是寝食难安。这一天里,他已经数过了,从门到窗户是7步,从窗户到吊床是7步,从吊床走到洗脸房也是7步……你也别问他这房间是怎样的一个格局。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他就是很烦。这种烦,就象是浑身长了虱子,恨不能抖抖跳跳,或者痛快的洗个澡,让太阳照照。--可这么简单就能做到的话,他就不用苦恼了。所以他只能象个真正的笨蛋一样地数这些777。但是,丈量房间是没有任何益处的。于是他支起一只胖 […]

 『方亚瑾』催眠故事-采薇采薇

1
April 17 春天的时候,一只紫色的蝴蝶扑啦扑啦飞过.猫刚脱了靴子,靠在阳台边.伸长手脚,晒它前后不等的掌心小肉垫. 扑啦扑啦的声音有点小吵.猫只是不耐烦的挤开一点点眼缝.瞥到紫色的蝴蝶.小爪随意这么一撩.蝴蝶侧过.翅膀上的粉末落在了猫的鼻子上.有点痒,又撩的心里开始躁. 于是猫的脑袋开始跟着蝴蝶旋转.一只小爪..之后,另只小爪也上阵来,事件的发生总是在来不及意识的时候.平衡失去的一刹那,猫从开放的阳台缝隙里跌了出去.是右爪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