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葛怡然

安徽商报文体专副刊中心副主任兼副刊部主任、搜狐娱乐特邀记者、专栏作家葛怡然,著有《我的娱记生活》。
微博:

 『葛怡然』遇到麻烦的事

1
如题。 遇到件麻烦的事,真麻烦。 […]

 『葛怡然』周杰伦不是神

1
      花37大元买了周杰伦的《牛仔很忙》,整个10首歌听完就两个感觉:一,周杰伦估计还没从《不能说的秘密》里走出来;二,周董确实很忙。       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要塑造这样的一个牛仔形象,居然有一张海报是坐在木马上!也许颠覆了我们对牛仔来自西部的传统印象,也许正是唱片公司之前宣传的卖点。看,连歌词都这么可爱:“我啦啦啦骑毛驴,因为马跨不上去,洗澡都洗泡泡浴,因为可以玩玩玩具,我 […]

 『葛怡然』袁朗有毒

1
有一天深夜,我把所有能搜的电视台都搜了一遍,突然看到一个台在放一个镜头:一个穿着特种部队服装的军人,面对队员的质问,一言不发,只利索的把枪重新组好,然后迅速转身射击,25发全中!    那一刻,我深深记住了一个名字:袁朗。因为他,也深深迷上了一部电视剧:《士兵突击》。     网上说:这叫中“兵毒”。其症状如下:一,企图将自己的办公室贴上钢七连的标签,谁喊我我都答:到!二,对数字特别敏感,比如4 […]

 『葛怡然』穿衣记

1
     每个女人都觉得自己的衣厨里少一件衣服---现在基本上只有很土的杂志才会这样解释女人买衣服的欲望。每一个对穿有疯狂嗜好的人都知道:喜欢买衣服,不仅仅是\"缺\"那么简单。当你看到衣橱里挂得整整齐齐的衣服,码的整整齐齐贴了标签的鞋,甚至那些收集起来的吊牌和漂亮纸袋,都有巨大的成就感,满足感,安全感。你到外地出差,历经苦难累到断脚,淘到一件狂打折衣服的细节,值得反复回忆,在镜子前把衣服找出来搭来搭 […]

 『葛怡然』高中

1
   kang坐在对面,几个小时的时间,那些熟悉的人名一个个被提起,被回忆,被描述,像驾着时光穿梭机,飕飕的穿越---06年,05年。。。直到1993年,我到了四班的门口,开始了高中生活。    不喜欢数年之后同学组织的那种聚会,很多完全就变成了比较,一般都由混的好的牵头,自己觉得混的不好的就不去了。然后渐渐变成互相托着办点事情。     其实如果关系好,都一直保持联系,随时就可以见面,哪怕隔很多年没有 […]

 『葛怡然』周末FB流程

1
    好象已经很久没有上博客,因为觉得最近的生活没啥可写的.     今天爸爸妈妈终于来了,他们头一回到这个家,结果电梯居然不给面子的停了.住了那么久,这是第一次停.我妈终于找到不喜欢的理由了:看看,要是人在里面突然停了可怎么办?幸好只是六楼,万一是11楼就有的爬了.     最近仿佛患上了强迫症,症状是这样的:如果有人移动了房间的东西,让布局变乱,或者衣服乱放,我就会难受的要命.一把梳子,甚至一双袜子,都要保 […]

 『葛怡然』回答问题

1
1.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为什么? 上个礼拜六,看电影《成为简奥斯汀》,男一号太迷人了,俩人就是没到一块儿。发了影评还被鄙视,哭的更厉害了就。   2.生活与工作如何平衡?没法平衡。经常晚上的饭局吃了一半就要闪回去上班,错过多少场可能发生的艳遇啊。   3.你认为分手后的男女朋友还能做普通朋友吗? 看情况。有的能有的不能。 4. 在成长的岁月中,有没有一道菜,让你难以忘记?上小学一年纪时冬天过年,我发高烧,舅 […]

 『葛怡然』一周综述

1
       我经常看别人的博,然后很痛恨自己,整天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吃吃喝喝穿穿闹闹,然后扒拉点乱糟糟的八卦。      据看了《色戒》的同行激动的描述,好看的很。这成了最近最期待的一件事,不是看片,是看第一次表现的汤唯怎样把自己正面全裸的勇气交给李安。我觉得自己可以去当星探,汤唯刚出来时,媒体对色戒的关注大多数给了李和梁,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她。看不到她身上有种倔强的力量,还有性 […]

 『葛怡然』合肥晚九朝五

1
    即使这不是一个夜生活丰富的地方,也依然在凌晨两点,喧哗热闹。    烧烤摊,酒吧,夜路上,到处一堆堆人。    黑忽忽的烧烤,一地的垃圾。或是那些只能称上“夜总会”的酒吧,怎么也看不出美感,但是十分有地域特色,这是合肥,不是台北。它和它这里的人,有自己的方式晚九朝五。     昨天是周末,在家看欲望都市到下午六点,睡了一个半小时,醒来天已黑。  &n […]

 『葛怡然』流水帐6:饭局和时光飞快

1
        写流水帐可以不用浪费脑细胞,是非常愉快的一件事,看到沙龙多了个历史上的今天,历史上的8月14日我依然在写流水帐,一年时光飞快,而我仿佛没有任何变化来,不禁有点小悲哀。     昨天中午饭局由吴卓组织,她是个很有意思的人,思维跳跃特快。尤其在花了大把价钱整了个超个性的头发之后,更显得有趣。参与者有Y作家和R主持人和广电报的W和吴卓同事。    一桌女的,谈论话题可想而知。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