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宫礼

媒体人
微博:

 『宫礼』网络新词:创新应有底线

1
前言:前些日子,2016年度十大流行语、十大新词语和十大网络用语等火热出炉。但不少专家指出,网络用语存在诸多不规范的现象。全国汉语国际教育硕士教指委委员、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部教授张华说:“语言是具有严谨性和文化逻辑性的。脱离规范的戏谑,势必会玷污其纯洁性,不利于中华优秀文化的传承和传播。”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汉语盘点2016”活动专家祝华新说:“在我们这个楚辞汉赋、唐诗宋词的国度,实在不忍看到‘ […]

 『宫礼』治理懒政惰政,不能止于“蜗牛奖”

1
治理懒政惰政,不能止于“蜗牛奖” 前言: 江苏省泰州市政府召开专题新闻发布会,向“懒政怠政”亮剑,公布首批“蜗牛奖”获得者名单,12个部门单位被公开曝光,其中既有市级机关部门,也有基层单位。 (安徽交通广播908锐评论 2016年4月20日)     “蜗牛奖”听起来是一种奖励,其实是一种警告,是一种讽刺性的“奖励”,是一种负向激励措施。相信谁也不会把这种奖励当成一种荣誉。其中暗含的目的十分明显,就是给那些为 […]

 『宫礼』让农村孩子看到更多的希望和机会

1
前言: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高校日前陆续公布2016年专门针对农村贫困生的专项招生计划。该计划面向边远、贫困、民族等地区县(含县级市)及县以下高中的农村学生开放申请,旨在促进教育公平,使更多来自农村和贫困地区的优秀学子能享受优质教育资源。 (安徽交通广播908锐评论 2016.4.7)     人们常说,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可对于大多数的农村孩子来说,他们从一开始就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从幼儿园、小学 […]

 『宫礼』毕节孩子

1
         毕节孩子 不要做克拉玛依的孩子   火烧痛皮肤让亲娘心焦 不要做沙兰镇的孩子   水底下漆黑他睡不着 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   吸毒的妈妈七天七夜不回家 --周云蓬《中国孩子》   毕节的孩子 你要小心要小心 不要在垃圾箱里烤火取暖 活着和死去的身体一样冷 那里曾经闷死少年五人   毕节的孩子 你要小心要小心 最后的玉米也没了 粮食没能顺利通过身体 芒种第四夜里喝农 […]

 『宫礼』『宫礼』达人大观--遵彭凯平先生嘱为费孝通先生作

1
初冬,在清华园上课。授课的教授叫彭凯平。彭先生是大牛,清华大学心理系主任,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终身教授、博导。在全球心理学界论文被引用的学者中,50岁以上被引用次数最多的是弗洛伊德;50岁以下的,是彭凯平。 课间,他设置了一个测试环节,让同学用各种理由,找自己的同桌借100元钱。我和《壹读》的执行主编马昌博分成一组,小马哥很帅,他找的理由也很美:借他100块钱,请班花吃饭。成人之美是我的天性,我爽快地掏了100块钱 […]

 『宫礼』我离太和十七年

1
时光就这样尖叫着滑过。几个月前的冬春之交,我曾一路向东南,去了一个叫和县的地方。那时,寒意依然料峭,山坡上的树,在微雨中抖动。乌黑的鸟巢,沉默守望。 而现在,夏秋之交,我一路往西北,去了这个地图上叫太和县的地方。此时此刻,浓稠的汁液让所有植物蓬勃到了极致,无数个生命肆无忌惮。枝、叶、缨、皮、果、花、茎、根、种,都大呼小叫着,以前倾的姿态往岁月的前方奔跑。 地图上叫太和,于我则叫故乡。生于斯,长于 […]

 『宫礼』我的格桑花故事:那些花儿

1
  在我渐渐老去的时候,回望我的青春,希望我还能记得                     如果用这句话填空,你会填什么?洪波说,她希望记得的日子是2004年8月。我呢?我估计会填2004年7月和8月。   洪波姐和格桑花的缘份,结于可可西里。我和格桑花的缘份,结于洪波和可可西里。   洪波说,格桑花快10周年了,要征集100个故事,其中30个孩子,30个捐助人,30个志愿者。我算综合类的,是志愿者,也是捐助人。要写点什么,踌躇了几天,不知道 […]

 『宫礼』向死而生--一个不新鲜的想法

1
(原稿写于2002年8月20日。绚烂的烟花没有专属,美丽的人生各有定义,知足的幸福属于那些简单的人。 )     向死而生。我们生活一天,就是在向坟墓迈进一步。当我们在世上又看到一个朝阳升起时,上天所奉送我们的朝阳就又少了一轮。太阳一轮一轮地滚去,我们的生命就在一天一天的缩短。而当上天哪天突然心血来潮,我们的太阳会在一刹那间全部消失,生命的天空会突然变得暗黑一片,永无尽头。   (2002年)8月19日下午,我参加 […]

 『宫礼』霸王之悯

1
          早春二月,一路向东南。寒意依然料峭,山坡上的树,在微雨中抖动。乌黑的鸟巢,沉默守望。     长江东流,至此北回。     行至皖苏交界的乌江镇,便知离那段历史近了。铅色的云下,凤凰山并不显得巍峨,但肃穆。西楚霸王灵祠,就在此山上。霸王祠也称项亭、项王亭、楚庙、项羽庙。     山上山下,为松柏所围绕。山前的旗杆台,相传是当年西楚霸王项羽挂旌旗的地方,如今只剩旗杆在风中卓然而立 […]

 『宫礼』6月27日,午后,一个兄弟离去

1
胡椒树还在北边的山坡上,   沉睡在昨夜的胎里。 我们就轻轻地披衣起床,   扶起映着蓝光的锄。 南皂沟的水往东缓缓流淌。 你和我们四散在晨曦里。    去年的胡椒在枝头轰然炸开,   像黑色的孩子一跃而起。 我说,我想起了很多人,树,酒馆, 还有啜泣和陌生的责骂。 我的乡亲纷纷死去,你也不例外, 最终躲在麦子和豆子底下, 和活着捉迷藏。 我从暗夜的叹息里, 早就听出了他们对你的召唤, 那召唤, 在潮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