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宫礼

媒体人
微博:

 『宫礼』黄河口

1
一、           九年前,曾有机会,去黄河源头、三江源地区待过一段时间。在母亲河的源头,那雪山,那高原,那青草,那生命的萌发,那种震憾与惊心动魄,让人体验到了大自然的神秘与生命的不可思议。            9年间,兜兜转转,来往奔波,终于有个机会,来到了黄河的入海口。在东营这片中国最年轻的土地上,再次感受大自然的壮美与神奇。            东营,是万里黄河入海的地方。这里,河海交汇,雄浑壮阔,有着 […]

 『宫礼』4点46分的合肥

1
这是四点四十六分的合肥, 没有一只手 能指向天空; 这是四点四十六分的合肥, 连梦呓都被挤扁。 天空在夜色中如此蔚蓝, 突然一阵剧烈的抖动。 我突然起身望着窗外, 盼望着发生点什么事情。 我的心不再骤然疼痛,那一定是 夜色让心胸没有了缝。 这时,我的心变成了一只风筝, 在夜色里在梦境里拼命飘动。 线绳绷得太紧了,就要扯断了, 但我无法把头探出窗棂。 直到这时,直到这时候, 我都无法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

 『宫礼』忙着呢--新诗,不咏志不隐喻不讽古今

1
(对白) 我:陈总(陈局、陈处、陈厅、陈书记),早上好! 陈总(陈局、陈处、陈厅、陈书记):你好! 我:忙啥呢? 陈总(陈局、陈处、陈厅、陈书记):好忙!   (流水板) 忙着删电脑里的照片、 忙着把手表藏起来、 忙着不让自己的儿子殴打交警、 忙着不让自己的老婆经商、 忙着不让自己的副职出事、 忙着清理办公室的窃听器、   (快的行板) 忙着不让自己的亲戚插手购车摇号、 忙着进京截访不被抓、 忙着筹钱买切糕 […]

 『宫礼』寒寒

1
      今天接受的一切,全是昨天祈愿或者诅咒的结果。因了你骂暖冬,它羞愧了,往赤道那边跑去了。中途他还问你是不是真的厌恶,你极其憎恨地骂他滚。他于是讪讪地抽泣着走了。     你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你说不要光,于是我帮你熄灯。     你说要寒,于是寒来了。     瞬间寒。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雪飘燕山大如席,席卷长空,阻断昭君西北望。西北望,射天狼,星星冻得不 […]

 『宫礼』醒来

1
在哭泣中醒来在没有人吃的早餐前醒来在秋天的大雨中醒来在南方铜镜的红光中醒来在去山坡的石头上醒来在电影院的后排空位上醒来在两条腿的猪的槽前醒来   在我醒时,醒来 […]

 『宫礼』在他还是liar的时候,没认识他

1
  贾樟柯说,我在他是Liar的时候认识了他:我记忆深处,有一个想砸烂旧世界的“革命家”刚回国,他来找我,他是Liar。   --那个时候,liar刚从比利时回来,加入了陆川的工作室。   他离开合肥的前一年,我来到了合肥。在龙河路上的那个大院子,我上大一,他6年前毕业于那里的小学。   2003年,他在五道梁的兵站住了5个月。2004年,我在五道梁住了两个晚上,然后,从那儿,去了卓乃湖。   现实中,他比《达达》要帅一点,如果 […]

 『宫礼』老牧,走好

1
   认识老牧,差不多有十年了吧。那时候,还在安大北门里面,一个小书吧,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曾和几位朋友去小坐。 后来,上班了,有一阶段,喜欢户外,于是和老牧,有了更多的接触。 再后来,老牧搬到了金粮巷,又去过几次。谈到去可可西里的那些事。当年,洪波作为安徽一位去可可西里的志愿者,去了那儿,04年的时候,我去待了20余天。 再后来,洪波创办“格桑花”,我帮忙做了义工。2006年,青海的几个藏族兄弟为孤儿院的 […]

 『宫礼』2004年7月某日,黄昏穿过德令哈

1
车过德令哈,我把耳朵伸向铁轨   伸向西历1988年7月25日   彼时,麦子已经生长了十六个年头 姐姐独自一人走上戈壁 这一走,又是八年     江南的柳树和稻谷,错误生长 他们伪饰得很好,但已经被我看破 因为夕阳早已出卖了他们   夕阳不是同伙   在万物凋零的春天 10个诗人因幸福而死亡 死相难堪 远不如那些死在田里农民   蛩鸣阵阵 无数个存贮的信息隔裂 有风 于是就有风干的骨殖   我拉过苦水一 […]

 『宫礼』扬名在高地之上(为亳州而作)

1
 夏时为帝喾的国邑,商时为“商汤所都”。曾在魏时为陪都,与长安、洛阳并称 “五都”。又是唐时“十望”州府之一。元末韩林儿在此称帝,建 “宋”。后世称其为 “三朝”古都之地。     必须承认,在古时候,亳州的名气,比现在是要大点儿。     按说文所解,“亳”的本义为生长着茂盛庄稼的高地。高地之上,曾群星闪耀。一代圣君商汤、创立道家学派的老子庄子,自不必说。集政治家、军事家 […]

 『宫礼』我试图编织一个世界

1
  没有去成公共知青沙龙六周年,实在是遗憾。同事蒋楠楠带回来了个奖状,竟然是“年度20人20篇”,意外,感谢公共知青沙龙,感谢强班,感谢老于,感谢……   颁奖词如下:文字有了理想,会插上飞翔的翅膀,珍爱文字,所有收放吝啬。   从《工地上的女人》开始,到《当庄周撞上我的想像》,   他试图编织一个从真实到虚拟的世界,让现实而残酷的社会,少一些疼,   多一些欢乐,用文字疗伤,他喜欢用很少的字数,承载沉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