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高健健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高健健』新加坡的事(二)

1
新加坡特小,从国家这头开车跑到那头只要两个小时左右,再形象点说,咱们合肥加上三县的话就有三个新加坡大了。在我心目中,它跟什么东帝汶啊、卢森堡啊、梵蒂冈啊都是一个级别的,弹丸之地。 但是,就是这么个弹丸之地,却被治理和规划得相当好,是那些幅员辽阔的国家没法比的。当然,也许正因为小,才好管理,不像咱中国,北京喊个话,老少边穷地区隔好久才听到不说,没准还信息衰减得不行。 这个吃喝穿用全靠进口的小国,经济 […]

 『高健健』新加坡的事

1
来新加坡有些日子了,从最初的稍稍不太适应到现在的渐渐喜欢,好像没跨越什么太长太艰难的过程。 来之前就听说新加坡是全世界除咱中国以外最适合华人生活的地方,亲身经历后才觉得此言不差。 全国百分之七十多是华人,即使他们非说自己是新加坡人不可,可你只要再往下打听,不是父母就是祖父母一定是咱中国人,大部分的祖籍都是福建和广东。 官方语言是华语(当然还有英语、马来语、泰米尔语),出门打车也好、用餐也好、买东西也 […]

 『高健健』平安夜

1
一早妈打来电话,高兴地说,“你爸做了件让我好感动的事哦。”言语中那份对老爸的久违的爱意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 爸是65届的安大政教系毕业生,主攻马列主义;妈是67届安大外语系毕业生,浸淫英美文学。爸出生于极贫困的农村,妈生长于还算富足的县城;爸爱看的书基本上关乎马恩列斯毛和科学社会主义,苏联解体时他困惑了好一阵,妈枕边常放的是《读者》和最新的时尚杂志,对于时下流行的意识形态比我还能理解和包容;爸最近一次找 […]

 『高健健』也说《梅兰芳》

1
看了《梅兰芳》,感受和大部分人的评价不太一致,这也使我心里有些惴惴的,颇有些疑惑自己的审美取向。 很多朋友说上半部比下半部精彩,甚至有人觉得下半部基本上可以不看了。我却觉得,片子的开头自然是要热闹要节奏,画面的色彩华丽和矛盾的激烈冲突就尤如一场盛宴的头几道菜,色和香一下子抓住了吃客的视觉和味蕾,这固然是极对的。但是,接下来的味,特别是回味,那才是这顿饭的意义所在。在我看来,《梅兰芳》的下半部,也就 […]

 『高健健』无奈的思念

1
新加坡,很热,我坐在面对一阳台盛开鲜花的宽敞客厅里,面前的餐桌上是一盘不小心烧得有点糊的排骨。 中国安徽北部涡阳县城,很冷,姥姥一定是躺在那个古旧又简陋的小院里的硬床上,不知道她今天中午能吃到什么? 天涯共此时!!! 三十年多前,爸爸妈妈在合肥教书,学龄前的我被留在涡阳的姥姥身边,姥爷已经去世了,只有我们祖孙相守,姥姥那时已经停了她的小生意,攒下了点钱和时间给了我这个宝贝外孙女一段快乐而有保障的童年 […]

 『高健健』我回家了

1
纷纷扰扰地过了些日子,忽然生活就像戛然而止了似的,我都仿佛听得见它的心跳。 从欧洲回来已经半个多月了,身上依然在蜕皮。因为贪恋尼斯的海滩和日光,英勇地觉得连防晒霜都是我和自然亲近的障碍。于是,在痛晒了两天之后,结果就是现在身上还有一件完整清晰的泳衣造型,以及猝不及防的蜕皮过程。 人总是在两难中行走。到了那个全世界闻名的以阳光、海滩、美女和富有为logo的度假胜地尼斯,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世界上所有穿的多、 […]

 『高健健』别人的熊猫我的痛

1
终于看了《功夫熊猫》,我从轻轻地笑到哈哈大笑到笑到眼泪出来了。散场时,听到好几个人说“我还要再看一遍”。 剧情简单,所以才可以让创作者把功夫都用到了对白呀、色彩呀、音乐呀等等更吸引观众的东西上了。 我在心里一遍遍地惊呼,洋鬼子怎么把“中国”这两个字吃得这么透?除却美国式的幽默,那些中国人喜欢用的的透着所谓玄机的语言、那些折射出中国古典诗词意境的桃花飞散的画面、那些英雄就要锄恶扬善、义盖云天的立意, […]

 『高健健』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1
去听蔡琴的演唱会,看到好多熟人哦,汪茜呀、海群呀、罗彬呀、赵焰呀,等等等等,好这口“蔡”的兄弟姐妹们都去捧场了。 舞台不够大,灯光不够炫,音响不够立体,曲目不够吸引,唱歌的蔡琴姐姐不够卖力,发言的移动代表过于卖力,总之,这场演出在我看来就是个“一般一般,港姐第三。” 凡事怕有个比较,怕横向的比,也怕纵向的比。先说纵向的,蔡琴姐及其号召力跟仅仅一年多前比,真的是有点“王小二过年”。 05年岁末,12月31日晚 […]

 『高健健』莫名的情绪

1
最近每晚看电视,发现从频道1到频道123,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看的,这让我这个靠电视谋生的人既感到没面子,又有岌岌可危的生存恐慌感。当然,除了新闻和体育。 不抱希望的时候往往会有惊喜,昨晚在合肥台的“过把影”中看到了一部好看的电影《恋爱假期》。 两个爱情受挫的女子,一个在英伦一个在美利坚,一个是出版社的文字编辑,一个是影视制片人,为了忘却伤痛寻求短暂的心灵逃亡之旅,两个人同时上网玩起了“交换住处”的游戏。当 […]

 『高健健』爱有时候很简单(安徽电视台“爱传万家”活动宣传文)

1
    那天一大早我就起床了,因为是约好的拍摄无偿献血广告片的日子。    十二月的天,冷得让人心里打抖,我顾不得温度,匆匆带好服装和化妆品,出门发动了车急驰而去。做这行快十五年了,每次出门拍片我都提醒自己不要迟到,电视是种团队运动,合作精神至关重要。     路边的树因为我开得快,纷纷向后急速倒去。我喜欢冬天里的树远远胜过其他季节的,光秃秃的枝丫让我感受到隐忍的力量和一种残酷的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