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高翔宇

高翔宇
微博:

 『高翔宇』单眼皮双行道之七

1
不久之后,乌鲁木齐再次荣登校园新闻榜。 理由是:管理无方,但治学有方。 她没有手持教鞭,拔掉青春脸上的大豆,让自己的学生成为油头粉面的顺民,却异军突起,率领一支地方足球队彪悍地杀进NBA季后赛。从此,语惊四座、名震环宇! 高一一班学期末总体水平直逼北京四中。 乌鲁木齐倍受嘉奖。 谁都没有想到乌鲁木齐幼小的躯体里掩藏着如此惊人的力量。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依旧如故的还有, […]

 『高翔宇』单眼皮双行道 之六

1
阳春华和乌鲁木齐是高中同学,大学同校。 那时,乌鲁木齐炙手可热,追求者甚多;阳春华热可炙手,爱慕者无数。他们同时位列“校八仙”之列。所谓的校八仙,指的是北大文科八大炙手可热的专业,当时有7男1女各领风骚,彼此往来,组建了一支乐队,堪称“校八仙”。女的自然就是乌鲁木齐。男的除了花花,还有其余6人,花花是主唱。 中国的事情不患寡而患不均,7男1女,这样一来,本来的天作之合,倒头来难如天地之合。 偶像剧看多了, […]

 『高翔宇』单眼皮双行道 之五

1
朱雨果选择避开季恋海,对于这么高调的人,要么保持低调、要么把他灭掉。朱雨果选择了低调。 但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 就像给心脏加了满箱97号汽油,浑身是劲儿,却不敢使出来。 含蓄让人变得美丽! 林美丽说美女朱找到了人生的焦距,只在等待那声咔嚓,给青春一个美丽的回忆。 只是,按快门的人下班了,所以,朱雨果变得越来越沉静! 浪漫情歌事件在学校沸沸扬扬,半个月过去了,朱雨果的汽油用完了,她这才发现高语声已经有半个 […]

 『高翔宇』四周年 男人女人

1
四周年守望,歪锐哈皮! 个人觉得当晚看点无数,首当其冲,当属老常,老而弥坚、笑口常开。老常的脱口秀简直没话说,弄点平面,简直埋没人才。老常的脱口秀,主要表现在,不常脱,但是很敢脱,而且很洒脱,弄得看官无法摆脱。加之赵媚主持的机巧设计,越发相得益彰,一个问得好,一个答得好,够快、够狠,建议常脱,当众脱。祝愿明年春节,赵常开播,脱上春晚。 如果说老常是风一样的老男人,老于就是海一样的老男人。海纳百川, […]

 『高翔宇』单眼皮双行道 之四

1
四、时间,他有无数断点 三月春光乍泄,四时风景不同,五味人生杂陈,六时早起读书。 食堂风波过后,连厕外都开始每天起早,蹲在教学楼的屋顶早起苦读外语。不辜负花花的期望。 厕外相信,读书就像怀孕,时间久了总会被人看出来。 这一天,厕外正读得入神,被一段高音喇叭弄得忍无可忍。 话说有个梦想进中戏的神经病。长得像个八哥,也就声音过得去。起的比谁都早,美声练到通俗,压轴必定“张学友”。 你说他是外星人吧,他还不 […]

 『高翔宇』单眼皮双行道 之三

1
三、秀才造反 三年不成     姓名:张图梓 诨名:张秃子 实龄:45 典型特征:秃(属农村支援中央型)且怕风 口头禅:男人,不多说一句废话    张秃子迈着38码小脚走上讲台,不过今天他没有讲课,而是透过瓶底厚的眼镜,扫视着下面。他踱着猫步,走下讲台,手上还拿着一个崭新的手机,面向同学。从左边晃到右边。  “谁丢了手机?”厕外眼中闪过一道光,“没人要,我可自告奋勇啦!” “已经3分钟了,我倒要看看 […]

 『高翔宇』写给蜗居

1
      蜗居给我的启示是题材的发掘,当市井变成陈词滥调,就要改变角度逐层拨高,寻找一个真实的背景。一流的编剧一定要占据第一手资料,第一手组织,形成首当其冲的风尚。这个过程本身就很有意思。      从双面胶到蜗居,从台本到策划,可以看到一个编剧阵营的崛起。蜗居是华谊兄弟在电视剧领域的一块试金石。至少人气赚到了!      对于编剧,让读者情感的共鸣并不值得称道,处理剧 […]

 『高翔宇』咬文嚼字

1
三月春光乍泄,四时风景不同,五味人生杂陈,六时早起就业。 自打上回,被武氏夫妇一番春联教诲,博士果真天天起早,蹲在人才市场守株待兔。 博士相信,怀才就像怀孕,时间久了才能让人看出来。 却怎料,人才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博士每天早六点出门,晚六点回家。楞就是没人看他一眼。 什么世道! 话说这一天,博士坐在一边抽旱烟,忽然有个美女给他一个幸福的拥抱:“亲人,可找着你了!你抽烟的姿势老帅啦!”此人内裤外穿, […]

 『高翔宇』2009阅读琐记

1
     收到强班长的通告,一时百感交集。提及读书,真的有话说,有很多话说。我们社里每个月都有一次读书会,每次我都要扯很多。一扯就是万儿八千的,同志们怕我啊!所以,我不知道该不该说。迟迟不敢说,呵呵!       言归正传,其实是因为最近头绪比较多,思绪比较乱,正儿八经回想自个读了那些书,反倒想不起来了。想到哪讲到哪吧。       最近在翻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 […]

 『高翔宇』新年纳余庆 佳节号长春

1
  胡子博士平日游山玩水,吟诗作对,临近年关,积蓄差不多花光了。除夕之夜,感慨万分,自嘲一联,贴于门前:“行节俭事,过淡泊年”。 话说武大郎卖完烧饼,打博士门前经过,瞥见这幅对联,顿时乐了,一时技痒,拿出笔墨在博士对联上各加上一字。这一切博士都看在眼里。 机会来了,博士带上城管帽子,推开大门:“乱涂乱抹,罚,罚款5元。” 武大郎不干了,“大过年的,不带这样,咱做的是小买卖,哪能年头罚到年尾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