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葛怡然

安徽商报文体专副刊中心副主任兼副刊部主任、搜狐娱乐特邀记者、专栏作家葛怡然,著有《我的娱记生活》。
微博:

 『葛怡然』有一些决定

1
      人一生,要做出多少决定,每个决定,都该牵着命运往哪里去。       我是一个害怕做决定的人,这和优柔的性格有关,总是思前想后而患得患失,被人批因小失大,不只一次。       很多的细节,总是无法复制,于是才有了回忆,才有了遗失的美好。回忆太少,人生无趣却没有风险,回忆太多,人生精彩却缺少安全感。    &n […]

 『葛怡然』去旅游还是回家?

1
     去旅游还是回老家?这真是严肃的话题。      普陀很好玩,宁波也很好,小城,海,轮渡,夜晚的时候,可以到大排挡吃海鲜,据说,都是活的。     反正有水的城市我都喜欢,矛盾,太矛盾了。 […]

 『葛怡然』爱上政务区

1
      傍晚六点的政务新区,太阳还照着,风吹过,空气里渗出泥土味道,工人们正在往花坛里种大片的花,越是接近泥土的工作,也可能越是接近生命的本质吧。否则大地怎么会总是被比喻成母亲?       对,就是生命力。简直爱极了这里。暮色将近,尚未完全修好的道路平整宽阔,没有种上树的土松软的堆着。却并不觉得凌乱,依然有那么多楼在动工,轰隆隆的搅拌机声,巨大的脚手架需要仰望。并不厌恶什么 […]

 『葛怡然』关于她

1
        皖军同盟上,昨天两贴。一曰:请狗仔们放过谢雨欣,二曰:安徽的娱乐记者能不能支持一下谢?心想,娱乐记者的名声真是坏到家了,那篇报道我也从网上扒了,从基本新闻事实和描写手段上,并无炒做私生活之嫌。好在,谢的态度,值得赞一个。        昨天晚上,上海某报一娱乐记者深夜来电,问:有无谢雨欣的电话号码?我翻半天,居然没有,只勉强找到她一个朋友的号码。他吃惊:你们自 […]

 『葛怡然』城市:饱食在广州

1
有些城市,纯粹与爱情有关,比如上海。它的华丽场地和大众调调,适合任何一场初恋,一夜情,或者暧昧的发生,相似度九成以上的爱情麻木了上海每个角落,可每个人还是错误的以为自己才是倾城之恋主角。        有些城市,你不知道它与什么有关,走过的时候,没有特别印象,直到很多日子后回忆起来,才发现它的不可替代。这不可替代是一些细节和瞬间,比如一条河,一条街的名字,一种方言。而广州,在我的记忆里 […]

 『葛怡然』那些派对之登琨艳

1
        两次参加的派对都有一个共同点,一是身边恰好有一美女好友;二是天气都很冷。如同那个上海突然降温下雨的夜晚,和婷婷遇到登琨艳。        很偶然,去年12月在上海出差,采访一个台湾造型师。采访地点是她朋友的一个婚礼。这对夫妇孩子都九个月大了,才结婚。婚礼很特别,在酒吧里,每个人都对着屏幕送祝福,喝红酒吃自助聊天(犹记得那晚的橙汁非常浓,没有兑水),很好的形式。 […]

 『葛怡然』那些派对之水果墅

1
        今天下午,第一次去了元一高尔夫,在只有一个水果的水果墅旁,吃了一顿需要抢才能吃到的自助,看了一会由生猛美女和元一型男跳的舞,赶紧逃了出来,唯一的收获是,被王倩拍了几张比本人具可看性的照片。妈呀,幸亏没穿的很正式,否则真是傻大了。       我怀疑一定有那么一拨人相当喜欢所谓的派对,以前我以为自己也喜欢,至少,能找个理由秀秀平时没机会带的项链耳环,穿穿裸露程度30 […]

 『葛怡然』淋你淋过的雨

1
        淋你淋过的雨,吹你吹过的风。        无他,标题和内容毫无关联,恰好刚才听电台时听到了王这句歌词,很喜欢。想到明天要大风大雨的降温,强烈的对流天气,忽然兴奋。不久前的白昼,正在睡觉,甚是遗憾。看了沙龙里高手的图片,仿佛外星人进攻地球:艳丽的恐怖,末日的狂欢。若是末日,有多少人选择以狂欢方式结束生命?      &nb […]

 『葛怡然』直觉黄晓明

1
       采访黄晓明以前,他是我印象中所有这个年纪的男星中的一个。偶像剧起家,帅,仅此而已。甚至,根据我对长像太标准太英俊男人的天然排斥感,我想,这应该是个乏味的对话。        第一面,是在外滩对面一个旧公馆里。已经晚上8点,黑,冷。穿黑色长羽绒服的他一直在打电话:比镜头里黑瘦,这种瘦,是没有精神的消瘦。整个人裹在衣服里,飘飘的,没有质感,颓废来自骨子里。我问:我看你 […]

 『葛怡然』剧组就是江湖

1
       当我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结束一天半采访,从车墩这个不生人烟的地方出来时,我深深呼吸了一把上海市区花花世界的风:我,老葛,又杀回来了。      剧组就是江湖。行走在江湖上,当然有自己的游戏规则。牌大的不是大牌明星,是后台老板,捧谁,封杀谁,只可意会。就像黄晓明自己说的:我红了,可是有的饭局,不得不去。这是谁的饭局?身不由己。      导演也不赖。孙俪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