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葛怡然

安徽商报文体专副刊中心副主任兼副刊部主任、搜狐娱乐特邀记者、专栏作家葛怡然,著有《我的娱记生活》。
微博:

 『葛怡然』老歌

1
      金贸大厦的顶楼笼罩在夜色的上海,散发着诡异的光芒,我抬头仰望,那么高。雾气浓浓,不知身在何处。      那年,我22岁。时间很快,从手指间溜走,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始不经常回忆过去。    今晚,听到一些老歌,那个眼睛明亮,短短男仔头,第一次坐地铁插错卡,第一次吃饼饼闹出笑话的我,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爱情来了去去了来,和谁恋爱或结婚,结果也 […]

 『葛怡然』未来的十年

1
       在国际花都的沙盘前,他侃侃而谈:你这里直接俯瞰天鹅湖,未来的十年,这里,将盖起无数建筑物,市政广场,中心花园,购物中心。我心潮澎湃。        在一片破烂不堪的菜场前,你大手一挥,这里正在拆迁,未来的十年,这里的包河大道将拓宽到12车道,连接滨湖新区。我又心潮澎湃。       我心潮澎湃的回到办公室,发现自己折腾了一天 […]

 『葛怡然』复杂的今天

1
     今天,是复杂的一天。      中午十一点起床,午饭的内容不错,酱牛肉,鸡蛋番茄,茼蒿豆干,以及饭后水果菠萝。我姐姐的厨艺日渐精进,人称葛长今,但是,我的心情和今天的天气成反比,我妈,我姐,姐夫以及我的小外甥,他们不停地问着这样那样的问题,可是一样目前也不能帮我解决,所以中午一点,我默默地离家出走了。(当然,我告诉他们我去采访,其实我的心理定位是出走)。       […]

 『葛怡然』我快被房子折磨疯了

1
      等等吧,再等几天,等到结果出来,不管行或者不行,我定会写一篇长达2000字的买楼记,记下我曲折漫长屈辱的买房经历。       本以为今天是好日子,结果又因为房子导致心情大乱,人生太多变数了,我确实掌握不了。天杀的房产开发商,不要等我有钱,我有钱一定为自己开发一楼盘,绿化超过百分之八十,层高标准两米九,阳台上能放一排躺椅,卧室里能听见小桥流水,高层物管费一月不超过一百,公交 […]

 『葛怡然』高举狗仔的大旗

1
      田亮和叶一茜确实恋爱了,非为新专辑和书炒作。今天一整天,我都沉浸在知道此事的亢奋之中,当然,还有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明日安徽商报文娱版,(涉及车内拥吻,别墅同出等惊爆细节,少儿不要看)。       不是为自己稿子做广告,而是,从接到线报到把它写出来,简直和人类登月有的一拼,性,太性了,性的一比(楠楠语),我从此超越了自我,向着狗仔的目标又大大迈进一步,写出生平第一篇知 […]

 『葛怡然』鼹鼠出洞了

1
      我一直觉得自己的生活像一只鼹鼠(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字 ),夜班像只巨大的黑洞,我在窝里,每天挣着自己的食物,偶尔天气好的时候,出来晒晒太阳,挠挠虱子(估计没有),运气好了,还会有一两次艳遇,但都因为对方不习惯我们这科动物的生活习性,便没了耐性。      从市场报到商报,单位变了,性质没变。每次上班出门看到我妈哀怨的眼神,我都会撒善意的谎言:那一天,就快了,快了。    […]

 『葛怡然』我来试着发图片

1
best online casino […]

 『葛怡然』第一次

1
     周强目光如炬,隔着玻璃窗怒吼一声:你在看老于的八年吧?我很惭愧,知道接下来的问题是:你怎么还不开张?仿佛被班主任抓到没写完寒假作业的样子。某种程度上,周强有当班主任的潜质:主流,负责,义正言辞,看上去一派形势大好。     开张这个词,有点隆重的夸张。一直不善于把握文字表达自己,博客最终于我,将光荣完成情绪垃圾桶和琐事日记本的使命。     状态不佳,一个人在办公室,好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