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冯飞

唱一首深情的歌
微博:

 『冯飞』冻死劳资了

1
1、天可真冷。去年说北京是59年来最冷的一个冬天,今年又说千年极寒。明年是不是就要进入冰河时期了?冻死劳资算鸟! 2、北京明年不让买车,23号是最后一天,话说那一天,汽车像大白菜一样被批发。不让买车,又不让买房,我的钱怎么能花得掉呢?曹德雷! 3、稿债堆积如山,心中很烦躁。以后能动嘴皮子挣钱,绝不码字挣钱。 4、有人说我的博客就像大姨妈,每个月只来那么一次。我严正声明,绝非如此!而且,即便我这个月没写博客,也 […]

 『冯飞』您有两条新消息

1
每当我登陆公共知青沙龙的时候 总会响起欢快的铃声 然后右上角闪烁几个字告诉我:您有两条新消息 可是这新消息,我早就阅读过一万多遍了 于是我就将这个两条新消息删除了 可是登陆网站的时候,依然会有欢快的铃声以及不厌其烦的告知:您有两条新消息 擦…… 在我的心里,对于新消息的期待是很热切, 我总是希望有新消息到来,那很可能代表着,有年轻的女粉丝的给我写来爱慕的书信,当然也有可能是某个精神病患者对我变态的辱骂 […]

 『冯飞』语录3

1
@我与周立波先生聊天 我:周大师明日有什么安排啊? 周:呃,明天上海滑稽剧团60周年,邀我过去发言。 我:哦?周大师与上海滑稽剧团有什么关系? 周略沉吟,周:有的,他们把我开除了。 我:…… @周立波先生受邀,前往复旦大学讲演,回来后与我聊天。 周:今天场面很吓人 我:您还有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识过吗?居然被吓到。 周:各界领导纷至沓来,争相与我握手,说我要扛起南方文化的大旗。 我:您觉得您能扛起来吗? 周:我 […]

 『冯飞』语录2

1
戴军先生精通烹饪技术。那一日我们聊天。 戴军:昏迷,你平时做饭吗? 我:呃……有时候。 戴军:都做什么? 我:西红柿炒番茄。 戴军:嗯,这个菜吧……西红柿跟番茄不是一个东西吗? 我:对不起……是西红柿炒鸡蛋。 戴军:哦这个好,特别有营养。这个菜应该#$%...@#$……(戴军将此菜的烹饪方法说将一遍) 我:呃……西红柿炒鸡蛋还要放糖吗? 戴军:要放一点!(说完,戴军老师精明强干的眼神突然变得很温柔)我可爱做菜了…… […]

 『冯飞』语录1

1
一日与纪连海老师聊天,和纪老师自然要聊一些历史。于是我们就聊了。 我:纪老师,您最喜欢哪个朝代的历史呢。 纪老师略沉吟,说:我最喜欢本朝的历史。 我:…… 纪连海老师高度近视,看书时基本鼻尖顶到书本。 我:纪老师,您近视这么严重,为什么去治疗一下。 纪老师略沉吟:嗯,我的世界会不会突然变得特别清晰。 我:是啊。 纪老师略沉吟:不好,如果我发现我老婆是一个特别丑的女人,那岂不是很崩溃,不好不好,我还是很 […]

 『冯飞』今夜无眠

1
白天开了一天会,晚上和朋友在一个日本馆子吃饭,聊了很多,唏嘘感叹着,喝了两瓶啤酒,吃了小半斤虾,一份牛排,两份三文鱼,寿司,鹅肝、牛舌、鸡翅等等一堆,酒足饭饱,就到了10点,回来又累又困,却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我曾经在很多个夜晚因为失去睡眠,但从没有像今夜这样…… 吃饱了撑的睡不着…… 朋友,这种痛苦,你曾经有过吗? […]

 『冯飞』格桑花是什么花

1
格桑花是什么花,早早就在沙龙里看到过这个名词,但从未留神。 今天我知道了格桑花是幸福之花。 当然,幸福其实与你们无关,只有不幸降临的时候你们才会出现。 我的朋友中,有格桑花,他们在为青海的大地震在奔波。每每想到这里,我就会十分的开心,十分的温暖。 我注册了个id,登陆了格桑花论坛,打开了一万年没有用过的支付宝,捐掉了里面所有的钱,很遗憾,一共也没多少。 下午见到周立波,他前两天天就捐过了,下午聊天时,我 […]

 『冯飞』你好,左小祖咒

1
昨天去听了左小祖咒的演唱会,我操,真难听啊。搞摇滚搞到左小这份儿上,也算是国内的翘楚了,但是也许代沟的原因吧,确实欣赏不了他的艺术。听他的歌,不感到愉悦或者兴奋,只是痛苦。 昨天演唱会现场有此感觉的绝非我一人,坐在我前面的一个小姑娘,打一开始就没好好听左小唱歌,一直拿着手机在玩对对碰,我就奇怪了,何必呢,花钱买票进来,在这么嘈杂的环境里玩游戏,恐怕也不容易打出高分吧。 直到左小唱完一曲后说:下面有 […]

 『冯飞』4年啊,不容易,你们别把我忘了

1
说来你们也许不信,我订了16日一早飞合肥的机票,准备在傍晚十分奇袭“静香庭湘菜馆”。但是不凑巧之极,15日晚,我不晓得是误食了什么东西,竟然导致急性肠胃炎发作,上吐下泻一整晚,差点要了小命。第二天昏睡整天,时至今日,我依然在坚持喝粥……飞机误了固然令人懊恼,但是未能共襄盛举,更是让人惋惜啊。 转眼都4年了,读本科的小朋友该找工作了,世界杯又要卷土重来了,新婚的眷侣可能都已经领了离婚证,而美国总统也该换人 […]

 『冯飞』春哥与曾哥——奇文共欣赏

1
《史记·春哥本纪》 春哥名御春,成都人氏也。生而能勃,三岁梦遗,五岁自慰,七岁抠女,九岁嫖鸡。及至十岁,已然阅女数千。每事罢,常叹人生不过如此,郁郁而不得志。 某夜,春哥连御十女而意犹未尽,乃怒曰:“天地不仁,即生吾于世间,奈何不能尽吾兴乎?”其声所至之处,天崩地坼,江河倒流。须臾,一白发老翁至,谓春哥曰:“吾太上老君也。汝为何兴此盛怒,令吾不能安卧于天庭?”春哥俱以实告。老君曰:“此事易耳。吾有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