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樊立慧

安徽市场星报新媒体部主任
微博:

 『樊立慧』在合肥租房: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1
在城中村的日子,是租房的原始阶段,合租在套房的日子,算是扎根在合肥的初级阶段。租房的日子,有笑有泪,更多是守望相助的友情。 (回顾上篇:我住合肥城中村 ) 2005年9月,我搬到了淠河路,在五里墩那边,三室一厅的房子,开始了我在合肥合租的日子。 五里墩:世界原来这么小 从没有想过,会有异性合租的生活。当时的男同事,和他的同学Z一起租的三室一厅,空了一间小房间,听闻我被城中村老太婆欺负的事情,主动腾出了小 […]

 『樊立慧』我住合肥城中村

1
国庆期间,看广州杨箕村大摆千围宴,那是广州著名的城中村,我想起了我住在合肥城中村的故事。 城中村里的三教九流,都在这些城乡结合部,开始自己在城市里寻梦之旅。 一、门口的酸奶和屋外的球鞋 2002年暑假,我来合肥实习,借住在同学华租的房子里,安农大后面的城中村。 来之前,华告诉我,坐124路到利民药厂下,她再来接我。于是,124路就成了我在合肥有特殊意义的公交车,载着我,去一个栖息的小屋,这是我在合肥的第一个 […]

 『樊立慧』你走了,月圆再难人团圆

1
下午,得知你走了,在昏迷将近一年后,中秋节的前两天,你离开了人世。也许,对你来说,这也是一种解脱,但愿天堂没有病痛。   弟弟翻拍的,pad里自拍的大伯 1、两个中秋   去年中秋当天,老爸给我来电话:小慧,你大伯糟糕了,突发脑淤血住院了。   1945年出生的他,那时候刚刚过了70周岁。据说当天早上,吃早饭时,忽然筷子落地,人也瘫在地上。我二哥火速在半个小时内,将大伯送到上海闵行中心医院,及 […]

 『樊立慧』记忆中那一抹蜜枣香

1
端午前几天,老妈包了粽子。端上桌的那一刻,清香的粽叶透着一种远远的思念,剥开粽叶,吃到那一颗蜜枣,像是记忆中的甜慢慢地荡漾开,铺满我的心。 小时候,快到端午节前,家家户户都开始包粽子,手工作坊般的实操,比拼着各家的技艺。 先是去河边打粽叶,就是芦苇叶。那时候的河水没有污染,芦苇叶摇曳在夏日的微风里,水不深的时候直接下水,水深的话站在岸边用棍子将芦苇拨到岸边,上手拽。回家,挑选没有裂开的放水煮,煮 […]

 『樊立慧』袁弘娶张歆艺到底亏不亏?

1
袁弘和张歆艺的婚礼,似乎持续了好几日,从生日到婚礼,加之有时差,一直就没有到高潮,刷出的热搜也竟然是“最帅伴郎胡歌”,似乎与胡歌的红白CP才是最值得关注的。袁弘张歆艺这个婚,有点喧宾夺主。 不过,自打公布恋情以来,用袁弘的话说,感谢大家“稀稀拉拉”的掌声,也就是说,并没有得到大家一致的祝福。即使走到了结婚,我看到袁弘的微博下面也有人恶毒的评论:袁弘啥都好,就是眼瞎。 为什么不被祝福,理由或许很 […]

 『樊立慧』十年目睹合肥楼市之怪现状

1
从2005年合肥开始大建设,我也算在这个城市呆了10年,这十年,真是沧海桑田的变化,作为旁观者、亲历者,也看了好多故事,近两年来,怪现状越来越多了。   一   80后炒房者 2005年,我还在杂志做财经记者,某一期的专题是80后创业者。 我记得,在徽州大道和南一环交叉口的某处,采访了那位瘦削的创业者,做房产策划。在了无生趣地聊了几个案例后,他叹了口气,说他借首付买了3-4套房子,以房租养房贷,谨小慎微、战战兢兢地维 […]

 『樊立慧』且行且珍惜

1
一  且行且珍惜 其实,那一年,这句话,还不属于马伊琍。 这一直是我记忆中的一句美好。 那是我大学入学的第一年生日,寝室的姐妹们给我从校广播台点了张信哲的这首歌。 忘了那天的天气,忘了那天的衣服,忘了那天的饭菜,我却记得我端着饭盒,站在阳台上吃,远眺镜湖,耳边传来校广播台的点歌节目。虽然知道她们会给我惊喜,却没有想到她们会选哪首歌。 电台里飘来我的名字,接着是这一首《且行且珍惜》:“偶尔想起 […]

 『樊立慧』《相思》是王维写给太平公主的情诗吗?

1
许多年后,游历了大唐山河的王维再次见到太平公主。 在《咸阳游侠图》旁边,王维问:还记得我为您做的那首诗吗? 太平:记得。红豆生南国 ,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 太平轻轻问:王维,当年你为什么不辞而别? 王维说:因为……怯弱。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再滞留一天,我就会………陷入爱情。   鲜少在影视剧中出现的王维,在《大明宫词》里,是一个爱慕太平公主才情的男子。隐忍、淡泊却深情 […]

 『樊立慧』那些童话教我的事

1
上周,两个年龄加起来65岁的女人坐在漆黑的大屏幕前,看着灰姑娘的华丽变身、傲娇离家、牵手王子,激动异常,一如少女般,雀跃着一颗心。本应执着《五十度灰》的年纪,却对着《灰姑娘》恋恋不忘,当然了,我们爱的不是灰姑娘,是那个娶了灰姑娘的王子,还有那身美得冒泡的公主裙。 小时候,把童话故事当神话般看,美好的玛丽苏文都是如童话般,王子和公主过上了美好的生活。不过,光良唱给我们听: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在我看来,童 […]

 『樊立慧』致我们不管矫情与否的乡愁

1
年近了,我仍怀揣着孩子般的心,对过年有着神圣的期盼。即使再也收不到压岁钱了,即使再也回不到那年的故乡,即使有些疼我的亲人已不在人世,对过年的热盼却成了一种习惯的传承,戒之不去。 关于过年,我怀念的究竟是什么?可能是那些无拘无束的放松,可能是那些有情有义的日子,可能是那些似有似无的乡愁。总之,以过年之名,一切都笼罩了喜洋洋的气氛,我爱大红的春联贴上门,我爱听鞭炮的噼里啪啦,我爱空气里弥漫的鞭炮味,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