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葛怡然

安徽商报文体专副刊中心副主任兼副刊部主任、搜狐娱乐特邀记者、专栏作家葛怡然,著有《我的娱记生活》。
微博:

 『葛怡然』男闺蜜今天出嫁

1
       最好的男闺蜜今天出嫁,他唱着小薇迎来新娘,第一次看他这个样子,还有点不习惯,我和晃悠站着看,手都拍红了。连小胖都嫁掉了,真不敢相信哪,晃悠表示首肯。我们在真诚祝福的同时,都还附带了一点伤感,附带了一点百感交集。       不过,祝福真是特强烈的,小胖和新娘在台上的时候,我在心里默默祝福他们白头到老。       婚礼前我们 […]

 『葛怡然』流水帐3

1
        杨振宁和妻子翁帆依然手牵手,他依然会像以前每次一样,在发言时必提到他的年轻伴侣,甚至,凤凰也善解人意的VCR中重播了他的话:这是上帝给我的老灵魂最后的礼物。        我和扬子的张艳一样,那晚最期待看到三个人,一是杨的妻子,二是章子怡,三是刘翔。所幸,三个愿望都达成了,还有惊喜奉出---翁帆比想象中美貌,刘翔比想象中帅,出口成章,幽默的很,看来, […]

 『葛怡然』那个戴浪琴表的人

1
     优雅,优雅,优雅,当这个貌似优雅的词语在一个下午被频频提到,竟然有了很多刻意的成分在里面,多少人能做到优雅呢.但我相信,面前的这个-----这个叫做李力的,职位是浪琴表中国区副总的人,应该可以.      台上发言的时候,他灰白头发很抢眼,其实今年才不过35岁,24岁就进入浪琴,然后把青春都给了浪琴的年轻人李力,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团队的管理者.十年时间,很长,也很短.    &nbs […]

 『葛怡然』just a friend

1
     今天,明天,后天,一大堆的事。一个接着一个。      觉得很累,于是昨天晚上请慧代班,一个人去听了歌友会,有点翘课的感觉。      吕建中,我对他完全没有感觉,歌也不怎么喜欢,还是从头坐到了结束。城里的月光居然也是他写的,看周围的初中生们那么激动,我想,这真是代沟。      不过气氛还好,每次这样的活动都是采访,都是匆匆,对于 […]

 『葛怡然』黄磊的似水年华

1
       年末K歌,忽然有人唱《我想我是海》,在满场“菊花台”“死了都要爱”的流行风或歇斯底里中,温暖,缓缓直接越过耳膜流到心里,这是被包裹的力量,而不是强烈的直击,但黄磊,似乎已年代久远。      他中发,眼神纯净但并非没有内容,当年的《夜半歌声》里,惊艳出场甚至抢过了张国荣的风头,引来一片惊叹,更凭此片获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新人奖,《人间四月天》、《橘子红了》奠定了文艺小 […]

 『葛怡然』春天花会开

1
    有和桃子一样的习惯,就是随便起个标题,脑子里面一下想到的句子,自己很喜欢,又和内容无关。       郭郭打电话来,形容沈阳50年来的最大一场雪-----人人都在街上走,车根本开不了,学校停课了,很多单位放假了,特壮观!听的我口水横流,合肥的冬天,有多久没下大雪了,真没劲,这年头,连季节都失去了性格,变得温吞起来。在电影节上认识的郭郭,听到他的正宗东北话就觉得很乐,有时候,出差的枯燥,因 […]

 『葛怡然』贵圈真乱

1
       力图全面打造女儿综合素质的父亲,为我报名参加全国性的电视主持人大赛,那是1999年,那时我懵懵懂懂,大学即将毕业,前途灰暗未卜,正为考研努力奋斗。       整个粘粘的夏天,我像现在参加海选的超级女声一样,根本不知道这样的比赛对我意味着什么,能否改变人生。大脑一片空白的报名,拍照,填各种表,初赛完毕之后就进入长达一个月的培训。      同赛 […]

 『葛怡然』巴厘岛:爱是魔女的符咒

1
     在民以沉闷的两声枪响结束了水晶和仁旭,死前的水晶对在民说的唯一一句话是:我爱你。     巴厘岛果然是人间最后的天堂。     我一直不相信有什么样的爱情足够值得人去死,所以就不相信有什么韩剧值得人神魂颠倒,但是当我忍了两个通宵的剧烈咳嗽看完这部《巴厘岛的日子》,确实达到了神魂颠倒的效果。     在民说:我的人生,在巴厘岛打了 […]

 『葛怡然』继续流水帐

1
       快到过年,心浮气燥,流水帐.        昨晚去血拼了.该花的钱,肯定还是要花的,给姐姐乔迁买了个四件套送她,给二姐的美女女儿买了一件棉袄,两件都很好看,还奖励自己一只包包.哈哈,和我的鞋子很搭.回家的时候,钱包里已经就剩了20块.忍住冻死的可能洗了澡,喝了一罐露露,看电视,爽.     一堆烂帐,这两天会很忙,葛世仁要把外头的帐 […]

 『葛怡然』流水帐

1
     其实就这么坐着,什么都不想,不用考虑措辞结构的写流水帐,也怪幸福的。      就像现在,吃完饭,很困,又不想开始找稿子干活。      ------------是昨天写了又被弄丢的开头。          我爸买了两盆很漂亮的花,一盆放在我办公室,一盆放在卧室。尽管养花我是养一盆死一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