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宫礼

媒体人
微博:

 『宫礼』那只是传说:当庄周撞上我的想象

1
一、   在村子里,我、庄周、庄垴是一块长大的。所以,我要讲的这个故事应该是关于我们三个人的。但很不幸,庄垴在我们15岁那年,死了。那是一件让我和庄周都十分难过的事情。庄垴一直认为他是一只鸟,可以飞。于是,在15岁那年的三月,他从村头最大的那棵樗树的最高枝桠上起飞,像大鹏一样展翅而起,却没有扶摇直上。  自此,本该属于我们三个人的故事,就由我和庄周两个人来完成了。  这件事让我心里稍觉不快,因为我觉得 […]

 『宫礼』尊严来自于一泡狗屎

1
尊敬来自一泡狗屎  那天早上,沿着安庆路去上班。春天的阳光,透过嫩绿的枝桠开始散发出让人迷乱的气息。  一个老太太站在马路旁边。穿着与这个时节、甚至与这个年代不相称的衣服:蓝色的长及膝盖的工装一样的外套,戴着褐色的毛线帽。她站的位置附近是一棵树,应该是棵槐树吧,有着嫩绿的枝桠。她的左手绕着一根绳子,绳子的那头是一只褐色的狗,一条非常普通的狗。狗正在拉屎。  大街上这样的场景,你我可能都看得多了,很 […]

 『宫礼』每个人都有一部抗争蚊子血汗史

1
每一个人都有一部与蚊子斗争的血汗史,换句话说,人类的历史,也是一部与蚊子斗争的历史。??  我不知道那只蚊子是什么时候进来的。那天早上,我在卧室的衣橱里拿衣服,一只肥硕的大蚊子缓慢地飞起,非常隆重地向我展示它2006年的第一个身姿。据说,2000只蚊子的重量才有5克。但这只蚊子肥硕得让我吃惊。怀着我的鲜血的它,骄傲地炫耀着它的战果。因为急着出去,没有及时中断它的空中芭蕾。??  平安无事了两天。到了昨天。??  昨天 […]

 『宫礼』借个肩膀给她

1
  1、如果你一个人长途旅游,而你旁边恰好有个空位子,你会介意一位女性在你旁边坐下来吗?   你会说,大多数人大约不会介意。所以,我也不会。   2、如果她主动和你说话,你会拒绝吗?   我想,你大约不会。所以,我也不会。   3、如果她还说着一口很有味道的四川话,问长问短的,你会没有谈话的兴趣吗?   我想,你大约有谈话的兴致。所以,我也有。   4、如果在漫长的途中,她有点困了。并且,她是真的困了。不知 […]

 『宫礼』--改行,做婚礼司仪了--

1
(我的前言:这日子越来越没法过了。工作实在无聊。周四,给一个MM打电话,准备加入京徽剧团,拟涉足艺术界,做婚礼司仪。这是偶的处女作。版权所有,敬请转载。)   “立夏天气晴,万物好收成。”今天,太阳到达黄经45度,蠢蠢欲动的春天已经向我们告别,热情似火的夏天正式走进我们的生活。 女士们,先生们,各位嘉宾、各位亲朋好友: 大家晚上好! (一)  最近,国际政坛风云变幻,国内形式蒸蒸日上,隐藏很久的拉登又出来 […]

 『宫礼』暮春,去看这个单亲家庭的孩子

1
先引用一段资料,来自四川某中学。 最近我校开展的一次学生情况的调查结果显示,在近3800名学生中,单亲学生有386名,占学生总数的12.8%,有的班级竟高达22.1%。进一步的调查表明,我校违规违纪的学生大都生活在单亲家庭中。相当部分的单亲家庭学生都不同程度地表现出心理障碍或不良行为。单亲家庭学生表现出一些共同的行为特征。按其表现,可粗略分为以下几类:忧郁类、散漫类、多疑类、霸道类。”   暮春时节,我去了他的家。像 […]

 『宫礼』(写于1999年,借此地保存)

1
(写于1999年,借此地保存。特此说明) 工地上的女人  过了好长时间,我才发现宿舍楼前的建筑工地上有女人。之所以是“过了好长时间”,因为在那一群民工中,是一片扯不开的灰蓝灰黄,很难想像里面会有水一样的女人;再者,以前目光和其伴随的意识,总在远方的空气边缘游荡。但是,记不清哪天了,我突然发现那团恶劣的灰土中有三个女人的身姿,一下子使我对这个工地不由得关注起来,我的目光和其伴随的意识,便开始去接触一种全新 […]

 『宫礼』饥饿的饕餮之夜

1
  数天前,我以“本报讯”的形式,向大家预告:“作为中国历史上阵容最强大、层次最高的纪录片盛会,第三届中国纪录片交流周将在合肥举办。”   作为一名“前纪录片爱好者实践者”、以及“现冒充纪录片爱好者”,我收到了活动主办方的开幕酒会的请柬。他们用一连串的名字吸引赴约。这些名字是:《流浪北京》、《江湖》的制作人吴文光,《渡口》、《迁镇》的导演郭熙志,《铁西区》的导演王兵,《淹没》导演焉雨,《食指》导演 […]

 『宫礼』收少许费用

1
  每次上班,都会路过桐城路上那座新建的大楼,新开的一家商场。   商场门口有块空地,一位头发斑白的老者用链子圈了起来,作为停车场,里面停放着不少自行车、电动车。在旁边,一块小小的、用繁体字写的告示牌,引起了我的注意:“外单位车辆,收取少许费用。”   觉得这老头不一般,有的点意思。他不说:“停车收费。”这样生硬的字眼他不用,他温柔地说:“收取少许费用。”很亲切,很有人情味儿,让人看了舒服。“少许 […]

 『宫礼』我们被一些为所欲为的笑声抛弃了:部分世界已经不是我们的了

1
  这几天老是做一个相同的梦,就是梦到突然快到春节了,要收拾东西回家过年。心里特别急,心想刚回家过年回来,怎么又过年了啊?然后就想,这一年又过去了,啥事也没干!特别郁闷,时间真是不等人,就这么飞快地溜走了,什么也没得到,就过去了。又想起了我比较自恋的一句话:“时光尖叫着溜走!”  今天上午参加职称考试,碰到不少熟人。基本上都是上班5年左右的,现在刚好一起来参加考试。看到这么多以前在上学时认识的人, […]