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樊立慧

安徽市场星报新媒体部主任
微博:

 『樊立慧』大蜀山的铁链

1
右边的是我哦,呵呵。 上上周,几个同事去爬荒凉的大蜀山。竟然发现这上面也有连心锁,真晕倒! […]

 『樊立慧』心如屎,看人就是屎

1
昨天在家看禅宗,看到东坡和佛印之间的对话,笑死我了。苏东坡和佛印打坐,苏东坡问佛印:“我现在这样是不是像一尊佛?”佛印很厚道地说像,反问苏东坡自己像什么。苏东坡不怀好意地笑了笑,说:“像一坨狗屎。”佛印没有反驳他。苏东坡兴高采烈地回去向苏小妹炫耀,苏小妹说:“相由心生,心如屎,看人就是屎。人如佛,看人就是佛。佛印要比你高一个层次啊!”不知道苏大才子为什么总是要在佛印面前逞能,却又是不可避免地被比了 […]

 『樊立慧』爱吃海带的丑丑

1
他喜欢吃海带,不喜欢吃鱼。?? 我开门的时候,他竟然会扑上来,抱住我的腿,而且踹不走他。?? 他其实是它,叫丑丑,是我家的一只猫。?? 4月份,别家一年多后,终于回到家,也我第一次见它。此前,我家大约先后有过十几只猫,在它们相继出走之后,我妈于是拎来了它。?? 比起我家之前的十几只猫来,它确实太丑了。本来应该浑身洁白的,可眼睛附近无端地长出些黑色的毛,从额头延伸到下巴,仿佛在外斗殴久了,被刀砍了,留下深深的疤痕。 […]

 『樊立慧』幸福难以像花儿一样

1
这几日,一直在看这部电视剧,据说,是时钟山的作品,当然也就继续军旅题材。还没有看完,我却发觉,幸福并没有如花儿一样绽放,杜鹃已经和白杨结婚,结婚当天杜鹃的逃婚也为以后两人的不幸埋下了伏笔,而林彬一旁的观望也让人感觉造化弄人。最根本的是大海说的,杜鹃和白杨之间已经失去了基本的信任,其实白杨一直对杜鹃心中的林彬存芥蒂,可能是得不到的心理让白杨不断地汪前冲,不断地去接近杜鹃。其实看白杨每日一封情书时,我 […]

 『樊立慧』上海,记忆中的一年和若干片断(4)

1
静安寺本来和这一块是没有交集的,我的生活圈距离这边很远很远,可最后离开上海的那个月,同学来出差,我也就有机会到这边看了看。静安寺是个地名,也是个寺名。寺庙前面总是站着很多要给人算命的热情的“神算子”和“神婆”。寺庙附近还有一个著名的景点叫做百乐门,旧上海的歌舞台,现在,她依然保留着那个旧上海风情的门面,我不知道她还是否吸引着旧上海的那帮人。距此不远处有上海影城,那个传说中的著名建筑让我在一个下雨的 […]

 『樊立慧』上海,记忆中的一年和若干片断(3)

1
万体馆也就是所谓的八万人体育馆,上海中远队的主场,也是1999年张玉宁他们那届国奥队和韩国队苦战1:1的比赛场。这里对于我来说,与体育没有太大的关系,我要说的是招聘会,这里每个星期六、日都有专门的专场招聘,我也总是挎着简历穿梭在每个摊位前面。我曾经说过,我是我们班上参加面试最多的人,此话非虚,因为到后来,我发现招聘会上的很多单位我都很熟,我都去面试过,都没有被录取过,我想笑,看看他们,再看看我自己,我不知 […]

 『樊立慧』上海,记忆中的一年和若干片断(2)

1
衡山路 第一次路过衡山路,是一个华灯初上的傍晚。我从淮海路走到徐家汇,几乎穿过了整条衡山路。法国梧桐的掩映,那天还有点雨,自然地,情绪就有了。我心底沉渣的“伪小资”情调泛上来了。看着幽暗的酒吧,昏黄的灯光,暧昧的人影,彷佛与路外的喧嚣隔离了,我远远地看着他们,目光流连一分钟,继续我的路程。 没有记住任何一家的名称,也不想记,因为他们于我,都是同样的概念上的意义,没有实质的联系。 后来,有同学出差, […]

 『樊立慧』上海,记忆中的一年和若干片断(1)

1
以前有个同学说,她最讨厌的就是到一个地方游玩,拍上一张照片,证明鄙人曾到此一游,她觉得恶俗,觉得只是面子工程。旅游只是纵情山水,享受感官上的愉悦,何苦在照片中煞自然的风景。 不敢批驳她,因为我的影集里有不少正是这样的照片,恶俗地证明着--我来了,我看见。仅仅陷于此了,我没有征服什么,若征服了,我就不会以照片来证明自己的心理不足,如果我是真正拥有,我会是自信的吗? 一年前,我来了上海。 地铁 下火车的 […]

 『樊立慧』帅哥变形记

1
大学毕业一年余,这期间,陆陆续续和不少男生见了面。当年水灵的帅哥明显是被酒水或者什么浸泡了,都发水了。当年我们寝室评出的帅哥“TOP系列”中的难有幸免之人。 才进大学,我们就给男生排座了,正如男生会在军训时悄悄打量班上女生的身材脸蛋一样,女生的行动更早。从领军训服装、领扫帚开始,一系列的亮分行动便开始了。谁BODY好,谁FACE好,谁人不错……最初的“三甲”出来了。头甲FACE好,BODY稍差点;二甲BODY好,FACE却不被最广泛 […]

 『樊立慧』再论“80年代生人”

1
前几日是看简总对“80年代生人”打几锤大锤,这几日,读到《中国企业家》以及《城市画报》,心照不宣地都把“80年代生人”作为封面,研读一下,出来的是截然相反的观点。      2004年2月,《时代》杂志将一位酷酷的中国女孩搬上封面。春树,少女作家,与韩寒、曾经的黑客满舟、摇滚乐手李扬,这四个中途辍学、性格叛逆的年轻人被《时代》认为是中国80年代后的代表,他们被拿来与美国著名的“垮掉的一代”及嬉皮文化相提并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