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方亚瑾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方亚瑾』最近

1
最近没干嘛,忙考试.也不知道沙龙变成什么样了.反正陌生的很. 4月5日,有只猫在二楼遇见我,跟我回了家.30多个小时后,它又无声无息的离去. 4月17日开始,对小动物发生了兴趣.开始在space上写故事.给为考试烦躁的自己催眠. 4月18日去大剧院看了歌剧<卡门>,周围都是穿的很正式的老外,老没劲的.幸好这是出经典,音乐耳熟能详.我没在第三幕里睡去,撑到第四幕,觉得最精彩的瞬间,忽然幕拉上了.结束了.我竟没反应过来. 4月21日去万体馆听了张学友 […]

 『方亚瑾』game over

1
msn space不能用了,史上最短童话只能贴在这了- 超人不要我了, 我打了超人. game over. […]

 『方亚瑾』失眠的故事

1
一      话说有一只会失眠的兔子。      有一天晚上它怎么也睡不着。它看看身边的兔子。兔子已经睡着。于是它睁着眼睛看到天亮。      有一天它又睡不着。身边的兔子已经不在了。它已经在跟小猫打电话玩了。小猫说兔子你不对啊。你明天还起不起床啊?哦,兔子挂了电话拿被子蒙着自己睡了。也不是睡了。因为天已经亮了。兔子起床了。    […]

 『方亚瑾』红白蓝

1
红白蓝是三部法国电影. 想起来,是因为法国国旗.刚路过淮海路看到在办一个展览. 又想起那三部电影.是因为不同的相同---割裂以及牵连. 是什么牵连着. 回办公室听了广播. 听故事一样. 罗嗦两句,聊代灌水. 老于的故事,以及雨馨的故事. 故事和人的印象基本是一样的.老于很---\"朴实\".雨馨很---\"活跃\". 可是这两词象是表达的风格,而不是内容. 不同的表达,会让你忽视内容的相同.或者说人本能的找相似的,找最深刻最明显的记忆,忽略主题之下的多层 […]

 『方亚瑾』七刀水断数天长

1
一天,睡觉.天昏地暗.窗外落雨人不知.醒来我就哭了.实在是睡过头了.觉得自己要死了.头疼欲裂,心里空落的很.又梦了,梦见了小时的青青园地,有许大许大的泡桐,花开一树,又有一畦一畦的蝴蝶兰盛放.不是我们的家.是我们路过的家.伤心死了.****后面省去N字. 又一天,睡醒.去看双年展.我喜欢斗拱.我还喜欢苏州师徒心摹手记的小模型.还有煽情的新山海经.可是没来及看完.东城西奔.东走西顾.没有茕茕白兔.后面要不要省字我忘记了. 再一天,睡醒.去看花 […]

 『方亚瑾』近日五题

1
老于许过我,可以把自己space里的东西搬过来凑数,他给的理由是让同志们帮着监督近况;雨馨和葛怡然同学都摆出了揪我耳朵的阵势,踢着我的懒散... 好吧,我把space近日的五题都搬过来...老师刚在MSN说我稍有自虐,可又是快乐的很大源泉..变化的状态啊..简称什么就不说了.同志们,你们批评我吧.一批评我我就前行了... 9月13日---涩红尘红尘是什么结构的词组?我一点也体会不到老师说的润.红尘忽然涩的很.堪比头道茶,能攀廉价的啤酒.又或少油的滑轮.咯吱咯 […]

 『方亚瑾』秋天里的书虫

1
开完会回来,MSN上赫然雨馨的留言\"妞,去我那看帖\"...看了,而且顺藤摸瓜看了大概5个人的.游戏好,沙龙里没有游戏,我这样天天碎片的人是看不动字的...读书更好,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读书可以消遣时间,只有人抛弃书没有抛弃人的书...哦,也,我是书虫. 又废话了.抓住耳朵扭频道--- 1\\一本你不止读了一次的书 <镜花缘>...小时候家里有套人文的版本,放在爸妈房间墙壁上掏出的大格子里.我从上册开始,边看边摇晃家里的椅子,当所有能摇的椅子都咯吱咯 […]

 『方亚瑾』等待戈多

1
早晨MSN遇见小胡老师. 老师问,你去我博客了吗?我说去了,看人多不知从何起哄起. 我辩解,其实我看到人多就会闷,老师啊,我寡言呢。 老师说,理解.就跟我平时说自己gua言一样. 然后我就快活了,因为我可以继续gua言了. 老师说,我觉得你记叙文写得比我好. 我说,我知道.因为我实在没别的可被说的了. 其实是我遭遇的事情好.我长了眼睛.还有耳朵.还有手. 有的时候,硬件比软件重要.真的. 后来,我们说精卫填海的坊间传言了.有关检察院最新的会议纪要,以 […]

 『方亚瑾』月初于周末

1
一到底高架下面的是什么植物?我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大吴风草,又叫八角乌,以及荷叶三七.这是有趣的植物,菊科,花在野外谢后,长出许多刺,牵绊着叫你带它回家.可是也有人在博客里写那大巴掌的叶子,就是蓖麻.我以质疑+求证的努力寻找答案.一日不得解一日增加悬疑. 二连岳是我从前不以为然的专栏作家.可前些日子翻早年的城市画报,看到他写男子若有平坦的腹部,说明自控力够强.反之你想会怎样.昨天的上海一周里他回答情感问题.提的主题\"爱情轻 […]

 『方亚瑾』忽而今夏

1
夏天就这样过完了.秋老虎很厉害.但与天气无关,我的确许久没有来过沙龙,小强同学也已经不说我了,感谢留言里放了某天某些同学们的记.念. 这期间,我偷偷潜回过合肥.会见了老于主编和高玲玲同学.还蹭了顿饭.在合肥斯混了一整个周末,从特别惬意呆到烦躁.立秋那天我坐夜晚的火车回上海.感觉人,真的很呆...不晓得要说什么.以后再说吧. 好吧.我会抽空再来这里念念琐碎.问候熟悉与陌生的人快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