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高健健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高健健』《奋斗》和王佳芝的帽子

1
我真是老了,居然会被潮流甩得这么远。 上周日上午,忽然收到妹妹的短信,“《奋斗》里的马伊俐有点象你。”当时的我正为韩剧《玫瑰人生》里刚刚死去的女主角哭得头痛眼花,压根不知道《奋斗》为何物?晚上,整理好悲痛心情的我关了发烫的dvd,打开电视才发现,天哪,怎么几乎各大卫视台里都在《奋斗》啊?只是马伊俐不象我,或者说象劈成两半的十年前的我。(我那善良的妹妹啊。) 第二天来到台里化妆时兴奋地说起刚刚看过的《奋 […]

 『高健健』旅游是一种态度

1
旅游是一种态度。 一直以来很喜欢那句广告词,“人生就象一次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只是沿途的风景以及看风景的心情。” 其实我的旅游态度也和很多朋友一样,经历了从模糊到清晰的过程。很多年前,大家对于旅行社或旅游线路的判断,都基本上停留在看的景点是不是够多。于是许多人的旅游生活可以概括为“马不停蹄”,“疲于奔命”,一次跋涉回来,积攒了许多的景点门票,至于景是怎样的倒变的不重要也不清楚了。 十几年前, […]

 『高健健』我和你之间,有一段距离

1
到处都是歌手叶凡逝去的消息。我比一般的读者或歌迷更多了几分难过,因为我们曾经是很不错的朋友。 十多年前,我刚走上主持人的岗位,而叶凡那时也是刚刚崭露头角的歌坛新人,她当时的名字叫刘美然。就象张惠妹的歌里唱的,“遇见你是一次漂亮的巧合。”我们俩同时被邀请到了电台的一档节目里做嘉宾。为什么被邀请,节目里谈了什么,事隔多年早已记不起来,只是下了节目我们两个年龄相仿言谈相投的女孩立刻成了朋友。 那时的叶凡 […]

 『高健健』怀念《前沿访谈》

1
  有那么一段时间了,提到《前沿访谈》,安徽的电视观众会想到我;提到我,安徽的电视观众会想到《前沿访谈》。就在我和《前沿访谈》已然互为存在时,这个到今年的11月2号就要4岁的节目接到了停办的通知。   不留恋不伤怀是不可能的,尽管我正马不停蹄地为一档全新的《天下安徽人》节目做准备。   工作有时好比情感,总是会沦落到“爱到不能爱,聚到终需散”的境地,能做的只有换个轨道继续爱和聚,毕竟生活还得延续。   […]

 『高健健』HELP!HELP!HELP!

1
   沙龙的兄弟姐妹们,这是一封求助信。     现在搜狐网上有一个“2006中国原创电视栏目20佳”的评选活动,我们安徽电视台经济生活频道的《前沿访谈》栏目也是候选之一,而且目前支持率还不错。      作为《前沿访谈》的创始人之一,我看着这个栏目走过了三年,其间酸甜苦辣是那方寸银屏不能一一展现的。纵然它无法尽善尽美,但是我们团队的所有成员都希望能和这个安徽电视圈里唯一的高端人物访谈节目一 […]

 『高健健』留?存?

1
    多日不写,我跟朋友说:“都说愤怒出诗人吧,也许我最近心情安静才少了创作的欲望耶。”朋友狂吐!      可不是吗?写日记的女人们都有相似的感受,翻看许多年前的心情文字时,会觉得字字血泪,通篇都是对人生呀爱情呀不幸的经历和痛苦的感悟,因为开心的时候是无暇写字的。      前两天经视的广告征订会上,我和几位美女同行聊及此种感受,大家都颇有共鸣。     & […]

 『高健健』得见金庸

1
今晚的《杨澜访谈录》终于让我坐下来书写前不久的香江之行,因为她采访的也是金庸。 我们的采访是在坐落于香港北角的嘉华国际中心25楼的金庸办公室进行的。去之前我自然是做了很多的功课,了解到他的办公室里有很大的书架,并且还有暗门通往更大的书房。所以,一进那间透过落地窗即可俯视大海的宽大房间,我就颇有些探秘地搜寻起暗门来。 这间房内的陈设很有金庸风格,书架上除了有世界各种语言各种版本的金庸作品外,还摆满了风格 […]

 『高健健』心中的焰火

1
女友选择今天搬进了她的“豪宅”,一帮闺蜜前往捧场,在十六楼宽大的露台上把徽园看了个够。 节日的徽圆带给了我们惊喜,持续几十分钟的焰火把我们一张张“饱经风霜”的脸照得很灿烂,同时照亮的还有我们心头那休眠的浪漫火山。 绿色,兰色,黄色,白色,粉红色。。。 直线,曲线,花朵,伞状,蘑菇云。。。 我们象一群孩子,张着嘴,睁大眼,贪婪地看着这些腾空而起的幻彩,心头涌动的是久违的童真。 早已跟泪水不大亲近的我, […]

 『高健健』一回来就工作,累并幸福着

1
回来了,沙龙! 一回来就做了期节目,采访的是著名的华裔神探李昌钰。他礼貌地跟我们说能给的时间有限,晚上还有别的安排,但我还是尽我最大的努力,调动我最多的采访技巧,把他留在了演播厅近两个小时。 “与智慧的人交流智慧”是我们节目的口号,就在今晚,我再次深深温习了这句话。 也许有人不太知道他,但你一定会知道辛普森杀妻案,会知道肯尼迪暗杀案,会知道克林顿性丑闻案,会知道台湾“3。19”枪击案。。。。那你就应该知 […]

 『高健健』离开

1
明天又要离开了。 出差,回来;出差,回来。。。这十多年就是这样走了又回回了又走的,麻木之余毕竟有些疲倦。我强对自己说,“积极点!有事做是种幸福。” 于是整个晚上我都在悠闲淡定的心境里,整理行李,准备资料,给一个星期见不了面的兰花草浇浇水,漫不经心地瞟几眼“超女五进四”。。。直到刚才,厉娜的离开让我给今晚画了个心疼的句号。 厉娜在我眼里是个“清澈”的印象,很合我的眼缘。小姑娘歌唱得一般,但舞台整体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